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五十三章 手撕庞氏嫡亲女儿。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31 2021-06-30 00:00:00

  姜绾绾断断续续的把这番话听进去了,竟罕见的没有嘲讽回去,乖顺点头:“好呀,你替我打这一架。”

  容卿薄觉得她此时的模样乖的像只小猫咪,忍不住单手扣着将她压在了身下,细细的亲着:“绾绾,叫三哥哥。”

  低缓的嗓音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柔。

  她攀上他肩头,也不知真没听到还是故意没听到,就是不叫。

  容卿薄要求了几次,忍不住了,也就不再坚持,掀了被褥便带着人滚了进去。

  这会儿不叫不着急。

  只是过会儿,不叫到他心满意足,这床榻她是别想下来了。

  ……

  翌日一早,姜绾绾隐约听到有人在敲门,挣扎着爬起来,胡乱的套了衣服下床去开门。

  月骨佝身站在门外,轻声道:“王妃,月华楼那边出了点事,殿下去了宫里,您要不过去看看?”

  白日里光线足,她稍稍看的清楚了些,见月骨只低眉顺眼不看自己,闷了闷:“月骨,那夜我……”

  月骨赶忙道:“王妃恕罪,属下承了您的恩情,却又去截杀您的护卫,您肯手下留情属下已是感激不尽,只是殿下并不是想着断了您的羽翼将您困住,殿下是看您在院子里头拿花跟那寒诗闹的开心了,看寒诗碍了眼,才叫属下去做了他的。”

  这话姜绾绾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容卿薄提起过,她攥了攥双手,柔和道:“以后不要这样了,我身边本就没有几个人,寒诗他护了我两年,不是爱人,不是朋友,却是半个亲人。”

  “是,月骨记着了。”

  她点点头:“你叫两个婢女过来帮我梳洗一下吧,我这会儿眼睛不大好,怕回头给你们家王爷丢了脸。”

  “是。”

  婢女很快进来,手脚利落的帮她梳洗打扮了一番,这才扶着她下了楼。

  这东池宫一共两座高楼,一座是月华楼,一座是容卿薄的私寝宣德殿,既是要去月华楼,那这里应该是宣德殿了。

  难怪昨夜总觉得这里陌生的很。

  月华楼里还在闹,她听力这样不好都听到了。

  庞明珠也不知吃了什么枪药,一大早上的就开始撒泼打滚,要不是被两排的护卫拦着,大有要手撕了素染的意思。

  素染只低着头,轻轻啜泣,一声不吭。

  就这样都能吵起来。

  见她一来,庞明珠立刻将矛头对准了她,冷声笑道:“王妃好大的架子啊!这走路都要人搀扶着,怎么?被殿下贴身伺候了几日,竟是连路都不会走了么?”

  走路不让人搀着,她怕看不清哪个台阶直接在她面前摔一跤,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姜绾绾由着婢女把自己搀扶到了座椅内,接了热茶抿了口,才道:“你没被殿下贴身伺候过,不知他的厉害,我能走的出那宣德殿都不错了。”

  一句话,怒的庞明珠脸色青白交加,抖着手指着她骂:“姜绾绾!!你还要不要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透漏跟殿下的床榻之事,不知羞耻!”

  姜绾绾也不看她,进来后便垂着眼,这样一来看上去就像是瞧不起人一般,也没人发觉她的眼睛并不聚焦。

  她端着茶杯,平平静静的叫她:“妹妹,你可知这里是东池宫不是庞府,你是侧妃我是正妃,虽说我一向亲民不怎么喜欢摆架子,但你若是继续这般无礼,我怕是要端出王妃的架子来叫人打你了。”

  庞明珠冷笑出声:“王妃?这整个南冥谁不知道你这摄政王妃不过是个摆设!你们三伏再厉害,也不过是只养在边陲的狗!叫起来我们都听不到,你一个下不了蛋的母鸡,也敢跟我叫板?!你今天动我一根手指试试!我们庞氏不把你们三伏活吞了!”

  姜绾绾一手撑着桌子,手指轻轻敲着脸颊,也不气,温温柔柔的道:“月骨,来,拿个长板凳过来,本王妃今天就要在这月华楼,把庞氏的嫡亲小宝贝庞明珠大小姐打一顿,就五十棍,别太轻,见血就成,也别太重,死不了人为准。”

  月骨不敢违背,拱手应声。

  很快拿来了板凳,庞明珠尖叫,她身上有点功夫,奈何她嫁入东池宫后纵血没带进来,便成了只被拔了爪牙的母老虎,只吼声震天,却没什么威慑力,被三两下按在了板凳上。

  “你敢!姜绾绾你敢!!!我是庞氏嫡亲的女儿!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看!!我定要你千百倍的……啊!!!”

  自小便娇生惯养的女人,哪里受得住棍棒的打,只一下便痛的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她叫的这样惨烈,把施棍刑的小厮吓了一跳,后面便明显用了小一些的力气。

  姜绾绾分辨不出棍棒的力道,却是从庞明珠的叫声中分辨出了,将手中的茶杯一摔:“五十棍之内见不了血,便是你们见血。”

  两个小厮又是一哆嗦,再也顾不得,抬棍便狠狠打了下去。

  姜绾绾就安静的听着。

  这声音再痛苦,也没有罗裳被火舌包围时的撕心裂肺。

  她还以为,像她这般擅长以将人折磨致死为乐的女人,会不怕疼呢。

  原来,也是能感觉到疼的啊。

  过了许久,庞明珠已然嘶哑的声音渐渐停息了下来,棍棒的重击声也停了,月骨上前,轻声道:“王妃,五十棍毕,见血,侧王妃疼晕了过去。”

  姜绾绾就起身:“把她送回她寝房,宫里要开源节流,就不要请大夫了,这皮肉伤自己就好了。”

  “是。”

  婢女赶忙迎上来搀着她,不等走两步,之前畏缩在一边的素染忽然迎了过来:“王妃。”

  她嗫嚅着叫了她一声,就后退了两步,似是生怕惹她嫌弃。

  姜绾绾停下来:“嗯?”

  素染支支吾吾片刻,颤声问:“素染……可不可以见一见殿下?王妃不要误会,素染并不是想与殿下怎么样,只是有件东西要给他……”

  姜绾绾笑了下:“你是殿下的女人,想与殿下怎样都是行的,他回来后我便与他说一声。”

  素染这才露了些笑,轻松道:“素染谢过王妃。”

  “客气。”

画鹊兆喜

谢谢宝儿们的红豆,么么哒,鹊鹊子爱你们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