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四十六章 带人,抄了三伏之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7 2021-06-23 00:00:00

  姜绾绾这马是直奔京城去的。

  像是小两口吵了架,一怒之下不愿再与他有任何牵连,只想回家一般。

  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那横在路上的成人腰一般粗细的树干就那么明晃晃的挡着。

  她勒紧了缰绳。

  这是一片竹林与树林相互掺杂的位置,前后不着人家,很适合拦路抢劫。

  周遭没有一点风,一时间安静到连树叶摩挲声都闻不见。

  青天白日的,那蓑衣斗笠装扮的人出现在视线中时,她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昨日夜里在唐府,容卿薄只顾着查看周遭环境的时候,她点了盏灯过去看了一眼,那白布之下,颈处刀口很干净,也没留下任何花纹样的东西。

  只是一个一个看过去,才发现每个人的伤口都在同一位置,分毫不差,甚至连深浅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样千锤百炼才可造就的准确度,怕是连寒诗这个专业杀手都做不到。

  而寒诗之上,还有个寒词。

  她曾见过那个伤口,就在那雨幕中,他一剑杀了容卿麟给她的护卫,然后抢走了袭夕。

  昨晚,她记起了那换骨鸟,在三伏,袭夕曾跟她提过一两句,说他们那里有种很漂亮的鸟,但当时两人正在奋力刨萝卜,她累的紧,也就没怎么往心里去。

  然后她记起了这阊州,也曾有一户姓袭的人家,于多年前因牵扯叛军之乱,惨遭灭门。

  这件事查来查去,怕是要查到袭夕身上去。

  “不要叫他查下去。”

  他说:“他们都死不足惜,你若想袭夕安好,就不要再叫他查下去。”

  姜绾绾下马:“他若那么听话就好了,你给我下毒,叫我遭了好一通罪,还好意思来求我?”

  斗笠下的男人分不清模样,只有声音冷酷而森然:“在我手中讨到命的,你是第一个,该感激。”

  果然,这做杀手的就没见几个正常的。

  她一直以为寒诗那货已经是有病到登峰造极的存在,不想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寒词病的不比他轻啊。

  姜绾绾撇嘴:“欺负不了容卿薄,就来欺负我这弱女子,亏寒诗把你当做标杆一样向往着,也不亏心。”

  顿了顿,又道:“你若了解他,就该知晓越是惹怒他,他就越是不肯罢手,非得查个干干净净才罢休。”

  “所以我又来了。”

  掌心大小的夜明珠被丢了过来。

  姜绾绾伸手接住的功夫,冷不防肩头受了重重的一掌,她踉跄后退,勉强站稳身子,一口腥甜还是涌了上来,张口便见血:“寒词!!!”

  “这是云中堂的东西,三伏之巅如今日渐壮大,俨然已成为庞氏的左膀右臂,你也不想它再发展下去,来日一锅端了三伏,对吧?”

  “……”

  云中堂不能留,三伏之巅也不能留。

  他们分明就是奔着哥哥的命去的,若它真成了庞氏的臂膀,傍着皇室的力量,血洗三伏是早晚的事。

  这臂膀,是早晚都要斩断的,哥哥仁心,总是不愿杀生造血孽,她早已生这心思,只是力量不足。

  这怕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将这孽扼杀在摇篮之中。

  姜绾绾沉默的功夫,眼睁睁看着他拔出了腰间的刀:“做戏做全套,你忍一忍。”

  “你敢!”她踉跄起身。

  寒词把着刀靠近:“寒诗用着还顺手吧?”

  “……你什么意思?”

  “作为补偿,我会把他送到你身边,无条件,用五年。”

  “……”

  寒诗用着实在顺手,她嫁入东池宫后他就跑了,如今她行动起来便显得格外不方便。

  这是个很大的诱惑。

  左右要挨一刀了,她抓紧时机:“十年。”

  寒词答应的干脆:“可以。”

  姜绾绾:“……”

  草率了。

  早知道要二十年。

  ……

  月骨找到姜绾绾的时候,她的马正向回走,她趴在马背上,也不知哪儿受了伤,鲜血淋漓了一地。

  他大惊失色,慌忙上前,把她从马背上扶下来就看到她脖颈处伤了,鲜血汩汩流出。

  立刻带人快马加鞭的回去。

  寒诗这一刀下手很重,几乎擦着要她命的边缘来的。

  若不是月骨及时在马背上就给她止了血,怕真要做戏做真,把命搭进去了。

  姜绾绾昏昏沉沉中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额头,很凉。

  她听到有人在说话,然后就有温热的帕子贴在了额头上,一遍遍的擦着额头湿漉漉的冷汗。

  又过了许久,她被人从昏睡中叫醒。

  容卿薄从背后拥着她,将温度刚刚好的水喂给她喝,她嗓子干的厉害,一时没咽下去,呛到了,咳的厉害,刚刚止住的血又出来了。

  容卿薄叫来大夫帮她重新包扎,就那么一直抱着不松手。

  “绾绾,绾绾,绾绾?”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叫她。

  姜绾绾醒了,但就闭着眼睛不动,由着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叫自己的名字。

  她听到月骨进来,低声说:“殿下,王妃手中紧握的这夜明珠价值连城,属下查了下,除了皇宫内有三颗以外,这外面,就只有三伏的云上衣那里有一颗,还有三伏之巅的云中堂有一颗。”

  抵着她后背的胸膛微微震动,头顶上方传来男人阴厉的嗓音:“带人,抄了三伏之巅。”

  月骨一愣:“殿下,眼下只是怀疑,还未……”

  “所以要证实,把三伏之巅所有人都带回私狱里去,本王亲自审。”

  “是,属下这就去办。”

  寝房门忽然被推开,庞明珠冲了进来,怒声阻拦:“凭什么抄三伏之巅?一个珠子能说的了什么?说不定这就是三伏的那颗呢?说不定是她姜绾绾栽赃陷害呢?殿下,三伏之巅一向与我们交好,你这一抄,寒了他们的心,哪怕将来还人家清白,这心还能焐热么?”

  容卿薄淡淡看月骨一眼:“把她关起来,专人守着,别叫她去通风报信了。”

  庞明珠挣扎,怒的目眦欲裂,怒声叫道:“姜绾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装死!你起来!你们三伏不是一向清白世人的吗?怎么也有脸干起这栽赃嫁祸的买卖来!你分明就是记恨云中堂上次与你那一战,你分明是想假借殿下之手除掉他!你个贱人!你起来啊!你……”

画鹊兆喜

可把摄政王殿下心疼坏了……媳妇儿还是自己宠着香呐(⑉°з°)-♡谢谢宝儿们的红豆跟支持,么么么哒,爱你们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