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四十五章 哪儿敢生摄政王大人的气。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98 2021-06-22 00:00:00

  刘相功见到她,又连忙十二殿下十二殿下的请着。

  她在旁边落座,扶筷便开吃,许是饿了,这菜那菜的吃了不少。

  反观容卿薄,倒看着没什么胃口,没去碰庞明珠夹的菜,只草草喝了两口粥算了。

  膳后又要去一趟唐府,因为昨天夜里去的唐府,看得也粗略,今天还得仔细去查看一番。

  容卿薄似是迟疑了片刻,到底还是要带着她。

  庞明珠站在他身后,咬牙切齿的瞪着。

  姜绾绾打个哈欠:“我就不过去了罢,昨日劳累了一天,有些乏了,想再睡一会儿。”

  容卿薄直接拒绝:“今日再去查看片刻便可回府,晚些便能赶回来休息。”

  已经准备走了,一群人都眼巴巴的瞧着自己,姜绾绾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上了车。

  庞明珠腻腻歪歪的,几次三番想要当着她的面贴到容卿薄身上去,都被避开,也不敢再放肆,只依旧虚虚的贴着,主动帮忙端茶倒水。

  姜绾绾也不闪避,就看着。

  就听庞明珠道:“殿下忙完阊州这边的事,回京后再帮忙查一查哥哥的案子吧,我娘因为此事到现在还病着,若找不到哥哥们,怕是要出事。”

  庞氏两兄弟跟他们的护卫,到如今还在以失踪案处理着。

  姜绾绾别开脸,翻看起了堆在手边的卷宗。

  容卿薄没什么表情的看她一眼,这才道:“庞氏的事,自然就是本王的事,你让岳母尽管放心。”

  这件事交给别人,不如烂在自己手里。

  他若一直把持着,庞氏也不好再委托别人去调查,拖久了,就把它当成一桩悬案了结了。

  庞明珠顺势挑了颗蜜饯递到了他唇边,哄孩子一样的口吻:“殿下,啊——”

  要他张嘴。

  容卿薄拧了眉心,没张嘴,也没说话,视线却是看向了姜绾绾。

  她正低着头翻看着卷宗,鼻梁挺巧,睫毛纤长,好看的叫人移不开眼。

  忽然就记起昨夜的温泉,她因为受不了那热,呼吸不顺,就微微张了唇吸气,湿漉漉的小舌尖若隐若现。

  明明昨夜还对他热情似火,一早上的功夫就又淡到不可捉摸。

  喉结滚动,他盯着她,鬼使神差的道:“绾绾。”

  姜绾绾抬头,微笑着:“殿下何事?”

  “关于庞氏二子失踪一事,本王也暂时找不到头绪,不如你来帮忙理一理?”

  庞明珠一愣,视线直勾勾的就落在了她身上。

  姜绾绾唇角的那点弧度不知不觉就淡了,目光清冷的看着他。

  容卿薄也知道不该当着庞明珠的面去问她庞氏的事情,可就是看不惯她能在这种情况下还淡然翻看卷宗的模样,好似就算此时此刻他跟庞明珠缠到一起滚上一滚,也不值得她掀一下眼帘。

  庞明珠警觉的盯着她:“你知道我哥哥们的事情?”

  姜绾绾的视线就从容卿薄脸上转移到了她脸上,不闪不避的反问:“我怎么会知道你们庞氏的事情?”

  “那殿下为何要你分析?”

  “可能因为我看上去聪明一些?”

  姜绾绾说完,顿了顿,索性以进为退道:“那要不然你干脆算我身上好了,左右我跟你之间是结下梁子了,以后你们庞氏失踪的每个人都是我干的,我一人杀掉他们所有人,我可厉害了呢。”

  庞明珠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瞪了她一眼,这才不去理会了。

  姜绾绾放在卷宗上的手微微错开,低头看了一眼,那上面的字迹因她刚刚攥紧了,汗水打湿,模糊了些许。

  她顿了顿,抬头再迎上容卿薄的目光,便平添了几分狠厉。

  ……

  容卿薄跟庞明珠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姜绾绾正站在唐府外院的一处池塘边,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包糖饼,正一边吃饼一边喂鱼,月骨就站在旁边看着。

  他让庞明珠在原地等着,自己走了过去。

  姜绾绾坐在一块形状不是那么漂亮的青石上,咬着糖饼的一角,侧首看了他一眼:“查完了?”

  容卿薄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冷,笑了下:“怎么?还在生气?”

  “不生气,哪儿敢生摄政王大人的气。”

  姜绾绾捏了糖饼的一角丢进湖里,看着里面的锦鲤争相抢食,顿了顿,才轻轻道:“只求殿下以后莫要拿三伏寻绾绾开心,您明知道三伏是我的软肋,逼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连庞氏嫡亲的儿子都敢杀,您觉得我还有谁是不敢杀的呢?”

  容卿薄生生给她气笑了:“怎么?绾绾是想连本王的命都取了?”

  姜绾绾也笑,那笑意却不达眼底:“不敢,殿下多虑了,绾绾自知欠殿下两次救命恩情,又得殿下相助才将闯的祸事掩过去,旧恩新债,来日方长,慢慢还就是,可我这儿……”

  她指了指胸口:“被掏空了,没心没肺的人,您就别指望我多乖顺了,这身子不值钱,您想怎么玩怎么玩,可就是不能动三伏,殿下身份贵重,我敌不过,但疯起来咬您两口,您也得疼一阵子不是?”

  这话说的真的是别提多恭顺乖巧,可字字是刺,句句是狠,扎的容卿薄怒火中烧。

  所以昨夜,她是抱着还恩还债的想法从了他的?

  所以昨夜,她是抱着他想怎么玩怎么玩的想法配合他的?

  可真是他的好王妃!

  好王妃!!

  眼见他气的面色铁青,她却像没事儿似的跳下那块巨大的青石,拍拍身上的灰,咬着糖饼走了。

  路过庞明珠的时候,就听她咬牙切齿的问:“你们说什么了?”

  她散漫的笑笑:“问你们家夫君去呀……”

  “……”

  ……

  出了唐府,外面还守了一堆护卫,每人手中牵着一匹马,她从其中一人手中抢过缰绳,翻身而上。

  那马蹄疾驰的声音隐约映入耳膜,容卿薄这才像是蓦地回过神来,一眼看到月骨还傻站在自己跟前,怒道:“还不快跟上去,王妃丢了你赔给本王?!”

  月骨一愣,这才着急忙慌的向外赶。

  庞明珠瞧着他的表情,很快意识到他们这是吵架了,忍不住幸灾乐祸,几步上去:“殿下,您管她呢,这女人一看就是蹬鼻子上脸的,若由着她,以后东池宫里还不得闹翻天?”

  人还没走过去,眼前人影一闪,院子里空空的就只剩了自己……

画鹊兆喜

自己惹毛的媳妇儿,哭着也得追回来(ಥ_ಥ)卑微摄政王在线后悔ing……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