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五十一章 这东池宫的水养不活她。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26 2021-06-28 00:00:00

  她身子挺的近乎僵硬,似乎已经耗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又似乎蓄积着无穷无尽的杀意,那股杀伐狠绝的气息就笼在眼睛那层薄薄的雾气之下,隐约可见。

  仿佛若是不管她,再三五个时辰她就会耗不下去缓缓死去一般。

  又仿佛若是此刻突然涌入杀手,她还能再拼杀个三天三夜,造几座累累尸骨山一般。

  容卿薄只听说过她动手狠辣,在迎宾殿时大杀庞氏护卫,连云中堂都是手下败将,在回三伏途中一连斩杀庞氏兄弟及其护卫几十人。

  他知道她动手干净利落,手狠心更狠,但知道跟亲眼目睹,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那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绝杀之意,哪怕此刻回想一下,都震的他心神俱麻。

  他不知道一个刚过及笄之年的小姑娘,一个平日里看起来孱弱倦懒的女子,是怎么积攒了一身戾气,不破便是岁月静好,一破便是赶尽杀绝。

  那血流的太多,她脸上都不见半点血色了。

  容卿薄矮身在她面前,以一种没有攻击性的姿态,轻轻握住她冰一样凉的手,感觉到掌心的小手骤然一颤,似是想动作,于是收拢手指紧紧握住。

  “绾绾。”他叫她。

  姜绾绾没说话,只低头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向了他。

  可那双眸子里雾气太重,她分明就没有瞧清楚了他。

  “绾绾,我帮你收拾一下伤口好不好?你在流血……”他说着,右手便想去碰触。

  姜绾绾却像是忽然回过神来:“我没事,我一点都没受伤,你放心,哥哥。”

  容卿薄一怔。

  她反倒去捧他的脸,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你别哭啊哥哥,我这不还好好的么?我不会死的,你看,他们都叫我给杀了,我还活着,你别哭,我还活着。”

  她说着,像是安抚孩子似的靠过去抱他,一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别哭别哭,我活着呢,我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的,你不要怕,嗯?”

  她的颈就贴着他的,鲜血顺着衣领滚入胸口,又热又冰。

  容卿薄就像是坠入了冰窟一般,冷的连手指都攥不住。

  他听着她柔声安抚着他,过了一会儿又轻轻抽泣了起来:“可是啊哥哥,你说我杀了这么多人,死后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我有点害怕,不过也就一点点……我还特意查过,也就是些皮肉之苦,算不得什么,我一点都不怕疼……哥哥你别怕……”

  她说了很多声哥哥你别怕,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的口吻。

  她的世界里,仿佛就只有云上衣那一个人。

  在阊州,在温泉,在那样的亲密无间里,他以为,他们已融为一体。

  容卿薄感觉到肩头的沉重,她渐渐的放松了身体,沉睡在了他肩头。

  他顺势单臂将她抱起来放进了贵妃椅中。

  就单膝跪在贵妃椅前,一层一层的掀开湿透了的纱布,又一遍遍的擦拭血迹,上药,再重新包扎。

  她其实是个很怕疼的,这一点从上次她昏迷时他喂她喝水就瞧出来了,哪怕现在,也是瑟缩着不想让人碰伤口。

  可清醒着的时候,她又像是钢铁一般不知疼痛,面不改色的吃东西,随意转头瞧景色。

  寒诗失血过多,在生死线上徘徊挣扎了两天两夜,终是因年轻体壮撑了过来,只是一直昏迷着。

  姜绾绾也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她除了在阊州时颈处的那一处伤外,身上再无其他伤口,却似是比寒诗伤的更重一般,日夜不停的出冷汗。

  容卿薄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给她擦身子。

  宣德殿像是被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兜住了一般,里面的人不出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唯有月骨一人负责里外的事务,连长公主来都被推了两三次出去。

  渐渐的,外面便起了风声。

  说是摄政王府的王妃善妒成性,因王爷纳了个妾室入府,当夜便闹了自杀,王爷忌惮着三伏那边,便不得不放下手头事务亲自照料着。

  云上衣赶过来的时候,脸色不比他那妹妹的好看几分。

  他将她抱在怀里,掌心贴着她寒湿的背脊,轻轻叹气:“京城绝色遍地,殿下何苦为难绾绾一人,我之前就说过,她性子要强,身子又弱,这东池宫的水养不活她,殿下这是要她生生枯死在东池宫才肯罢休么?”

  容卿薄站在窗前,俯视着月色下的整个东池宫,一开口,却是另一件事:“你们兄妹二人是有什么仇敌么?”

  云上衣一怔,随即否认:“不曾。”

  “不曾?”

  容卿薄转过身来,目光刀子一样的落在他身上:“不曾,她把一个护卫看的跟命一样重要?不曾,她一个小姑娘提刀便是见血封喉?不曾,她会日夜昏睡中都念叨着要活下去?怎么?你三伏之主,竟是连亲妹妹都护不住了?要她自己挣扎着活下去?”

  云上衣被他一连串的逼问问的沉默,良久才道:“三伏凶险,这东池宫却是凶上加凶,险上遇险,她好脾气的时候不多,看不惯了便动手,已是惹的庞氏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殿下便是偏爱,又能护住她到几时?”

  话音刚落,就听怀里姜绾绾沙哑的一声:“哥哥。”

  他低头,指腹轻轻擦去她眉心的汗珠:“我来了,绾绾,哥哥来了。”

  “嗯。”她应了声,便不说话了。

  容卿薄几步上前,视线落在她似是依旧昏睡的小脸上。

  不一会儿,她像是又攒了些力气,说:“那摄政王在不在?”

  云上衣的视线就跟容卿薄的在半空中碰上了。

  他沉默片刻,才道:“不在,绾绾你有什么便说。”

  她却又不说话了。

  像是又攒了一会儿力气,才道:“他想断我羽翼,要我在这东池宫无依无靠,哥哥,他怕是对三伏有所图谋,你记着……记着……”

  她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

  云上衣便将自己的披风裹住她,轻声道:“好,哥哥知道,记着了。”

  容卿薄简直要被气笑了,竟想着趁他不在跟云上衣商量着怎么防着他。

画鹊兆喜

想减肥,有没有一起的,一个月五斤肉,减不下去我就爆更五万字咋样(ง•̀_•́)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