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三十四章 放着王妃不做去做妾?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79 2021-06-11 00:00:00

  “这怎么又三殿下了呢?”

  容卿薄笑着上前,单手将她怀中的少年拎了出去丢到了身后人手中:“刚刚不还容卿薄容卿薄叫的亲么?”

  姜绾绾抿唇不言。

  容卿薄就在她跟前俯下身,额头几乎都要贴上她的:“庞氏兄弟,可是我未来的舅哥,是我侧王妃的亲哥哥,这笔账……你说我该不该替她算?是算到你头上呢,还是算到三伏头上?”

  最后一句话像是刺激到了她,姜绾绾蓦地抬头,星眸陡生杀意。

  甚至都没注意到他话中的那句‘侧王妃’。

  五殿下是看在他容卿薄的面子上帮她的,若是容卿薄不点头,那他这个本护着她的人,马上就会变为指证她的证人。

  容卿薄眼睁睁看着她眼底的杀意一点点冷却,然后转为黯然。

  他低低一笑:“自然,三哥也是一向帮亲不帮理的,他舅哥再亲,也亲不过自己的王妃不是?这样大的事,若是自己的王妃干的,那三哥是无论如何都要替她瞒下来的,绾绾说是不是?”

  姜绾绾牙关要紧,目光冷冽的盯着眼前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你确定么?我与庞明珠水火不容,你要娶我,就不怕新婚变丧事?”

  她终于松口。

  哪怕眼底写满了不甘心。

  但不要紧,要紧的是,她会入主他的东池宫,会日夜睡在他枕边,会冠上他的姓氏。

  那云上衣与整个三伏,自此也会跟着她,一并供他驱使利用。

  指腹轻轻抚上她滑腻柔软的下巴,他笑的狡猾:“绾绾聪慧又会打架,三哥都被你打在身下了,更何况区区一个庞明珠呢?你说是不是?”

  姜绾绾不说话。

  寒诗还在外面打,打的气喘吁吁,抽空听了一两句,骂道:“你干的好事!现在好了吧,让人讹上了!做你的王妃去吧。”

  姜绾绾没理会他,继续道:“绾绾自知身份卑微,又生在乡野粗鄙之地,担不起王妃的大任,三殿下若真看上绾绾这皮囊,拿去赏玩便是,做个暖床小妾,侍候榻前。”

  容卿薄怔住,似是没料到她竟会自降身份去做个最下等的妾室。

  这又是在盘算些什么?

  寒诗也怒了:“姜绾绾你傻了?!放着王妃不做去做妾?”

  王妃怎么了?

  王妃也不过是个人前风光,吃穿优渥的位子,可却是要被千万双眼睛盯着的,要循规蹈矩,要调度后宫,要开枝散叶。

  她哪一样都做不到。

  这皮囊他过了新鲜劲便过了,她一个妾室又不显眼,回头找个闲置旮旯里一定,便是清茶淡饭,优哉游哉的时候了,跟嫁给小十二也没什么区别。

  也不知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还是故意刁难,容卿薄忽然摇头:“三哥偏不,三哥就要你做王妃,三哥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你。”

  姜绾绾咬牙暗恨。

  要不是实在打不过他,她现在怕是连埋他的坑都挖好了。

  “殿下,不瞒您说,我虽是云上衣的妹妹,但在这三伏一向不受待见,就算娶了我,三伏怕是也不会为您所用,这王妃之位,您平白丢给我,真的……”

  “不可惜。”

  容卿薄打断她,微微的笑:“三哥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这人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姜绾绾索性破罐子破摔:“那便请殿下做好准备迎娶我这王妃吧,先说好,我在三伏,那便是三伏弟子,要温婉端庄,中规中矩,但要做了王妃,那我就只是我,我天生善妒,睚眦必报,若回头把您那东池宫搅个天翻地覆,您别后悔就好。”

  温婉端庄。

  她倒是会给自己贴金。

  除了那假的不能再假的几回,她又有几回是真温婉了?

  他满意,薄唇压下来,不轻不重的印在她唇间:“那三哥就给你盖个章了!三哥在东池宫等你,三日时间够不够?”

  姜绾绾下意识后退一步,忍着想要擦唇的想法:“一个月吧,我总是要跟哥哥他们好好道别,且嫁妆也要准备一番。”

  一个月。

  她等的了,他等不了。

  容卿薄摇头,再无转圜余地:“三日,三日之后,三哥派人来接你。”

  姜绾绾恼怒,按捺着叫他:“殿下……”

  容卿薄却只是似笑非笑的站直身:“叫吧,三日之后绾绾可是要改口的,三哥也好,夫君也罢,最不济叫容卿薄也是好听的。”

  姜绾绾气结,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容卿薄往外走了两步,忽地顿住,低头看了目露凶光的少年一眼:“这少年三哥带走了,顺路丢到五弟那里去。”

  姜绾绾上前一步,不等她说话,他已经自顾自的接了下去:“放心,你三日后路过韶合寺,派人过去打听一番便知真假。”

  少年挣扎,也不说话,只发狠的挣扎,身后人竟一时捉不住他,险些叫他挣脱跑掉。

  容卿薄拧了眉,一个眼神横扫过去。

  月骨及时上前,一掌砍在了他后颈,少年陡然一僵,随即软软的倒了下去。

  姜绾绾生了气,连样子也不做了,送都不打算送他们一下。

  容卿薄走到门外,没听到她的动静,转过身来,瞧着她明明愤怒却又不得不忍耐的小模样,笑。

  银光倾泻下来,月骨抖开披风帮他披上,他就站在原地,笑弯了一双瑞风眸,长身玉立,矜贵内敛,哪里还有半点刚刚步步紧逼又心狠手辣的样子。

  一群黑衣人就动也不动的陪着站着。

  主子就是不走,就不走。

  他们只能继续当透明人,继续默默陪着。

  到底还是她先撑不住,迎着他笑融融的目光走过去,像是已经平息了怒火,声音又软软的带了些温柔:“绾绾恭送三殿下,请三殿下一路保重,平安顺……”

  话未说完,陡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揽进怀里。

  容卿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拇指食指扣住她的小下巴,一低头吻了上去……

  有细微的雪落下来,她双手抵在他胸口,睁大眼睛看着他浓密的睫毛沾了几粒雪花。

  容卿薄越吻越深,本只是想亲一下占点便宜路上回味,却险些失了控。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他抱在了怀中,脚尖离地,脸颊绯红,眼睛都水汪汪一片,也不知是羞多一些还是愤多一点。

画鹊兆喜

谢谢X珏宝宝送的月票,这是雀雀子收到的第一张月票哦,么么么哒,谢谢各位送红豆的宝宝们,雀雀子都有一一看哦,啵唧亲一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