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十九章 是个千金万银都请不动的主。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86 2021-05-27 00:00:00

  自由来的太快,她来不及感叹一句,就带着袭夕马不停蹄的赶来了这里。

  从东池宫到这边并不远,不过两炷香的距离,袭夕却是受不住这颠簸,在车里就咳嗽连连。

  容卿麟让婢女先送她去休息,自己穿好了衣衫,好奇打量她:“你跟三哥……闹僵了?”

  姜绾绾抿了口热茶,淡淡反问:“你明知我身陷囵囫,又无力救我,还不赶紧去三伏请哥哥,就只知道蒙头大睡?”

  容卿麟被她问的哑口,奶呼呼的脸颊鼓了鼓:“咳咳……我这不是怕师父他……生我气……”

  人是他请来的,万一让师父知道她在这里受了伤可怎么办。

  “所以你就任由我在那东池宫自生自灭?”

  容卿麟连忙道:“哪有!你可知三哥未来是要做皇上的人,你若成了他的妃子,比做我的什么皇子妃强多了,我这可是为你着想。”

  “你想的倒是挺多,我做他妃子……你怎么不想着我做他皇后呢?”

  “……”

  容卿麟一怔:“这话什么意思?我听说东池宫这些日子已经在准备聘礼了,说是要迎娶咱们三伏的女子入宫,难道不是你?”

  啪————

  指间的茶杯没拿稳,一抖,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姜绾绾低头看着,半晌没回过神来。

  ——嫌弃倒是有些嫌弃,不过既然绾绾心意如此,三哥也不好让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丢了脸面,聘礼方面,绾绾可有心仪的?

  难怪。

  难怪长公主突然要见她,又用那样的眼神打量她。

  难怪容卿薄会突然翻脸,突然将她丢出东池宫。

  大概是一个人在望雪峰待久了,被三伏上下弟子用看‘拖油瓶’的排斥方式对待惯了,哪怕连贴身保护她的寒诗都是格外厌恶她的,以至于让她渐渐生出一种除了哥哥以外再无其他人会喜欢自己的感觉来。

  或许只是一种很浅显的,流于容貌之上的喜欢,或许不过三五天,这点肤浅的喜欢就会淡去,又有更美丽或更鲜艳的女子成为新的喜欢。

  原来她也是可以不会那么招人厌恶的。

  她先是感叹,但心口的那股热流淡去,又很快清醒过来。

  哪怕容卿薄真的想娶她,那样城府深沉的人,又怎会单单为了皮囊而娶她?

  不过是看上了她身后的三伏罢了。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要不要去找三哥……”

  “然后呢?”

  她忽然打断他,平静反问:“你是觉得我能扛得住他未来那个庞皇后的各种暗算,还是觉得我这身子能像其他女子一般,承受床笫之欢,生子之痛?”

  容卿麟忽然闭嘴,小心翼翼的瞧着她,一副说错话的样子。

  云上衣将她安排给他的时候便说过,绾绾身子弱,无法像其他女人一样结婚生子,只盼他能给她一个名分,一段安稳人生,至于妻妾,绾绾不会在意,让他尽管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云上衣很心疼自己的这个妹妹,哪怕她身体病弱至此,他依旧希望能给她大部分女子能够拥有的生活。

  他这一生所有的人间烟火,大约都给了这唯一的妹妹,对其他人,则是永远令人仰望的谪仙般的存在,不可亲近。

  姜绾绾俯下身,一片一片的捡起碎瓷片,静默良久,才轻声道:“不早了,休息吧,明日回三伏。”

  容卿麟一怔:“这么快?”

  姜绾绾没再回答他,捧着一手心的碎瓷片离开了。

  ……

  路上下起了小雨,道路渐显泥泞,坑洼不平,马车也颠簸的厉害。

  袭夕脸色越来越苍白,咳的越来越厉害,昏昏沉沉中不知在叫谁的名字。

  姜绾绾同样觉得呼吸困难,她功力鲜少有耗尽的时候,但但凡碰到一次,便是在濒死的边缘挣扎的痛苦。

  之前本就隐约觉得不舒服了,昨夜又有些失眠,加上阴雨连绵的天气,那难受的窒息感便异常明显,心脏跳的极快,几乎要蹦出胸口。

  疾驰的马车却在这时骤然停下。

  她跟袭夕毫无防备之下,重重向前一撞,她下意识的扶了袭夕一把,自己却没坐稳,踉跄着撞开马车门,滚到了地上。

  本在驾车的两个十二王府的护卫,如今却成了两具尸体,脖颈间皆是细细的一道。

  这是容卿麟身边最得力的两个护卫,却连察觉都未曾,便成了剑下魂。

  可见来人功力之高。

  姜绾绾慢慢起身,牛毛细雨落在肩头,洗不去一身的泥泞,她的眼前,笔直的站着一个极高极瘦削的男子,披着蓑衣,整张脸都掩在斗笠之下,看不清容貌。

  寒词。

  姜绾绾曾听寒诗提起过,他们杀手界,除了他寒词,才是他寒诗的天下,常年不露面,露面无论刮风下雨抑或晴天烈日,永远都是蓑衣斗笠的装扮。

  这人在杀手界已经封神,是个千金万银都请不动的主。

  可这千金万银都请不动的主,偏就被人请动了。

  马车内,隐隐传来袭夕虚弱的咳声。

  姜绾绾慢慢收紧衣袖,明知此刻的自己别说寒词,怕是连个赤手空拳的普通人都敌不过,却依旧打算放手一搏。

  哥哥说,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她要死了,就是要了他的命。

  她必须活着。

  可对面的人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直接飞身上了马车,缰绳一甩,驾车而去。

  姜绾绾一怔。

  袭夕还在马车上!他竟是奔着袭夕来的!

  深提一口气,立刻追上去,马车却很快消失在视线中,只留下两轮深深的车印。

  姜绾绾速度越来越慢,呼吸越来越急,胸口像是压了一块沉重巨石般令她喘不过气,一阵剧烈的鼓动后,她蓦地扶了一棵树停了下来。

  眼前炸开一团黑雾,有那么一会儿,几乎要昏厥过去。

  模糊中,听到有马蹄疾驰的声音,成年男子温热干燥的手贴上脸颊,隔开了不断落下的夹杂着碎冰的雨滴。

  强撑的一口气就在这时忽然用尽,身子一软,倒进了对方怀中。

  ……

  一连两次,同样昏迷,同一个女人。

  上次她一身鲜血,太医诊断后轻松道她只是疲累过度,无碍。

  这次她只是淋了些冷雨,太医试了试脉,却忽然脸色大变,跪地摇头:“此女子心脉受损严重,怕是华佗在世也无药可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