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章 回家了,绾绾。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73 2021-07-07 00:00:00

  袭夕说不出话来,唇色惨白惨白。

  刚刚的那一幕叫她心有余悸,袭戎的脑袋就被容卿礼踩在脚下,稍有不对,或许他就会命丧当场。

  袭氏一门如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险些险些,就只剩了她自己。

  也不知是这万礼宫的饮食不好,还是她身子实在太弱,养了这么久,身子不见半点好转,看着仍旧病恹恹的,风一吹就倒的模样。

  袭戎见她这模样,忽地单膝跪了下来:“小姐,眼下大敌已死,那容卿礼也不过是个听从命令的刽子手,不杀就不杀了,我带你走吧。”

  大敌已死。

  姜绾绾忽然就记起阊州的那三起灭门案,低头看他:“那三宗灭门案,是你做的?”

  她这么问,反倒叫袭戎一怔,反问道:“不是说是三伏之巅的人干的么?听说摄政王把三伏之巅的老巢都给抄了,全关在了私狱里,但不论如何,那些个贼子都死的好!就因为袭氏握着他们官商勾结,掠夺人妻,陷害人子的证据,就联合起来陷害我们,说我们里通外国,卖主求荣……”

  他说着说着激动了起来,眼睛都红了:“他们甚至为了羞辱老爷,赶在圣命下来之前,在袭府,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所有的女眷都……都糟践了……都糟践了!!一个个生生给折磨致死后,又给她们换了衣服伪装成畏罪自杀的样子……然后容卿礼就带人闯进来……”

  他话还未说完,袭夕忽然惨白了脸,捂嘴干呕了起来。

  她呕的痛苦而悲愤,大约是什么都没吃,只呕出些酸水出来,眼泪却是一层一层的滚落。

  姜绾绾过去,不等动作,就被她用力抓紧了手腕。

  “他是不是以为,那些人死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他是不是以为那些人死了,我就不知道他们是仗了他的势,才叫我袭氏被折辱至此!!他是不是以为我身子残破至此,就拿他无可奈何了……”

  她明明在哭,眼泪始终没断,却又慢慢的笑出声来:“不!这才只是个开始,我袭夕将穷尽一生,将一个男人毕生所不能承受之痛,之折辱,拿刀子……刻进他骨血里去!!”

  门在下一瞬被轰然推开。

  寒光猝然刺破空气,姜绾绾一惊,一脚踹翻了桌子上的一盏茶踢了过去,堪堪荡开了致命的一刀。

  年轻男子脸色微白,以他的功力,根本躲不掉也逃不开,索性就不闪不避的站在那里。

  容卿礼双手背在身后,宽肩窄腰,修长挺括,信步闲庭一般的进来,冷煞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宴会已散,三嫂还是回家的好。”

  容卿薄双臂环胸靠着门,淡淡瞧着她:“回家了,绾绾。”

  姜绾绾微笑,一指袭戎:“回家可以,这人我也得带着。”

  他留在这里,怕是活不过今晚。

  容卿礼眯眸:“还是别带为好,带着了,我怕路上连你也出个意外,再惹三哥心疼就不好了。”

  言外之意,袭戎这条命,他今天是要定了。

  身后,袭夕忽然就低低长长的笑了起来:“都眼下这情况了,七殿下竟还有心思杀我们袭氏的家眷么……”

  她一手抚上尚平坦的小腹:“要换做我,那必然要先查一查这肚子里孩子的爹究竟是谁……”

  一瞬间,姜绾绾清楚的看到容卿礼那铺满薄冰的眼底刹那间像是遭受重击一般,有什么尖锐而残忍的东西铺天盖地的破碎而出,掀起一片猩红的血河。

  “袭夕!”

  她低声呵斥:“你是不是被吓傻了?说什么胡话!”

  袭夕拧眉,似乎又干呕了一下,才慢慢起身走到床榻边,手指轻抚床沿:“我说的是不是胡话,别人不知道,七殿下还不知道么?这张床榻之上躺过几个男人,连我自己都数不清了,我只记得一个胸口有一长一短两个交叉伤疤的,一个大腿内侧长了一颗瘤子的,一个个子很高,却很瘦,总喜欢缠着我翻来覆去折腾的……”

  姜绾绾只觉得一股寒凉之气如蛇般自脊椎骨升起,慢慢攀爬而上,而后骤然散开在了四肢百骸中。

  终于反应过来她刚刚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样的折辱,遑论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之子,哪怕凡夫俗子也是承受不住。

  她甚至清楚的听到容卿礼的骨骼在咯吱咯吱作响,然后在下一瞬,猝然逼至她眼前,单手扼住了她的喉骨,狠狠掐在了床上。

  那手背,青筋暴突,无声的显示着惊人的力量。

  姜绾绾就着地上碎裂的茶杯碎片,一脚狠狠踢了过去。

  容卿礼很快抬手格挡了开来,那碎瓷片锋利的边缘却割破了他的手背,顿时鲜血横流。

  这一击,是叫他冷静冷静的。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依旧血腥弥漫,却不再那么疯狂。

  这一点,从他没有再继续去掐袭夕就看出来了。

  姜绾绾在他恶狠狠的瞪视中,平静道:“那场灭门案,七殿下你本该是救袭氏一门于水火的神明,却因狂妄自大与嗜血好杀,成了压垮袭氏的最后一根稻草,既做了错事,还想要与佳人白头偕老,怕也是贪心了,就安安静静的受着吧,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实在忍不住,就一刀捅死自己吧。”

  话落,也不管容卿薄跟素染,带着袭戎便出去了。

  容卿薄就站在原地,看着她从容离开的身影,心中五味陈杂。

  他一点都不怀疑她刚刚的那句‘实在忍不住,就一刀捅死自己吧’是在讽刺他,她是真的在认真的给他建议。

  姜绾绾把马车留给了容卿薄跟素染,自己带袭戎上了马,也不怕万礼宫会派人来追杀,就那么优哉游哉的走在路上。

  关于袭夕,她还有太多疑惑。

  当初她遇到她时,那牢头说人是被七殿下送来的,但她被囚的那三年过的并不好,依照容卿礼对她的喜欢程度,怕真正将她送去东池宫的,另有其人。

  袭戎说:“我也不知小姐是如何被送去东池宫的,也是前些日子一个从私狱里出来的人与我相识,提起来有这么个人,他描述的很像小姐,我这才打算一闯私狱去看个究竟。”

  姜绾绾便沉默了起来。

画鹊兆喜

谢谢之潮汐宝儿送的月票,鹊鹊子收到啦,么么么哒,谢谢各位一直送红豆的宝儿,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