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四十三章 那绾绾的魂呢?也被勾走了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81 2021-06-20 00:00:00

  容卿薄那一泓春池就被冻在了那里。

  姜绾绾有些想笑,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舒展了一下身子,觉得有力气了些:“走吧。”

  说着挑帘而出。

  下马车的时候,容卿薄也出来了,随手扶了她一把:“小心——”

  这里是阊州首富刘相功的府邸,本该入住的府衙如今因灭门案被封,住进去怕是也不吉利,于是便选在了此处。

  威震八方的摄政王亲临,整个阊州大大小小的官员富贾们全来了,齐刷刷的跪在马车前迎接着,打眼瞧见容卿薄牵了个白白嫩嫩,身形瘦弱的俏公子的手下来,只觉得心中震惊,脸上却不敢有半点表露,只高呼千岁。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哪怕真有断袖之癖,那也是应当的,谁敢说三道四。

  容卿薄收了狼尾巴,和颜悦色的让他们起身了。

  刘相功赶忙上前请人进去。

  姜绾绾如今一身男子装扮,想学着月骨一样走在容卿薄身后,结果被牵了手便向府内走,惹的刘相功一众妻妾女儿们眼红。

  别人估摸着两人的关系,也没敢去问,她只得自报家门:“本皇子是十二皇子,是三哥的亲弟弟。”

  众人一愣,这才恍然。

  容卿麟这才回京城一年,又不怎么抛头露面,认识他的人自然少许多,更何况这离京城百里之地的阊州。

  连容卿薄也愣了下,拾阶而上的脚顿在那里,似笑非笑的低头瞧了她一眼。

  刘相功跟一众官员们这才松口气,忙七嘴八舌的恭维起来:“王爷与十二皇子兄友弟恭,情深至此,令人钦佩,钦佩!”

  这阊州首富名不虚传,就是去了京城,怕是也要争个前十。

  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假山绿水处处可见,前后怕是要有半个东池宫大了。

  刘相功将东苑最好的几处收拾了出来,本想派几个漂亮女儿去伺候两位殿下,结果人刚到门口就被挡回去了。

  姜绾绾站在高处,一低头就瞧见前面院子里刘相功的一个妾室在指着自己女儿骂。

  容卿薄将月骨刚刚送来的药递过去,又抖开披风裹住她,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有什么好看的?”

  姜绾绾捧着药碗,笑了下:“三殿下生了一副好皮囊,走到哪儿都能勾走姑娘们的魂。”

  容卿薄意味深长:“那绾绾的魂呢?也被勾走了么?”

  姜绾绾一愣,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闷闷笑了起来,肩头一抖一抖,险些将碗里的药洒出来。

  她这一笑,笑的男人冷了脸。

  “我哪儿有魂啊。”

  她慢慢收了笑,这才道:“我这身子残破的厉害,连喘口气都费尽,哪儿撑得住什么魂魄,早被野狗叼走了,要不你见几个女子杀人不眨眼的?”

  容卿薄脸上的那点冷,不知不觉就化了。

  他温热的指尖轻轻碰了碰她略显苍白的唇,半晌,忽然轻声道:“以后你不要再动手,你想打谁杀谁,告诉我一声便是。”

  那指腹明明温软,却似是烫到了她,唇瓣微微颤了颤,染了些许红晕。

  她不再说话,低下头去喝药。

  药极苦,在舌尖蔓延,许久许久,才回味出一点甜。

  可这点甜又有什么用呢?药依旧是苦的,救的了她一时,救不了她一世。

  ……

  容卿薄果真说到做到,走到哪儿都带着她,从刘相功的府邸到衙门不过短短三条街的路,都要坐马车上,下了车便叫人抬了贵妃椅,在衙门里寻了个干净清爽的地方安置了,要她躺着休息,连月骨都留下了。

  自己去里面查看。

  众人见了也只觉得这兄弟二人关系亲近,见三殿下对十二殿下如此照顾,不由得更加敬佩。

  姜绾绾其实觉得好的差不多了,没那么娇弱,奈何摄政王殿下觉得她还没好,还很娇弱,不听不听不听,非得要她走在哪儿养在哪儿。

  趁着容卿薄进去了,她这才掀了他临走时盖在身上的披风,起身四处瞧了瞧。

  这衙门从县令到师爷到衙役,一共三十七人,皆在一夜之间惨遭血洗,一个活口都没留,不光如此,连县令的一妻六妾,连带着八个孩子,也一并杀干净了。

  行事狠辣,手段倒是不算残忍,皆是一击毙命。

  她隔着两扇门的距离,远远的就看到那大堂之中一排蒙着白布的尸体,容卿薄就站在那尸体堆里,旁边的仵作掀开一个白布,跟他细细说着什么。

  她站着看着,听到头顶有很清脆的鸟叫声,一抬头,见到两只白翅黑身,头顶顺着几缕色彩斑斓的毛的鸟儿飞掠而过,尾巴很长,像凤凰。

  “这是什么鸟?”她问。

  月骨守在旁边,轻声道:“回王妃,这叫换骨鸟,小时异常丑陋,长大了又比别的鸟儿生的漂亮许多,犹如脱胎换骨一般,由此得名换骨鸟。”

  换骨鸟。

  姜绾绾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仔细一想,又记不起来了。

  容卿薄停驻了许久才出来,也不多做停留,便直奔将军府,直到太阳落山才出来,随即又去了唐府。

  这唐府本算不得大门大户,但听说当初帝王巡查途中路过此地,见唐府小姐生的漂亮,便接回了宫,这小姐也是个争气的,一路扶摇直上,杀到了妃位,五年内生了二子一女,可惜都羸弱不堪,最后竟是一个没养大。

  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盛宠,即便到如今,依旧是皇上跟前的宠儿,宝贝的要紧。

  此次也是她听说一门被灭,着急悲痛之下昏厥过去,皇帝这才急了,把容卿薄推过来了。

  这三府一东一西一北盘踞着,根据刘相功跟那些官员的描述,这三家如今在这阊州都是大户,除了偶尔礼尚往来一下做做表面功夫,并无什么密不可分的交情,近期也并没有结仇。

  灭他们门的人,甚至都懒得劫一下钱财伪装一下,只杀人,明晃晃的写满了愤恨与冷酷。

  这再无关系,也是要扯出点关系来的,这样狠辣的手段,也不能是因为凶手一时新鲜挑着来的。

  总是三家联合了起来,做了什么惹对方动怒的事情。

  折腾了一天,刘相功准备了一大桌的宴席,准备为他接风洗尘,不料话刚出口就被堵回去了。

画鹊兆喜

新建了个QQ群,宝儿们可以加一下哈,581108410,鹊鹊子可盐可甜可调戏,不定时在群里发福利哦~谢谢冠静宝儿的一杯冰阔落和2张月票,谢谢落落朵淘宝儿和喝杯白桃果茶呀宝儿的月票,谢谢其他小仙女们的红豆支持,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鸭,抱着吧唧亲一口????下一章,上肉肉,洞房夜来啦啦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