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四十章 你想不想陪我一起去?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5 2021-06-17 00:00:00

  姜绾绾摇头失笑,从怀里拿了帕子给他擦眼睛:“都成家的人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

  容卿麟就更委屈了:“我想三伏,绾绾,我很想回去……”

  竟真开始落泪,汹涌的快把她帕子湿透了。

  姜绾绾无奈:“日后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就告诉我,我与哥哥通信的时候,便顺道帮你一起说了。”

  容卿麟这才破涕为笑。

  他倒是贴心,点的都是她爱吃的菜色,边吃边聊,也不知怎的就聊到了容卿薄身上。

  容卿麟哭了一会儿,眼睛还肿着,一张奶呼呼的小脸越发显得稚嫩,托腮道:“三哥疼你也是真疼你,我虽跟他不是很熟,但一直听说三哥性子淡,别说是以身犯险去火里替你试温,便是他亲姐姐长公主,都不曾被他这样疼过。”

  姜绾绾一勺鱼汤就停在唇边,像是没听懂:“去火里替我试温?”

  “对啊,师父没告诉你么?上次你被寒词所劫,危在旦夕,三哥把宫里的御医都请来了,都说你不行了,后来长公主请了个术士过去,说什么你是邪祟上身,要用火烤,结果火点上了,三哥也进去了,说他若受得住,你便受得住,他若受不住,你又如何受得住之类的,吓坏了长公主,不过刚好师父过来了,就把你带走了。”

  那勺鱼汤就搁在唇边,直到冰凉。

  她默默良久,再没胃口,到底放了回去。

  半晌,才幽幽道:“他又不傻,若受不住,自然会出去。”

  容卿麟摊手:“可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让三哥他心甘情愿的去那呛人炙热的火堆里烤呢?那可是南冥皇朝最尊贵的皇子,是未来的帝王,便是一根头发都是金贵的。”

  “……”

  姜绾绾便彻底沉默了。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春雨,沁凉带着泥土的清香。

  姜绾绾罕见的觉得手有点冷。

  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哪怕有哥哥护着,也无法像其他女子那般生育孩子,在这规矩道德束缚严谨的地方,无所出,便是第一大罪。

  她也知道容卿薄是要做帝王的人,是要有三宫六院,三千佳丽的人,是要儿孙满堂的人。

  这淡到几不可寻的一点点喜欢,是能撑住她这破败不堪的身子呢,还是能撑住他那高高在上的帝位?

  ……

  回东池宫的时候已经深夜了。

  院子里很安静,雨绵绵而下,不一会儿便湿了身子,贴在身上,虽不是很冷,但不舒服。

  她推门进去就看到月骨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表情很是微妙。

  离新婚夜到现在,已是半月有余。

  姜绾绾回想了一下,他应该是没给她下禁足令的,不能因为她出去散了散心就来找她吵架吧?况且这东池宫守卫森严,她不是出去一次两次了,那些人怕也早将她的行踪如实上报了。

  再说脸上化了妆容,不是很熟的人,一时也分辨不出来她是谁,污不了他摄政王的名声。

  这么想着,便过去推开了寝房门。

  里面没点灯,容卿薄坐在床边,屋里光线很暗,分辨不清是什么情绪。

  她便过去点了灯,转了个身,这下看清了。

  不怎么柔和,但也不算冷冽,顶多算个面无表情,也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只是身材比容卿麟高一些,腰身精瘦一些,看上去好看很多。

  姜绾绾心里想着容卿麟在酒楼里说的话,一时心情复杂,就没出声。

  容卿薄就看着她,没什么温度的道:“阊州一连出了三家灭门案,皆是有头有脸的达官富贾,官府束手无策,父皇要我过去看一看,一来一回怕是要月余。”

  他说完,就停了下来。

  姜绾绾认真的听着,等他停下来看着自己,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得说:“那殿下注意安全。”

  容卿薄脸色就有些沉。

  姜绾绾不知道自己的话哪里又惹到他了,一脸茫然:“怎么了?”

  容卿薄没说话,起身便向外走。

  都快走出去了,又忽然停下,却没转身:“我近日身子不舒服,此去又凶险异常,怕是要找人好好护着。”

  三家灭门案,想也知道凶手有多猖狂凶残。

  姜绾绾也这么觉得,立刻说:“那殿下多带些护卫,殿下千金之躯,万不可有损。”

  听听,听听,多体贴的话。

  不料仍旧没能让三殿下满意,反倒让他愈发冷了。

  袖子一甩,走了。

  什么人啊,连句道谢的话都不会说?

  姜绾绾愤愤,也不去管他,去院子里打了桶凉水,脱了一身湿哒哒的衣服,刚刚进去,就听门外又有了脚步声。

  “等一下——”

  她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竟忘了他们已是夫妻的事情,尴尬道:“我……在沐浴,殿下有什么话不如等明日再说?”

  容卿薄搁在门上的手就僵住了。

  眼前出现的就是她那被雨水打湿的玲珑身子,该丰盈的地方丰盈,该纤细的地方也纤细,匀称流畅,诱惑的紧。

  喉结滑动,好一会儿,他才低声问:“你想不想陪我一起去?”

  他的声音本就轻,隔了一扇门,姜绾绾没听清,又问:“殿下说什么?绾绾没听清。”

  容卿薄回头看了月骨一眼,月骨立刻识相的后退了几步,离的远远的。

  他这才回过头来,略略拔高语调:“我问你想不想陪我一起去阊州。”

  里面忽然就安静了。

  容卿薄搭在门上的手指微微蜷曲,明明很普通的一件事,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便算了,却莫名的觉得喉咙里紧的厉害,想赶紧补充句什么找找脸面都没说出来。

  眼下他对她是真的有些束手无策了,美男计用了,英雄救美用了,软硬兼施,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奈何她就是不开窍。

  他甚至开始后悔,是不是该把这么多精力浪费在她身上了。

  或许该另辟蹊径,驯服三伏。

  接着就听里面姜绾绾轻轻柔柔的笑了起来,却是不答反问:“殿下想绾绾陪着么?”

  容卿薄喉骨一松,很快答:“自然。”

  “好,明早见。”

  “……”

  容卿薄从不知这明早见三个字竟是这般悦耳动听,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轻轻‘嗯’了一声。

  希望这次不要再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画鹊兆喜

蜜月旅行~没羞没臊的小日子过起来o(*////▽////*)q,感谢宝儿们的红豆支持,么么哒,雀雀子每个都有看到哦,超级爱你们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