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二十一章 哥哥来了。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57 2021-05-29 00:00:00

  “云上衣!!”

  容卿卿像是被触到了痛处,怒声呵斥:“你莫要欺人太甚!”

  她宽大衣袖中的手指死死收紧,眼神有些慌乱的看着自始至终都沉默的容卿薄。

  他在动摇!

  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她放弃了自己的爱情跟婚姻,把自己当做踏脚石给他铺路十几年!!

  如今他仅仅因为云上衣的几句话,就开始动摇!!

  那可是皇位,是母后的遗愿,是俯瞰整个天下的位子!!

  一个女人算什么?!任她国色天香,也不过只是个女人!!别说整个江山,就是半座城池,都不值!

  事实上,容卿薄不是在动摇,只是在谋算。

  刚刚的那一阵微风,已叫他察觉到了是他云上衣来了,做戏一场,本想着这姜绾绾不好折腾,从云上衣身上下手也未尝不可。

  不想开口便是贪欲,这所谓的世外桃源三伏一脉,也不过如此。

  他要驯服三伏,三伏却反倒要张口吞掉南冥的半壁江山。

  若姜绾绾是不开窍,不懂情,那她这个哥哥可就是算计得失的一把好手了。

  云上衣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许久,才听他沉冷漠然的一句:“皇位本王要,姜绾绾,本王也要。”

  容卿卿阖眸,轻轻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没有昏头。

  云上衣并不意外得到这个答案,只轻飘飘的丢出一句:“那云上衣便静候三殿下佳音了。”

  话落,脚尖轻点,直接略过月骨笔直飞掠而过。

  月骨想追,却被自家主子一个眼神定住。

  没什么好追的,他再看不惯云上衣,那也是姜绾绾的哥哥,自然是要让着几分的。

  ……

  十二皇子府。

  容卿麟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参汤,俊俏的娃娃脸快乐成了一朵花:“师父,喝汤。”

  他没料到他会真的不远万里赶来这里,已经近一年没见面了。

  以往他给他写信就很少有回复的,还是这段时间绾绾来了,他频繁送出去的信件才收到回复,每次都叮嘱他照顾好绾绾。

  云上衣帮绾绾盖好被褥,雪衫纤尘不染,却不及他眉眼纯净半分。

  他接过来,温和的瞧着他满是黑手印的俊脸:“都是做皇子的人了,就不要再亲自下厨了,被人看到了要笑话的。”

  容卿麟听着熟悉的温柔声音,原本还没怎么的,忽然就有些委屈:“师父你都不心疼心疼我,我虽然是皇子,可府内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瞧得起我,你让我回三伏好不好?我不喜欢这里……”

  说着说着,竟真眼泪汪汪,要哭了,看起来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云上衣摇头浅笑:“不怕,以后绾绾会护着你的,你只管拦着点不要让她太过分了。”

  容卿麟抽噎着,撒娇似的趴在他腿上:“师父,你多留几天好不好……我很想你……”

  “三伏那边还有事情要忙,小十二,你未来是要为绾绾撑起一片天来的,知不知道?”

  容卿麟怂拉了眼皮,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

  寒诗是在天黑之前才匆匆赶来的,像是渴了一路,到了就猛灌了一壶茶水,不敢相信自己驾马疾驰,片刻不停竟然还要比云上衣来的晚这么多。

  这要回头跟姜绾绾打起来,她这哥哥一出手,他不还是个死?

  姜绾绾恰好在这时扶门进来,她刚醒没多久,这会儿承受了云上衣的内力,已经恢复如常,只是五感又变得很弱,看东西很模糊,也听不怎么清楚。

  寒诗刚缓了口气,前一瞬还在思考想个好办法弄死她,后一瞬见她进来又匆匆赶过去扶人:“你路都走不好,出来做什么?”

  “哥哥过来了?人呢?”她问。

  “不知道,我这刚赶过来,他应该一早就来了。”

  寒诗把她按到座椅内,又倒了杯茶递过去,嗤笑一声:“不过,想也知道肯定是容卿麟给缠到哪里去了,他以前在三伏不就天天缠着云上衣,动不动就哭的跟个娘们似的,做什么皇子,干脆做个太监算了。”

  寒诗这样直到天际的男人,是很瞧不起容卿麟那种唯唯诺诺的性子的,连在自己府里都各种遭下人欺负。

  他这番话姜绾绾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也听了个大概,微微皱眉:“小十二算是哥哥一手带大,他依赖哥哥理所应当,你不要这么羞辱他。”

  容卿麟的过去她不是很清楚,容卿麟也不愿提起来,但她隐约知道一些,他年幼时在宫里遭了不少罪,被一些宫人当做下贱的奴才一样欺压,养成了唯唯诺诺的性子,饶是后来去了三伏,被哥哥护在羽翼之下,依旧没怎么改变。

  这是童年阴影,或许会伴随一生,她从不觉得十二窝囊,反而总是有意无意的护着他。

  “切~”

  姜绾绾模糊的记起来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忽然道:“寒诗,你之前提起的那个寒词,本人是什么来头?跟袭氏有关么?”

  一开始她听这两人名字差不多,还以为是同一门派里出来的师兄弟呢,后来才知道是多年前寒词一战成神,在杀手界出了名,他这才效仿他的名字给自己取了个寒诗。

  没骨气的家伙。

  寒诗剥了几个果肉给她,随口道:“不知道啊,他独来独往也不跟我们联系,见过他模样的人也差不多死光了,谁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姜绾绾便不再说话。

  这件事她知道的有用信息太少,少到连关联一下其中的线索都不能。

  又等了一刻,才听到容卿麟的声音,出现在正厅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两串糖葫芦,一盏莲花灯,一袋子糖炒板栗,看起来像是去逛街了。

  见到她,云上衣脚下从容的步伐这才稍稍加快了些许,几步走到她身边:“绾绾,哥哥来了。”

  容卿麟原本高高兴兴的跟在身后,听到这句话,又忽然有些难过的皱了皱眉。

  似乎也只有在跟绾绾说话的时候,他这无波无澜的温柔之中,才会出现一丝不一样的温柔。

  是带了感情的,有温度的柔和。

  他靠的近了,姜绾绾才看清,笑着仰头:“又让哥哥担心了,我本来没打算打架的,可这里坏人真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