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五十八章 王妃这是要去哪里?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10 2021-07-05 00:00:00

  换了衣裳出门,远远的就看到夜色中站在马车旁的素染。

  或许是常年在婆家遭受非人虐待,她身子骨孱弱的紧,薄薄的一片,眉眼柔顺,看着便叫人心生保护欲。

  姜绾绾瞧见她臂弯间搭着一件崭新的披风,通体雪白,滚毛茸茸的边缘,单单看着便是叫人赏心悦目。

  “王妃。”

  她恭敬行礼:“听闻王妃跟殿下今夜要外出一趟,妾身想着虽已打春,但夜里不免还是寒凉了些,便加紧着给殿下做了件披风,只是已许久不曾给殿下做衣衫了,也不知合适不合适。”

  妾身。

  前些日子还怯怯的自称素染,如今就妾身自称了。

  不过姜绾绾倒并不觉得她这个自称有什么不妥,容卿薄一大早从月华楼出来的事,东池宫内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奴才们对素染的伺候也明显尽心尽力了起来,毕竟青梅竹马的恩情在,哪日里一步登天也不是不可能,自然不敢再继续怠慢。

  她将披风抖开,刚要上前为容卿薄披上,他却不知怎的后退了一步。

  目光就那么有意无意的落在了姜绾绾身上。

  素染保持着替他披衣的动作,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无措道:“殿下,是不是素染哪里做错了……素染……素染只是担心殿下的身子,殿下幼时体弱多病,素染……素染……”

  她语无伦次的说着说着,羞愧极了一般的低头轻轻啜泣了起来。

  姜绾绾就在容卿薄的沉默中,轻笑着道:“妹妹莫要多心,殿下这是怕我嫉妒,回头再给你找麻烦呢……妹妹这披风怕是用了足足有七八条雪狐的皮毛吧?看着便叫人喜欢,殿下自然也喜欢,恰巧我这过惯了自在日子的人,半点都不知心疼人,不如妹妹就与我们一道去万礼宫吧,席间我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妹妹也好帮忙遮掩一下。”

  这话实在是太宽容大度,妻妾如此和睦,容卿薄回头怕是睡觉都要笑醒。

  不料男人却不知何时沉了眉心,也不说话,只冷冷盯着她。

  素染还在迟疑:“这个……妾身可以吗?”

  “可以,自然是可以,上车吧。”

  姜绾绾说着,便亲切的挽了她的手臂,也不管容卿薄便先行上了马车。

  月骨迟疑着:“殿下?”

  容卿薄不说话,就那么僵站在原地。

  不一会儿,就听帘帐之内素染无措的声音:“王妃,要不妾身还是不去了吧……”

  姜绾绾就挑帘露出个小脑袋来:“殿下,咱们还去不去了?”

  容卿薄终于扯出一点冷笑来,不轻不重道:“去,为何不去?妻妾环绕,艳福不尽,本王为何要不去?”

  话落,撩起衣摆一步便踏了进去。

  路上很安静,容卿薄端着脸不说话的时候本就生出一种叫人畏惧的疏冷来,更何况是素染这样胆小的,就一路小心翼翼的觑着他的脸色,也不敢多说话。

  姜绾绾也没说话。

  直到入了万礼宫,万礼宫的大管家将他们引入了搭台唱戏的亭子里。

  容卿薄已在品茶了,他肤色白,生的又极好看,是一种凌厉的充满攻击性的好看,叫人不敢直视,一身墨色的长袍更是将周身的空气都冻得冷了三层。

  不一会儿,容卿麟还有几个不知名的豪门公子哥儿也纷纷带着各色的环肥燕瘦来了,一时间奏乐齐响,歌舞升平。

  算是一场私下里的宴会,大部分的公子哥儿都没带正妻,怀里的小女人是一个赛一个的水灵诱人。

  席间,有公子哥儿靠过来跟容卿薄攀谈时,姜绾绾跟素染小声说了句:“妹妹在此照顾好殿下,他近日来心情不好,妹妹可万不能叫他四处走动,再惹恼了七皇子就不好了。”

  素染柔弱弱的回问:“王妃这是要去哪里?”

  “我有点不舒服,可能晕车了,出去透口气就回来,殿下若是问起了,妹妹就说我去如厕了,免得叫殿下担心。”

  素染这才点头,还体贴的关心了两句。

  容卿薄只跟别人说了两句话的功夫,一转头,眼角余光就扫到旁边的位子空了。

  素染主动道:“殿下,姐姐喝多了茶,去如厕了,很快便回来。”

  容卿薄都已快起身了,闻言这才又坐回去,刚想叫月骨跟出去看一看,转眼一瞧也没见袭夕,心想两个小女人不知私底下聊什么去了,也就不再多管。

  事实上,姜绾绾也不知道袭夕去了哪儿。

  她是跟着庞攀出来的。

  万礼宫不似东池宫那般奢华堂皇,却是处处碧绿红花,不远处的唱戏亭子里有多热闹,这后面的花园里就有多清冷。

  大部分的小厮婢女也都去那边伺候了。

  身后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她轻轻一个侧身避开了庞攀的一个狼扑,瞧他踉跄着勉强站稳身子,笑道:“庞大人手中刚刚拿的是什么?这人多影子晃的,绾绾也没瞧清楚。”

  事实上,她不止瞧清楚了,还瞧出了一身的冷汗。

  彼时,庞攀就坐在离她不远的位子上,晃了晃手中的一颗珠子,那珠子是镂空的,里面一颗黑色的小球微微晃动。

  珠子她不曾藏起来过,一直当做坠饰垂挂在腰间,发现它不见了的时候,是在手刃了庞氏二兄弟后,回三伏的第二天。

  但彼时,庞氏早已派人四处在韶合寺的周遭寻人,她不能去冒那个险。

  那片树林茂密,地上铺的干枯树叶几乎要没过脚踝,若庞氏一直在以失踪查找庞氏二子的下落,自然就不会搜寻那么细致。

  是以她也不曾去真正担忧过。

  却不料这个看似莽撞无能的庞氏嫡亲的长子庞攀,竟发现了。

  她甚至丝毫不怀疑,他并不是发现一天两天了,可庞氏那边却依旧没有停下来搜索的脚步,显然并不知情。

  庞攀嘿嘿笑着,又把那珠子在她眼前晃了晃:“这下瞧清楚了么?”

  她点头:“瞧是瞧见了,倒是跟绾绾以前丢失的一颗珠子有点像,不过近着瞧了,也就没那么像了。”

画鹊兆喜

谢谢我是丹宝宝宝儿送的月票,谢谢各位宝儿送的红豆,么么么哒,爱你们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