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二十六章 是非做皇后不可?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74 2021-06-03 00:00:00

  她挣扎着要起来,奈何男人赶在她动作之前,一手牢牢扣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死死压在自己身上。

  这这这姿势好像跟今晚的那对洞房新人的有点像。

  只是男女换了个位置。

  姜绾绾忽然就记起来在洞房里听到的声响,脸不知不觉就有点烧红,也幸亏没点灯,他应该看不清楚。

  “绾绾……谢、谢过三殿下救命之恩……”

  她磕磕巴巴的说了句,还想起来,这次连肩膀都被压了回去,连下巴都只能贴着他的胸口。

  姜绾绾觉得自己脑袋里装的东西有点多,竟然又记起了今下午他家白月光姐姐把脑袋贴着他胸口的一幕。

  就觉得这胸口有点烫人了。

  “殿下我们有话好好说,绾绾还未出闺阁,名声多少还是得要一点的。”她认真道。

  “洞房好看么?”他执着的又问了一遍。

  姜绾绾一窒:“我不是故意要去看他们洞房的,我以为……”

  解释的话还未说完,再次被打断:“看到了多少?”

  看到了多少。

  这么细节的东西都要问个清楚吗?!

  她强自镇定:“没多少,主要就、就是听到了些……”

  身下男人声音蓦地就沉了下去:“听到什么了?”

  “就……就一些奇奇怪怪的……”

  这次没再被打断,只是她自己停了下来。

  因为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前一瞬还是她在上,眨眼间就被压在了身下。

  这姿势……

  这下是真的跟七殿下洞房时一模一样了。

  不敢相信这三殿下看着腰身修长,清清瘦瘦的模样,压在身上竟然这么沉,她甚至连动一下的空隙都没有。

  “单单看多没意思,三哥带你体验一遍好不好?”

  他低下头,唇齿虚虚沿着她的耳垂亲了下来,明明说的是问句,动作上却不给她一丝拒绝的机会。

  姜绾绾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她能清楚的闻到他呼吸之间带出的浓郁酒香,大约是在喜宴上喝醉了。

  平日里那样克制的一个人,今天忽然就要借酒逞凶了。

  或许是见到心头白月光过的如此凄惨,心中情愫汹涌难以排解,觉得她瞧了那一幕,心中应该多少也是有些波动的,索性凑一起……

  叹口气,她无奈道:“殿下,你既见到了今晚的一幕,自然知晓我受伤了……”

  容卿薄身形一顿。

  他并没有见到她受伤的一幕,他过去的时候只是恰好看到一把断了的剑尖直奔她后颈而去。

  姜绾绾觉得身上一轻,禁锢着自己的那股强势力道眨眼间撤去。

  很快眼前便亮了起来,她起身,就看到容卿薄托着烛火走了过来:“衣服脱了,我看看伤哪里了。”

  说着,才发现她似是吐过血,眉心一皱,擦了她下巴处沾染的血迹。

  血迹已干,擦了几次才勉强擦去。

  姜绾绾深深的觉得,有些话不得不说开了。

  “殿下——”

  她握住他戴着金色护腕的手腕,温凉的触感拉扯着理智回笼,随即缓缓起身。

  “绾绾很感激三殿下的垂爱,奈何绾绾福薄,怕是要连累殿下,还请殿下莫要再继续浪费时间在绾绾身上了。”

  容卿薄摩挲着指腹上沾染的血迹,沉默半晌,才无波无澜的问:“因为小十二么?”

  上次不就因为他提了一句就是要了十二的命他也不得不给,她这才突然暴怒毁琴么?

  姜绾绾本想默认,干脆死了他这条心,又怕真默认了他又会找十二的麻烦,毕竟如今他活在自己宫里都憋屈的紧,要容卿薄再压下一点什么来,他那哭唧唧的性子,怕是受不住。

  思忖片刻,她才温和道:“不是,是绾绾自认心比天高,不论是十二殿下还是三殿下,绾绾都是要主位的。”

  她话点到为止。

  十二这个皇子做的很是没有存在感,也没有人想要嫁进来,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皇子妃之位给他,但三殿下却不可以。

  如今庞氏在朝中势力盘根错节,不论谁登基,这母仪天下的必是姓庞。

  她将自己抛上天秤,另一端却是整个庞氏,孰轻孰重,他甚至不需掂量便会有结果。

  果然,容卿薄的目光渐渐冷暗了下来,就那么沉沉的看着她,不说话。

  他自是知道她先前的那几番故作姿态,不过欲迎还拒,想压一压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怕是那日与十二的一句‘那厮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为了挑起他的兴致故意为之。

  只是到底年轻,还是这般沉不住气,一发现他真的动了心思,便开始做梦了。

  不想,她贪的竟是摄政王妃的位子。

  姜绾绾也不说话,平静的任由他的目光凌迟着。

  搁在床头的烛火渐渐燃烬,有要熄灭的兆头,外头的寒风倒是呼啸的更狂妄了。

  屋子里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男人忽然道:“是非做皇后不可?”

  姜绾绾默了默,直觉的感觉这话苗头不对,一时没敢应声。

  他不是真忽然开始考虑了吧?

  索性心一横,补充道:“殿下误会绾绾了,绾绾的意思是……无法跟其他女子那般与别人共侍一个夫君……”

  看看看,眼下不是心比天高了,是痴心妄想了。

  他要再考虑,她可就真要生气了。

  果然,容卿薄像是被气到了,不轻不重的笑了一声:“怎么?绾绾还打算一人独占了三哥?”

  这呼之欲出的嘲讽……

  姜绾绾似是羞愧极了:“三殿下息怒,绾绾也晓得自己这般贪得无厌,实在是……丢了三伏的脸,还请三殿下莫要迁怒三伏……”

  容卿薄就慢慢收了笑,黑暗中却依旧清楚的看到她低垂着小脑袋,也不知在想什么。

  不愧是云上衣的亲妹妹,这如出一格的贪欲掩在过分清心寡欲的皮囊之下,不细瞧,还真瞧不出来。

  家国天下,容不下过多的儿女情长,后宫若真出了这么个占有欲强烈的妃子,怕是日日不得安宁。

  “后宫之道,为后者需母仪天下,首先便是出身尊贵,其次还要琴棋书画兼修,且贤良淑德,身体康健,这其中种种,你身在三伏,大约都不大清楚,单凭本王的一点青睐便生出独占的想法来,怕是不妥。”

  简而言之——你做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