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二十三章 本王哪儿做的不好,叫绾绾这么不喜欢?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48 2021-05-31 00:00:00

  欠人情不可怕,还就是了,怕就怕欠容卿薄这种人的人情。

  他永远不说这债该怎么还,但永远都会一笔一笔的给她记着,日子一长,怕是要利滚利啊。

  第三日时,姜绾绾正同容卿麟一道在院子里煮茶,正喝着,就隐约听到婢女过来禀告说是摄政王来了。

  茶水滚烫,她捏在指间思忖片刻,对容卿麟道:“十二,你去见他吧,就说我刚刚歇下,不便见客,你刚来皇城,根基不稳,又没有母家支持,与那摄政王多走动走动也不是件坏事,但切记不要交心,保持警惕,这厮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厮不是什么好东西。

  容卿麟冷不防被茶呛到,一口直接喷了出来。

  他一边手忙脚乱的擦着下巴跟桌子上的水,一边拿眼角偷瞄已经走到与他们不足十步远了的摄政王,慌的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这这可怎么办才好……

  容卿薄双手负于身后,一袭黑金色软缎长衫,腰身修长,眉眼俊雅,闻言,只微微扬高了眉尾。

  这女人。

  他好心好意帮她一把,怎么还落得个遭人背后说坏话的下场呢?

  他不是好东西么?

  她打哪儿瞧出来的?

  便是对别人来说不是好东西,可至少目前为止,他好像还从未做过一件对她不利的事吧?

  他抬手,折扇在掌心不轻不重一拍,合上了。

  长腿几步走到她身边,弯下腰在她耳畔委屈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呐,本王这是哪儿做的不好,叫绾绾这么不喜欢?”

  这样的姿势,叫他轻而易举的瞧见了她因为惊愕陡然上扬的睫毛。

  浓密卷翘,根根分明,衬得起这双干净的眼睛。

  可这眼瞧着不过十五岁的小姑娘却依旧镇定自持的握着指间的茶杯,半滴未撒,甚至还不紧不慢的饮完了一杯。

  容卿薄就着将她半困在怀中的姿势,由上而下的自她挺翘的鼻梁处看着那水一点点消失在她唇间。

  与先前坐在她身侧,瞧着她拿自己的水杯饮茶时,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种震撼。

  喉头邪火直冒。

  姜绾绾将空了的茶杯搁在桌上,温和道:“殿下言重了,绾绾不过与十二玩笑一两句,若逾矩了,还请殿下责罚。”

  言辞污蔑南冥皇朝摄政王,被当场扣上一顶大不敬的帽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更何况她神态淡然,措辞敷衍,分明是没把他放眼里。

  容卿麟干咳一声,试图打圆场,笑道:“三哥,绾绾她一向爱开玩笑,还请三哥不要与她一般计较了。”

  容卿麟也不嫌站着累,索性一只手直接撑在了她身前的石桌上,腰身下压,自身后紧贴着她背脊,笑道:“本王自然是不会与绾绾计较的,只是……近日疲累,有些事总是记的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这袭氏的大小姐究竟去了何处……”

  他另一手轻点眉心,做懊恼状:“本王怎地突然就不记得了呢……”

  瞧这意思,她若不拿出点诚意来,这事是没那么轻易糊弄过去了。

  姜绾绾轻轻叹息一声,无奈道:“绾绾口无遮拦,污蔑摄政王殿下,亏得殿下心胸海量,容下绾绾的冒失,不如……绾绾便为殿下抚琴一首,权当解殿下一时疲累,谢殿下为绾绾多日忧心了,可好?”

  她耐性好时,是真的可以无底线的一再退让的。

  容卿薄忽然就记起先前月骨提起的迎宾楼一事了,突然生出几分憾意,只听京城内传的沸沸扬扬,说她如何在迎宾楼大杀四方,杀的庞氏二子一女狼狈至极。

  再瞧一眼眼前这烟姿玉骨,温和柔软的小女子,怎么都没办法与之联想到一起去。

  唯一亲眼见过的,便是那日在私狱,她为了袭夕一剑刺向他时,那火光中明亮凌厉的近乎灼伤人视线的眼睛。

  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充斥着暴戾的挞伐之意,又催生出一股致命的撩动。

  她言及抚琴,却不知怎的叫容卿麟吓的一个哆嗦,忙呵呵笑了起来:“抚、抚琴……就……就就不必了吧,我觉得……咳咳……不必了……”

  他说着,甚至还不留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

  姜绾绾歪了歪脑袋,视线没有焦距的看向他:“怎么?我抚琴不好听么?”

  倒也听不出其他情绪,仿佛只是在单纯的好奇。

  容卿麟干笑一声:“好听,自然……自然好听。”

  好听是真的,要人命也是真的。

  容卿麟也只听姜绾绾抚过一次琴,她悟性极佳,云上衣也只是抽空教了她那么两三次,她闲来无事便学了一手好琴音。

  只是那次也实在不是次多愉快的经历,他给师尊熬了参汤补身子,结果师尊只喝了一碗,便要他把剩下的给绾绾送去。

  望雪峰与云上峰离的不远,他送去时远远的便听到琴声铮鸣,嘈嘈切切,如珠玉落盘,一时心向往之,便加快了步伐。

  奈何那会儿大雪正盛,深一脚浅一脚行路艰难,待到近了,那琴声也戛然而止了。

  容卿麟就抱着食盒,站在离望雪峰顶不足十几级台阶上,眼睁睁看着姜绾绾指间银色琴弦翻飞飘动,于无声无息间,取了三条人命。

  她擅杀,却不嗜虐,前后也不过转瞬间,可即便是这样,眼瞧着自那些杀手颈项间喷涌而出的鲜血染透了身下的积雪,还是觉得不寒而栗。

  人不同命,则不同心性,他未曾体会过姜绾绾自小便被数名高手截杀的心境,未曾对视过那些狼一样冷酷凶残亟待将她分食而尽的视线,未曾因为幼小或孱弱得人半分心软,便不能理解她为何每每都这般下手不留情,半分活路都不给人家。

  容卿薄瞧着他的面色,约莫姜绾绾的琴技是不怎么样,但并不影响他打算品鉴一番的心思。

  于是道:“无妨,十二你先去歇着便是,本王今日恰好无事,便在此给绾绾作陪了。”

  容卿麟立刻如获大赦,笑哈哈的跑开了。

  姜绾绾模糊的瞧着他跑开的方向,摇头。

  都是回京城做皇子的人了,一举一动也没点规矩,怎能慑服众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