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三十九章 新婚即失宠。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55 2021-06-16 00:00:00

  姜绾绾原本觉得来这东池宫,最恼人的应该是庞明珠,不想这位爷比谁都闹腾。

  她轻声软语:“殿下您喝醉了,绾绾扶您休息吧。”

  所以,叫他一声夫君,她是不是会掉块肉?

  容卿薄另一手握住她的手,忽然问:“是不是本王逼你嫁与本王,你生气了?”

  “……”

  姜绾绾最后一点耐心被消耗殆尽。

  是不是本王逼你嫁与本王,你生气了?

  是真傻还是装傻?

  她当时没表现出生气么?她表现出来后,他在乎了么?

  他依旧拿庞氏二人的性命为要挟,以三伏为棍棒,狠狠的敲了她一棍!

  他敲她一棍,还要一脸委屈的问她是不是生气了?

  她倏然用力,一脚重重踹上他小腿骨,趁他吃痛松手的功夫挣脱出来。

  脸上那点温温和和的客气也没了。

  她冷漠看他:“殿下要绾绾的身子,绾绾给您送来了,但这动情索爱的把戏,殿下还是去别的妾室那里玩吧,免得一番心思付诸东流,白白浪费了。”

  ……

  新婚即失宠。

  姜绾绾没料到事情发展竟然这么顺利,别说一年,连一天都没用到。

  第二天月骨就来了,客客气气的请她从挽香殿搬去后院的偏僻院落里去,说是殿下嫌碍眼。

  姜绾绾就十分利落的收拾了些细软,直奔后院。

  自然是比不得之前,但胜在干净,没有暖炉,但她刚好不怕冷,隔着那些个院落有些远,怕是那边吵翻天也不会传到这里来。

  但这些个妾室在那边吵不吵不知道,想吵到她眼皮子底下却是真真的了。

  姜绾绾正清扫着院子,眼角余光就扫到了一袭紫衣,金钗朱玉满头的庞明珠带着三个貌美如花的小妾进来了。

  “唉哟——”

  庞明珠拿紫色帕子掩了一下口鼻,一副十分嫌弃的表情:“我们这姐妹几个正想着去挽香殿给姐姐敬茶呢,这不巧,怎的姐姐就得罪了殿下,被打发到这后院来了,丫头都不愿住的地方,也难为姐姐一人住着了,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她身后的三个小妾便掩嘴窃窃笑了起来。

  姜绾绾双手交叠搭着扫把,百无聊赖的瞧她:“嫡庶有别,莫说我只是挪了个寝殿,便是被逐出了东池宫,殿下一日不废妃,我依旧是正宫,侧王妃,你这杯茶,不在于你敬不敬,端看我想不想喝。”

  庞明珠听的直冷笑:“好大的口气!你以为要不是三伏,便凭你昨夜对殿下的污蔑,这东池宫还容得下你这王妃?依照殿下的性子,早拖出去乱棍打死了!不过是给你那云上衣哥哥一个脸面罢了!”

  “侧王妃还记得我身后有个三伏,有个叫云上衣的哥哥,就好。”

  “……”

  庞明珠面色一变,不想竟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

  她此番来这,也不过是为了羞辱她一番,若论起动手,是不敢的。

  一来在殿下态度未明之前,贸然下手许会惹恼了殿下,二来,她的护卫纵血并未随她一同入这东池宫,就是来了,真打起来也不好说谁吃亏多一些。

  这女人看着软绵绵的像是很好欺负的样子,可一旦动手,骨子里的狠厉劲儿便出来了,她有幸在半空中体验过一次,若不是云中堂及时赶到,被她一掌拍成个残废也不好说。

  打打不过,这嘴皮子上也没能讨到半点好处,庞明珠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卡的难受非常。

  就这么走,太没面子了,日后怎么威慑身后的这几个小贱蹄子?

  这么想着,便咬牙厉声道:“蛮荒女子,目无纲纪,顶撞夫君,欺凌姐妹,便罚你在此自生自灭,断七日衣食供应!哼——”

  话落,一甩手便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

  她身后的三个小妾也纷纷重重的自鼻孔哼气,表达对她的不屑,这才急急忙忙的追出去。

  姜绾绾闲适的在院内石桌前落座,淡定的给自己煮上一壶茶。

  这东池宫危机重重,先前那暴毙的婢女就给她上了一课,哪里敢随随便便用这里的饭菜?

  便是她不说,她也不会动一口的。

  三伏虽不喜金银,但她随身带的银子也够自己吃一段时日了,听闻京城遍地美食,闲来无事出去各种美食品尝一番不是最好?

  几场春雷滚过,才不过短短几天功夫,天气便骤然变暖,连风都柔和了许多,带着淡淡的青草香。

  这一点倒是挺好,不像三伏,一年四季都是雪,看得多了也没多大意思。

  后院隔了两道红墙碧瓦,便是一条极为热闹繁华的大街,勾栏瓦肆,酒楼茶楼处处可见。

  白日里还好,一到夜里便热闹了起来。

  姜绾绾一开始还只是白日里妆容稍作掩饰后去买些吃的,酸的甜的辣的都会买,她没有特定的喜好,什么味道都想尝一尝,有时候甚至会单纯的因为糕点形状好看买上几块尝尝。

  后来出去的次数多了,觉得有意思了,夜里兴起也会突然出去,逛个几圈再回来。

  没几次,就遇到了容卿麟。

  容卿麟本在挑选一只竹蜻蜓,见到她,眼睛一亮,高高兴兴的奔过去:“绾绾!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好几次想去找你玩,都被三哥的人挡回来了,说你身体不舒服……”

  说着,上下打量她:“我看好的很呀,脸色红润润的。”

  他穿了件绣水纹的红色紧秀长袍,看上去喜气洋洋的,姜绾绾忍不住揶揄:“美人在侧,你这也才新婚不久吧?怎么不把两位小娘子带出来一起逛逛。”

  容卿麟摇头:“哪能啊,妇道人家还是不要乱出门的好,免得叫人占了便宜去。”

  说着,拉着她进了一处十分华丽的酒楼,大约是常来,熟门熟路的去了二楼隔间,要了一壶龙井,四碟小菜。

  席间几次三番问云上衣的情况。

  姜绾绾喝着清茶,舒缓的瞧着楼下的唾沫横飞的说书人,道:“你想念哥哥,回去看看他不就是,左右你在这京城也没事。”

  她不说还好,一说容卿麟就委屈的垮了脸,泫然欲泣的模样:“他不许我回去,说给父皇知道了,怕误会我们之间有什么来往。”

画鹊兆喜

这四位皇子,都不是啥善茬儿~渣渣薄,今天关媳妇儿小黑屋,明天追妻火葬场啊~亲妈小算盘噼里啪啦都给你记着呢!╭(╯^╰)╮   宝儿们记得继续戳戳小红豆送起来呀,记得加入书架别把鹊鹊子弄丢了,摄政王划着通黄的小船来载你们咯(^U^)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