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二十二章 不如求本王一句来的实在。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46 2021-05-30 00:00:00

  润白如玉的男子闻言,微微笑了:“你尽管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哥哥替你打。”

  三伏高山仙子拜,从来温和柔软,施恩天下,竟也会说出打架的话。

  寒诗在一旁听得汗毛倒竖,又开始琢磨着怎么先弄死云上衣了。

  ……

  容卿麟亲自去厨房做了一桌的美味佳肴,他厨艺极好,以前在三伏的时候,只要有机会,云上衣的所有衣食住行几乎都是他来,因此也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云上衣帮姜绾绾夹菜,容卿麟就帮云上衣夹菜。

  寒诗等了会儿见没人给他这个辛辛苦苦跑了两趟三伏的人夹菜,怒而扒了两碗米饭以泄愤。

  他会想办法杀了云上衣,然后灭了姜绾绾,成功拿到他的黄金的。

  他一定会的。

  姜绾绾味觉失去大半,这会儿吃什么都尝不出味道来,吃了几口就停了。

  她停下,云上衣也就不再用膳了。

  云上衣一停,容卿麟也不吃了。

  寒诗加紧步伐给自己盛了第三碗米饭。

  不吃更好,不吃他自己吃。

  越来越安静,后面干脆就只剩下了寒诗吃饭的声音。

  云上衣起身,轻轻拍了拍姜绾绾的肩膀:“绾绾,跟哥哥出来一下。”

  ……

  月光皎洁,倾泻一地,面前白衣男子,黑发如墨,皎如玉树,灿若星河。

  他是整个三伏虔诚跪拜的神,却总因她频频堕入凡间。

  姜绾绾知道他这次离开三伏赶来这里,回去后定是要自受惩罚的,他该是为天下苍生而存在的人,不该为她劳心费力,浪费光阴。

  她其实一点都不生气三伏师兄弟们厌恶她,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仿佛单纯的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活着,仿佛活着只是在消耗他的内力跟精力。

  她知道他这次来是要带她走的,可袭夕尚未找到,她不能走。

  “绾绾……”

  月光柔和,却清冷的近乎冷漠。

  云上衣低低叹息:“哥哥知晓你的性子,若这里真有你记挂的,那便暂且留下,只是东池宫那边,万万不可再招惹。”

  明明她还什么都没说,他却仿佛已全然知晓。

  姜绾绾低着头,眼眶热的厉害,想要说点什么,又如鲠在喉。

  他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她在拖累他吗?

  似是感觉到她的情绪,云上衣上前一步,轻轻揉了揉她的发:“哥哥明早便要启程,这次内力足了些,你这五感怕是要十天半月才能完全恢复,记着,有任何要紧的事,都要等恢复之后再做。”

  他没有再提东池宫的事情。

  过多的提起,反而不是件好事。

  绾绾虽散漫了些,但大是大非上拎的比谁都清楚,东池宫的那位,她怕是要避之如蛇蝎的。

  ……

  云上衣前脚刚走,东池宫的主子后脚就进了十二皇子宫的大门。

  姜绾绾正在寝室休息,她本不累,但休息多的话能快速的恢复五感,否则这些日子寒诗怕是要片刻不得休息的守着她了。

  躺下没一会儿,就模糊的听到外面有动静,不一会儿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不过这会儿会进来的,除了寒诗也就小十二了。

  她懒洋洋的没怎么动,只问:“要你查的查到了么?”

  也不知是小十二说话声音太小,还是现在她的听力堪比八十岁的老太太,耳畔半点声音都没有。

  她翻身坐起来,外面光线很亮,模糊的看到一道腰身修长的影子靠过来。

  饶是模糊,也清楚的记得小十二并没有这么高,且也不怎么穿黑色的衣衫。

  她立刻警觉起来,刚要叫寒诗,就听男人意味不明的一句:“绾绾在调查寒词?”

  这声音……

  姜绾绾放松下来,又缓缓坐回去,一时间竟不知该说点什么。

  那次应该是她说错了话,导致他误会自己要以身相许,才突然着手准备聘礼。

  回想起被赶出东池宫那晚他的脸色,怕是这一时半会儿还消不了气。

  靠的近了,他的模样也只是模糊的看清了些,分辨不出喜怒。

  容卿薄也不避嫌,直接坐在了她身侧,深暗的视线将她打量了个遍。

  前后不过一天时间。

  那个数名太医连连摇头说无药可医的女人,竟又活了过来,且脸色红润,看起来健康的很。

  姜绾绾觉得他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如何打击报复,于是赶忙道:“上次的事情,是绾绾失言,令三殿下误会,绾绾向三殿下赔不是了。”

  容卿薄忽然觉得很有意思。

  说她脾气好吧,动辄就翻脸动手,打起架来毫不留情。

  说她脾气不好吧,小伏低的姿态也是做的够足了,动不动就一脸‘我错了’的可怜小模样。

  他瞧着她略涣散的漂亮眼睛,忍耐着想要摸一摸她小脸的想法,也不知是不是贴心她眼下五感不明,直接贴着她耳畔,低声道:“那日你跟你那个姐妹一同驾车回三伏,半路被劫,你姐妹被寒词连人带马一并劫走了,可提及他的容身之所,怕是你花再多的银两,动用再多的人脉,都不如求本王一句来的实在。”

  “求你。”

  姜绾绾的这两个字,几乎是跟容卿薄的最后两个字一起说出来的。

  说的那般干脆利落,没有半点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的意思。

  顺便还格外冷静的以一根食指戳着他的肩头,将他推离自己一些距离,冷静到见不到半点女儿家的娇羞模样。

  嗯,一定是她五感不明,对他的靠近与声音都感觉不到,才是这样的反应。

  容卿薄怎么都没料到本该傲骨铮铮的三伏师尊仙子拜的妹妹,竟能如此轻易的说出‘求’字,一时间愣在原地。

  这似乎与他的初衷有点背道而驰了,本想再多瞧一瞧她的小情绪的,生气也好,愤怒也罢……

  又或者,是那个叫袭夕的女人,对她而言太过重要。

  末了,有些无奈道:“你且等着吧,不出一月,便能见到她了。”

  ……

  容卿薄说不出月余便能见到袭夕,且说的言辞凿凿,姜绾绾便信了他。

  毕竟以他这样的身份地位,想来也不屑于欺骗她一个女子。

  但这样一来,又是一个天大的人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