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四十八章 怕是难以成孕。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41 2021-06-25 00:00:00

  庞氏舍不得三伏之巅这有力的右臂,连长公主都搬了过来。

  容卿卿并不认识云中堂,但她既已嫁入了庞氏,便是与庞氏的荣辱兴衰一体了,这一趟,她必须走。

  刚到东池宫外,就见站在外面恭迎的庞明珠抽抽搭搭一脸委屈的模样,淡声斥责:“都是为人妇的人了,动不动就以泪洗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宫弟弟怎么着你了。”

  庞明珠眼眶更红:“长姐不知,那姜绾绾欺人太甚,抢了我的正妃之位也就罢了,仗着殿下宠爱,栽赃嫁祸,行事狠毒,就连……就连……”

  容卿卿走的不疾不徐,等她继续说下去。

  庞明珠重重咬紧下唇,好一会儿,才屈辱道:“就连夜里,也是一人独占着殿下,明珠……明珠到现在连殿下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听到此处,容卿卿才停了下来。

  她生的极美,只是气场太强,将那份美艳生生压了一头,叫人不敢直视,更遑论在动了怒的情况下。

  “混账!这么要紧的事,怎现在才告诉本宫?!”

  庞明珠低着头,一脸惶惑:“新婚夜她跟殿下闹了,两人不欢而散,殿下一连小半个月回府就回自己寝殿,月骨在外拦着,我就是连一碗鱼汤都送不进去,想着等殿下气消了就好了,谁知……谁知殿下气一消,带着那姜绾绾就去了阊州,把我们姐妹几个丢在这东池宫不管不顾……呜呜……”

  容卿卿沉默的听着,目光又冷又薄。

  她挥手屏退左右跟着的人,轻声又狠声道:“正不正妃,无所谓,左右真到了时候,本宫依旧能把你扶到皇后的位子上去,不得宠都没关系,但这不得宠跟不同房这之间的差别,你可晓得?”

  庞明珠不敢言语,低声抽噎着。

  “自古便是母凭子贵,本宫为何要你忍下一口气去做个侧妃?因着听说那姜绾绾身子极弱,又常年待在冰寒之地,怕是根本就无法生育!再得宠,这无子嗣便是大罪!你不得宠没关系,但要学会抓住机会生个一儿半女抢占先机!你……”

  “长姐明珠这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呢?不妨也说给我听一听?”

  凭空里出现的低沉一声惊到了容卿卿,她一抬头,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只笑着上前:“听说你前些日子去了趟阊州,怎么也没跟长姐提一声,那山高水远的地方,万一有贼人怎么办?”

  庞明珠跟在身后,忙不迭的擦了脸上的泪。

  容卿薄也笑:“是出了些贼子,幸好王妃她在,替我挡了不少,险些害的自己丢掉性命。”

  容卿卿夸张的睁大眼睛:“竟有此事?那长姐真是要多谢谢王妃了,我就这一个弟弟,可宝贝着呢。”

  两人边说边进去了。

  ……

  姜绾绾睡了一觉,觉得精神好一些了,刚起床,就听到外面月骨的声音,似是在恭敬的跟什么人说着话。

  她过去开门,就见月骨引着容卿卿上了楼。

  长公主着紫黑色华服,将本就端庄威严的气场衬的十足十,见着她,竟头一次和善一笑:“听薄珩说你为着他,险些丢了命,我这做长姐的很是过意不去,瞧,这不就紧赶慢赶的过来了。”

  说着,视线不紧不慢的略过她包扎着的颈项。

  姜绾绾乖巧行礼:“绾绾见过长公主。”

  一起身就瞧见外头寒诗努着嘴一脸的不屑。

  她装没看见,引着容卿卿进了屋,就瞧见她身后还跟了个年纪稍长的男子,手上提着个匣子,看上去像个大夫。

  果然,一进屋长公主便道:“快,给王妃瞧瞧,看身子哪儿还不舒服。”

  那大夫佝着身子应了声,便将药箱放下了,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妃请——”

  这阵仗,怕是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姜绾绾也约莫猜到了她想知道什么,只管装作什么都没察觉,只笑着道了谢,便由着大夫试脉了。

  大夫这脉把了许久,脸色很是古怪,良久才拱手道:“王妃身子虽孱弱,脉象却是行云流水,稳当康健,相信不需多久定能痊愈,只是……”

  姜绾绾笑了,顺着他的话接:“只是什么?”

  大夫低着头,似是有些怕,支支吾吾半晌才道:“只是王妃体质寒凉,怕是……怕是难以成孕。”

  他说完就跪着趴下了,像是生怕她会责罚一般颤声道:“王妃恕罪……”

  姜绾绾不等说话,容卿卿已经像是怒急,啪——的一声拍案而起:“糊涂东西!怕是你医术不精,竟在此给王妃泼脏水!来啊——把这东西拖出去打二十棍,叫宫里的陈太医过来!这样大的事情,万不能听信小人谗言!”

  大夫慌了,连忙连连磕头求饶。

  可真是庞氏的人啊,人家陪她来做戏给她当工具使,末了还得捞一顿打。

  姜绾绾抬手止了冲进来作势要将大夫拖出去的小厮,平心静气道:“长公主息怒,绾绾常年身居三伏,体寒难孕怕也是真的,他只是说了实话,又何来罪过。”

  容卿卿一脸惊痛:“竟是如此吗?可是绾绾,你身为王妃为皇室开枝散叶乃是本分,怎的当初未曾听你提起过?这事若是让宫里知晓……”

  这看样还要倒打一耙,定她个欺瞒之罪。

  姜绾绾不动声色,顺着她的话问下去:“这依长公主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置妥当一些?”

  把她推下王妃之位?

  怕是不妥,至少在容卿薄还未登顶帝王之位时,贸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对他而言也不是件多光彩的事情。

  正想着,就听容卿卿似是妥协般的叹了口气:“这说起来,多年前本宫曾做了件亏心肠的事情,如今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对不住我这弟弟。”

  姜绾绾配合道:“愿闻其详。”

  长公主喝了口茶润润嗓子,这才望着窗外的一泓湖水做痛定思痛状:“本宫与薄珩的生母,是先皇后,母后早逝,就留这么一个弟弟给本宫,他年幼时体弱多病,本宫是操碎了心的日夜照顾着,好不容易等他安然长大了,却是不争气的跟个奶娘的丫头搅和到了一起……“

画鹊兆喜

谢谢糕糕糕糕宝儿的月票,么么么哒(๑>؂<๑)谢谢宝儿们的红豆,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呀(⑉°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