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五十六章 帕子露出来了。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32 2021-07-03 00:00:00

  容卿薄其实很好,生的好看,脾气也好,至少比她要好很多。

  她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清醒的,只是床榻之间,交颈而欢之时,听他甜言蜜语天长地久的哄,总是会生出些错觉来。

  好似这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好似这长久恩爱就真的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她察觉出自己渐生的贪心,竟敢奢求爱情。

  一个连活下去都在奢求的人,竟开始生出了对另一人的占有欲。

  且那么那么清醒的知道,容卿薄对她的偏爱跟宠溺,不过是因着她身后的三伏,他对庞氏的一再冷淡,也是因为知道长公主在,哪怕他再冷落,庞氏对他依旧会死心塌地。

  可她控制得住自己,那藤蔓一般丑陋的情愫,她或许会在深夜无人时任由它悄悄蔓延滋生,但日光一出来,她的胸腔里,依旧什么都不会留下。

  ……

  翌日一早,容卿薄来时,她还在用膳。

  只是这次明显有了胃口,大约是恢复了些味觉,只挑着一些比较重口的菜吃。

  他擦了手在她对面落座,瞧着她白净净的小模样:“用膳也不等着我,这么喜欢吃独食?”

  姜绾绾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又从他脸上落到胸口处:“帕子露出来了。”

  容卿薄一怔,低头就看到露出的一截粉色帕子,依稀可见绣工精细的翠竹。

  薄唇轻抿,就将帕子塞回了怀里,道:“怎的不见你做些绣工,也给我添一添新衣裳。”

  这话说的有些心不在焉了,几乎是为了接她的那句话而胡乱说的。

  她只笑,依旧吃着。

  桌子上一盘鱼,做的菜色很好看,也不知怎的,她竟连夹一下都不曾。

  “不是喜欢吃鱼?”他说着,便扶筷给她了一块,不忘把中间的鱼刺挑出来。

  “谢殿下。”她轻声说着,将盘子里的鱼吃净了,再去夹菜时,依旧不动那鱼。

  容卿薄瞧她吃的认真,忍不住问:“吃这么急,赶着去哪儿?”

  “云中堂在私狱里嚷着要见我,我吃饱了过去一趟。”

  “私狱里脏,你去做什么?”

  “不碍事。”

  “我陪你一道过去。”

  “不用,我又不是打不过他,更何况他还被链子困着呢。”

  容卿薄便不说话了。

  他总觉得她对自己冷了许多,虽然平日里本就不怎么热络,能离他三步远绝不站两步,只是这会儿,似乎格外的冷。

  除了他一进门时她看了自己一眼外,便只顾着吃了。

  他瞧着她吃了一会儿,又问:“眼睛好些了么?看你刚刚看我的时候好像看清了。”

  她点头:“好多了。”

  “寒诗那边我听说醒了,你没过去看看?”

  “看了。”

  “见了云中堂之后呢?今天还有其他事情要忙么?”

  她不答反问:“殿下有事?”

  容卿薄默了默,道:“七弟那边今晚有场宴席,他新娶的那个皇子妃不是跟你很熟么?一起去见见?”

  这话他是临时编的。

  本只是想跟她找几句话聊一聊,结果赶着赶着就到这儿了。

  倒也不打紧,晚些时候跟容卿礼说一句,办个宴席就是了。

  姜绾绾想了想,就应了:“好,正巧我许久没见袭夕了。”

  容卿薄这才松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那就这么说好了,我先去宫里趟,父皇病重,很多折子需要我代批,怕是要晚一些才能回来。”

  姜绾绾往旁边移了一下,问:“你不去庞府接人吗?”

  “不着急,过些日子再说。”

  他这么说,她也就懒得理会了,喝了口汤便起身:“那我去了。”

  容卿薄叫来了月骨,要他一道陪着她过去。

  月骨领命,跟着姜绾绾过去了。

  婢女过来要收拾桌子,被容卿薄叫退了,他扶了筷子,夹了一块她吃的最多的蛋卷咬了一口,随即皱眉。

  这什么口味,亏她一连吃了这么多。

  ……

  私狱里还好,容卿薄是个爱干净的,他偶尔会进去趟,便是连台阶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里面也没有什么太刺鼻的味道。

  她上次来这私狱的时候,里面人还只有零星几个,如今却是满满当当快塞不下了,大部分都是三伏之巅的弟子,一个个尖嘴猴腮,眼神不善。

  正中央是个极为空旷的刑台,圆形的柱子上血迹斑驳,四周摆放着各种刑具,倒是擦拭干净了,只是那寒光雪亮,更是瘆人。

  月骨给她擦了张椅子,她落座,隔着一道铁门与云中堂对视:“许久不见,师兄。”

  这次倒是没再挑衅的叫他禁果了。

  云中堂似是受过刑,又被关了许久,这会儿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处处可见干涸血迹,他盯着她,目光里全是阴狠的恨:“姜绾绾,你究竟想做什么?”

  月骨就站在身后。

  究竟是来保护她,还是想替容卿薄探听点什么,谁都不好说。

  姜绾绾脸上同样是恨:“你与寒词勾结,先下毒害我,后命他截杀于我,偏我命大没死,叫你难逃法网,如今你倒反过来问我想做什么?”

  “对!的确是我!”

  云中堂激动了起来,双手死死抓紧铁门:“我的确是与寒词见过一次,也的确把这夜明珠交给了他要他替我杀了你以重创云上衣,可那什么灭门案与我有什么干系?什么我曾与那县衙因为一时意气结了仇,与那将军抢人结下怨,欠了唐府银两不想还而下手……统统都不是我干的!”

  姜绾绾有些意外。

  他竟亲口承认了他叫寒词来杀她。

  月骨就弯下腰道:“回王妃,他勾结杀手暗杀您的事,前些日子就在殿下的铁鞭之下招了,只是矢口否认是那三宗灭门案的主谋。”

  姜绾绾放在座椅扶手上的手指微微蜷曲。

  半晌,才道:“那是自然,暗杀我的事情顶多叫他吃一顿皮肉之苦,可那三宗命案在身,怕是整个三伏之巅都要被抄家斩首吧?他自然不傻。”

  “我没有!姜绾绾你栽赃陷害!”

  云中堂目眦欲裂,咬牙切齿道:“你分明就是挟私报复!你怕以后你哥哥会死在我手里,你分明就是想替他下手杀了我!”

画鹊兆喜

淡定淡定,只是聊了一夜,没干其他的(ಥ_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