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二十八章 姜姑娘她……回三伏了……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7 2021-06-05 00:00:00

  她知道多年来一直有身份不明的人在追杀绾绾,清楚的看着绾绾从小时的恐惧无助,到后来的一心求死,再到最后的无所畏惧。

  她同样身子病弱,却很有耐心,按捺了十几年,虽从未主动去调查过,但其实一直在做着准备,等待幕后黑手等不及亲自过来杀她的时候,无声无息的绞杀对方。

  临走前,袭夕忽然将已经打开的门又关了上来:“你要回三伏了么?”

  她问,难掩孤单。

  她不想把三伏扯进来,却又私心的希望她能在她距离不远的地方,仿佛这样她就有个依靠一般。

  姜绾绾静默片刻,轻声道:“师尊还在三伏,袭夕,他将守护三伏视为生命,我不可以再做错事了。”

  这件事,她不可以插手进去,因为庞明珠的事情,南冥朝跟三伏已经关系紧张,若是再牵扯上行刺七皇子的罪名……

  她不能冒险。

  袭夕并不意外她的这个回答,一瞬间却还是空了一般黯然了眼神,片刻后才道:“我知道。”

  留下这三个字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姜绾绾就保持着拨弄炭火的动作,长久的沉默着。

  寒诗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身后,万分的鄙夷:“你放她一人去对抗容卿礼,分明是要她送死,也亏她当年把你当朋友,没心肝!”

  自从当年被她打了一顿后,寒诗就很少这样言辞激烈的讽刺过她了。

  姜绾绾这次却只是安静的听了,没有动手。

  因为他说的对。

  有心肝的话,她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记得那是第三四次遭到暗杀吧,那时她还小,云上衣便派了几个人护着她,三名刺客鲜血纷纷倒在她脚下,其中一个还没死透,挣扎着求饶,说他是不得已,家中老小七八口等着吃饭,他若死了,那七八口也等于死了。

  那时的她还有心肝,日夜眼前都是那些人惨死的情景,惊的无法入睡。

  她不明白她这条命活着有什么意义,仿佛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死去,仿佛只是拖累哥哥,让他无法专心三伏的事务。

  渐渐的,她生出了寻死的心思。

  有时候会故意甩掉保护她的人,故意离开被保护的密不透风的望雪峰,等待被人杀死。

  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她身中数剑,鲜血染透了身下的积雪,云上衣赶来,那样温柔强大的人,生平第一次哭了,抱着她,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后来,云上衣的未婚妻云雪告诉她,不要死,不是她拖累整个三伏,而是整个三伏拖累了她。

  云雪是前三伏师尊云之贺的女儿,她性子冷淡,不怎么说话,常年陪在云上衣身边伺候着,那句话她说的没头没尾,也再无解释。

  姜绾绾始终没能理解,怎么会是整个三伏拖累她。

  但她不想再见哥哥哭了,也不想再听哥哥说一次她若死了,就是要了他的命了。

  任何人,都没有哥哥重要。

  良久,她搁了拨弄炭火的火箸:“回三伏。”

  这京城太多人,太多事,她想回三伏了,一人清清静静,再无烦心忧事。

  ……

  容卿麟一听她要回三伏,顿时急了:“这儿不好么?着急回去做什么?”

  姜绾绾行礼都收拾好了,一样一样的往马车里搬,见他又一样一样的给她搬下来,做势要打他,容卿麟这才委屈巴巴的收了手:“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吗?他们都欺负我……”

  说着说着,竟要哭出来。

  姜绾绾面不改色:“你是皇子,再不受宠,血脉也是比他们高贵的,那些个不听话的,让人打几次就听话了。”

  容卿麟却不听,拽着她的衣袖不松手:“你不要走,绾绾……你留下吧,师父不是说要你嫁给我吗?刚巧这选妃礼结束了,马上就要大婚了。”

  选妃礼结束了么?

  姜绾绾上车的动作微微停住,静默片刻,才问:“各个皇子宫里,都选了几个?”

  容卿麟见她有兴趣,立刻道:“你先下车,你回去我就告诉你。”

  她微微皱眉,不去理他,径直要上车。

  “哎哎哎,我告诉你还不行吗?!就……三哥府上人最多,几个世家小姐挤破了脑袋也想去,加上庞府的一个,一共一妃四妾,五哥还和尚着,就没娶,七哥新娶了个皇子妃,正稀罕着,也没娶,再就是我这边,来了两个家世不怎么好的做妾,这最后可是父皇定下来的,我千求万求,皇子妃的位子给你留着呢!”

  一妃四妾。

  以后东池宫倒是热闹了。

  姜绾绾这么想着,便不再多做停留,掀帘而入。

  容卿麟急了:“哎,绾绾你不要走,你……”

  寒诗也老早就想走了,一马鞭甩开他的手,驾车便扬长而去。

  ……

  东池宫。

  准摄政王妃跟四位妾室的画像及个人出身学识等册子呈上大理石的桌面,临湖而钓的男子却瞧也没瞧一眼,只将一只肥硕的锦鲤放进金盆中,淡声道:“十二皇子府那边,还没动静么?”

  月骨迟疑着:“回殿下,有了。”

  有了。

  还以为她多沉得住气,这几天没个动静,选妃礼一结束,听到这边的消息了,终于知道着急了?

  菲薄的唇掀起一点弧度,他收了钓竿:“罢了,让她进来吧。”

  月骨动了动唇,站在原地没动。

  容卿薄侧首,发冠间的墨玉泛出微微寒光:“怎么?”

  “回殿下,姜姑娘她……回三伏了……”

  容卿薄:“……”

  本王鱼都钓好了,剁椒鱼头的佐料也准备好了,你说走就走?

  这是多大的气性,生气吃醋,来东池宫找他不就好了,动不动就往三伏跑是什么习惯?

  他忍耐着:“她知不知道那只是一个侧妃跟四个妾室?她知不知道本王这边正妃的位子还空着?”

  本想着这一个退步,足够叫她感动到死心塌地,不料……她竟甩手走人了?

  月骨光是听这阴森森的话就觉得浑身发凉,哪敢再去抬头看他,只嗫嚅着:“大约……知道吧……”

  “然后呢?”

  “听说十二皇子府那边也空着正妃……”

  月骨还没说完,只觉得两道足以将自己凌迟的视线就嗖嗖飞了过来。

  他立刻噤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