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三十七章 妻妾同礼,怕是史上头一遭。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42 2021-06-14 00:00:00

  屏风内安静了片刻,传来宣纸被揉成一团的声响。

  容卿薄搁了笔,淡淡道:“月骨,去公主府一趟,劳烦长姐辛苦一番,本王这大婚若成的不高兴,有些人可就要哭的尽兴了。”

  月骨屏息,自这云淡风轻中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压低声音道:“是,月骨这就去办。”

  ……

  婢女将温水送至屋内时,就瞧见姜绾绾已经自顾自的卸下了大半的金钗,惊的慌忙跪地:“王妃,这大婚在即,王妃若眼下卸了妆歇息,怕明日赶不及……”

  姜绾绾坐在桌前,温和道:“无妨,叫院内所有人都退下吧,我这边不需人伺候。”

  婢女一时不知她是一时气恨还是真有此意,拿捏不定,也只敢跪着不动。

  “你今日也瞧见了,虽说殿下这一娶便是一妃四妾,但论起家世背景来,我这个自边陲来的正妃不见得比那些个妾室在皇城之中有权势,生而为人最为不易,遇到危险的人,能避,便避了,好好活着比什么都要紧,下去吧。”

  她言辞平静,听不出半点赌气的痕迹,婢女这才松了口气,战战兢兢道:“奴婢……奴婢谢王妃体谅……”

  说完,这才低着头退了出去。

  东池宫奢华,连铜镜都镶嵌了碧玉,她褪去满头钗饰,墨黑的发便乖顺的垂在了肩头,衬着那大红色的喜袍,和她眼底至骨的冷冽。

  凉薄一生,她连自己活下去都这般费力,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罗裳焚身惨死,看着那婢女中毒冤死,却无能为力。

  庞氏猖狂,连远在三伏的哥哥都一清二楚,可那又如何?

  庞老太太是当今皇后的亲姐姐,皇亲贵胄,盔甲庇佑,她要堵上整个三伏去对抗么?她担得起那个后果么?

  褪去一袭大红嫁衣,她立在窗前,就那么沉默的,平静的,看着夜幕一点点由浅变深,再由深转浅。

  天边泛出微微鱼肚白时,挽香殿的大门忽然被推开,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一堆嬷嬷与婢女,嬷嬷们在前头欢声笑语的走着,婢女们每人一个红木托盘紧跟着。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姜绾绾眉头微皱,忽然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转念一想,容卿薄此次是铁了心要动她身后的三伏,不惜派出近万名护卫与侍卫将她接回来,又怎会由着一个‘不吉利’,就打了退堂鼓。

  嬷嬷们一瞧她竟还素面朝天,纷纷惊呼,不给她半句说话的机会,上前便一左一右的将她架回了铜镜前,招呼了婢女们便开始上起了妆。

  姜绾绾几次张嘴,可与嬷嬷们解释什么又有什么用?

  便是她们真的听了,信了,又有谁敢对摄政王的决定多做置喙?

  嬷嬷们见她只面无表情的坐着,也不说话,也不谈笑,以为她在生气,于是好心劝道:“王妃莫要多心,这侧王妃也的确是家世显赫,又有长公主撑腰,咱们殿下这才不得已允了她同正妃一样的大婚之礼,可便是礼仪如此,可咱们不还是唯一的正妃么?日后这东池宫内呐,还是王妃您一人说了算。”

  妻妾同礼,怕是史上头一遭。

  但姜绾绾并不在意,对此甚至连搭理一句的想法都没有。

  莫说是只庞明珠与她享王妃大婚礼仪,就是另外的那三个妾室一并享了,又与她何干?

  ……

  妾室并没有资格在众位皇亲贵胄面前露脸,包括侧王妃庞明珠,照理说,都是该自侧门入的。

  但这场婚宴却是格外不同,人人都知晓这一正一侧两位妃子都出身高贵,但论起高贵,自然还是名满京城的庞氏家族占了上风。

  因此庞氏肯屈居人妾,对宾客而言都是一件十分惋惜的事了,自然不会对她拥有同正妃一般盛嫁的事过多口舌。

  一正一侧两位妃子走在两侧,摄政王很是受用,也是自然,这庞氏与三伏,一个皇朝权贵,一个江湖大佬,全将自己的宝贝女子嫁过来了,这皇位眼下于他摄政王而言,已如囊中取物,唾手可得了。

  姜绾绾一夜未睡,精神有些恍惚,外面鞭炮声声,耳畔人声嘈杂,她有些不适的摇了摇头。

  这一摇,险些将自己摇晕过去,脚下动作顿了一下,忙不迭的定了一下心神。

  她这边一停,那边本与她并肩而行的容卿薄与庞明珠便多了她一步,直接跨过了大门的火盆。

  这一步落下来,周遭的欢笑声便骤然小了许多。

  姜绾绾回过神来,自红盖头下瞧见了一只伸向自己的手,掌心纹路清晰,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这一折腾,倒叫人以为她在使小性子,不肯同时与侧王妃跨火盆了。

  于是连忙摆摆手,一手提高裙摆跨过了火盆。

  容卿薄听到她靠近时,似是沉闷的咳了一声,面色便有些不大好。

  这场大婚,高朋满座间,有容卿薄的长姐,有庞明珠的母亲哥哥,有他们共同的亲友,唯独姜绾绾,孤身一人,连哥哥都未曾到场。

  云上衣不曾提及要来,是知道这场大婚对她而言,许是大祸的开端。

  姜绾绾也不曾提及,因为这场大婚于她而言,是逼迫,是利用,是不得不嫁,是满目疮痍。

  她于人声鼎沸间,于贺词连连处,冷眼旁观,一场大婚,两匹大红嫁衣,本就讽刺至极。

  主婚人高声叫道夫妻对拜时,与她并排而立的庞明珠不动声色的用力推了她一把,自己站到了与容卿薄正对面的位置上。

  姜绾绾不甚在意,站稳了后,连拜都是极其敷衍的微微一躬身,全然不在意自己拜了个空气。

  容卿薄拜完起身,瞧了一眼离自己隔了不止一两个人的正妃,面上不动声色,眸色却是越来越暗。

  ……

  声声鞭炮渐淡于耳,丫鬟婆子们都出去了,外面还在闹着酒席,但隔得有些远,不那么吵了。

  姜绾绾觉得有些热,摘了红盖头才发现屋子里生着暖炉。

  她起身倒了杯水将炉火灭了,又将窗子打开,可惜这红墙碧瓦一层套着一层,不如三伏雪景好看。

  闲来无事,就坐在桌子前剥了花生吃。

  

画鹊兆喜

粽子节快乐呀,宝儿们有红豆的记得投给绾绾小乖哦,有个红豆的人气值榜单爬一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