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五十四章 这论起善妒,有谁比得过你?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51 2021-07-01 00:00:00

  处理完了月华楼的事,姜绾绾便径直找寒诗去了。

  他似是刚刚醒,身上横七竖八的裹着纱布,看上去像个木乃伊,有点可怜,又有点好笑。

  她就在他床边坐下。

  寒诗像是生怕她察觉不到自己的怒火,重重的哼了一声,身子动弹不得,就使劲儿把头扭了过去。

  姜绾绾失笑,帮他掖了掖被角:“哥哥从三伏带了不少疗伤的好药,定不会让你身上落了疤痕的。”

  寒诗就不说话。

  她就继续道:“我知道你一心想要自由,寒诗,我虽是跟寒词做了交易,却也不想强迫你十年,你若真不愿,那我就放你走。”

  寒诗像是愣了下,这才转头狐疑睨她:“不框我?”

  “不框你。”

  她认真道:“你护我两年,这两年来尽心尽力,我性子不好,总喜欢折腾你,你竟也忍了两年,我其实很感激,真的。”

  当初说好的,三年之后,他继续他的暗杀任务,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那时的她,是真的想着三年后利用完就杀了他的。

  可时间是个好东西,她甚至渐渐有些依赖他,张口闭口的就叫他名字,有时候不注意都把他当小厮使唤了,他也只是嘟囔两句便做了。

  这么想着,便有些怅然。

  寒诗看在眼里,忍不住嘲讽:“你这是什么表情?一边放我走,一边又故作舍不得的表情,你瞧着我像是会心软的人?”

  “舍不得是真舍不得,毕竟想再找个像你这般趁手的护卫不好找,放你走也是真的,摄政王喜怒无常,他想杀你之前没有表露出半点征兆,我怕下次你真死他手里去了。”

  “那你呢?”寒诗问。

  “我?”

  她自嘲一笑:“我跑不了啊,我跑了,他得找三伏麻烦去了。”

  寒诗就不说话了。

  侍女送来汤药,她接过来,一勺一勺的喂给他。

  寒诗喝着喝着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狐疑瞧她:“你不是故意的吧?故意这么说叫我消气,回头再叫寒词打我一顿逼我回来。”

  姜绾绾失笑:“对啊,我就这么打算的,你可真聪明,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寒诗冷哼出声:“罢了,瞧你这可怜模样,若我不在,怕是要给人欺负狠了,一口价,一个月一百两,我给你当护卫。”

  “十两,包吃住。”

  “成交。”

  “……”

  草率了。

  早知道他答应的这么干脆,直接砍到一两多好……

  ……

  庞氏来势汹汹,庞母亲自带人过来,连长公主跟几位宗亲都来了。

  月骨不敢阻拦,一边派人去宫里请殿下,一边赶紧去禀告了姜绾绾。

  姜绾绾也不在意,只说让他们在前厅等着,自己在窗前,让婢女给自己眼睛上了点妆,要看起来红红的那样。

  不等走到门口,就听到庞母怒声指责的声音。

  她整理了一下衣袖,让婢女扶着自己,一步两晃悠的过去了。

  原本闹闹哄哄的前厅立刻安静了下来,七八双喷火的眼睛就那么瞪着她,像是恨不得直接在她身上戳出几个洞。

  姜绾绾在主位上落座,微笑着:“绾绾见过庞老夫人,长公主。”

  这其中最冷静的,也莫过于容卿卿了。

  她目光敏锐,很快察觉到她的眼睛似乎不是很聚焦,且边角红肿,像是哭过了,出口问:“王妃眼睛可是不舒服?”

  姜绾绾敛眉浅笑:“多谢长公主挂心,今日里跟妹妹闹了些矛盾,一时心急便叫人打了妹妹一顿,不巧自己也是怒急攻心,伤了眼睛,不妨事,过几日便好了。”

  庞老夫人在众人眼神的怂恿下首当其冲,出言刁难:“你竟还有脸提!我们家明珠自小便是娇生惯养,你叫人下这么狠的手,把她往死里打,是当我们庞氏没人了吗?!”

  姜绾绾平心静气道:“老夫人请息怒,绾绾也是不得已为之,妹妹她心直口快固然是件好事,但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言三伏不过是南冥在边陲的一条狗,我若不打她这一顿,怕是事情传到三伏,三伏的师兄弟们个个都是较真儿的性子,若非得要父皇给个说法,可不就闹大了么?这家事再大,也不过是我们姐妹间的小矛盾,打了就打了,可万一闹到父皇那里去……”

  她稍稍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头轻轻啜泣了起来:“我也知晓如今时事紧迫,朝夕间变天日,也是担心给殿下造成了什么污名……”

  容卿卿脸色便变得有些微妙。

  她自然不信她叫人把庞明珠往死里打是真的为了薄珩,但这件事情的确不能发酵到三伏那边去,庞氏跟三伏闹大了,对薄珩没有半点好处。

  庞老夫人气急:“好你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打了我们家明珠,反倒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给谁看?!三伏算什么东西?!便是那云上衣来了,今日也得给我个交代!”

  容卿卿轻咳一声:“嫂嫂,先莫要生气,这事情究竟是不是她说的那般,我们还待探查一番。”

  说着叫来了月骨一干人等,连素染也一并叫来了。

  小厮婢女们不敢撒谎,老老实实的点头说听到侧王妃说过那句话了。

  容卿卿便转头问素染:“素染,你今早是因着什么与明珠起了争执?”

  素锦像是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像是更怕她,握在一起的手都在发抖,哆哆嗦嗦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容卿卿便让伺候她的婢女回话。

  婢女匍匐在地,稳声回:“回长公主的话,侧王妃得知素染姑娘得了殿下赏赐的新鲜瓜果,就去说了姑娘几句……”

  这一个‘说’字,可是大有文章。

  她也怕得罪庞明珠,自然不敢用‘羞辱’之类的字眼。

  姜绾绾叹气:“这素染姑娘是我叫人接来东池宫的,她与殿下自小便是青梅竹马,殿下多加照拂一下也是应该,这善妒的名声传出去,也是不好听。”

  庞老夫人冷笑,目光恶狠狠的瞪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素染回东池宫,当天夜里就闹了自杀,逼着王爷不去宠幸她,这论起善妒,有谁比得过你?”

  不知不觉间,被她带着走了。

画鹊兆喜

谢谢十一AI宝儿送的两张月票,么么么哒,超级爱你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