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二章 外面好玩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82 2021-07-09 00:00:00

  姜绾绾挑了几根细细的树枝,在指间一根根的掰断了。

  哥哥心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待人温和,莫说那些蹬鼻子上脸的人,就是云中堂那种货色,一而再再而三的使卑劣手段害他,都能忍下去。

  要不是她逼了他一把,云中堂怕是到现在还在三伏作威作福。

  这偷懒耍滑头事小,被有心人抓住这个弱点,要将他生生劳累致死,也不是没可能。

  她以前没办法,拖油瓶一个,连见都不怎么能见到哥哥,更遑论帮他出谋划策,料理三伏了。

  如今倒是可以狐假虎威一番,左右这王妃的名号挂在脑袋上,不利用白不利用,趁着她这王妃之位不过花架子的事情还没捅到三伏去,先拿它压一压那些个不听话的。

  只是眼下,她还要先把庞攀的事情摆平了,否则怕是要祸及三伏。

  “我以前在三伏独居,这天下事知之甚少,这京城又多是成精了的,也不敢多加打探,不知这庞氏有没有什么弱点或漏洞?尤其庞攀那人,我要除掉他。”

  同样身居三伏,她有哥哥内力加持,是不怎么怕冷的,云雪在这初春的时节,穿着厚袄外披风衣却还冷的在篝火前直搓手。

  她想了想,道:“这庞氏一门都是横行霸道的主儿,莫说在京城,就是在边陲,四处都有庞氏作恶的痕迹,不过我倒是听说,这庞氏宗亲里出了个心术颇正的男子,看不惯庞氏的所作所为,几次三番加以阻挠,就被庞老太太送去了柳州,这柳州你大约也听说过,听着有多美好,实际上就有多艰苦,风沙遍地,荒凉到连喝口水都要赶个五里地,过的很是艰苦,但这些都不算什么,可恨的是,他那青梅竹马爱的很深的姑娘,遭庞氏嫡亲的那五哥兄弟夺了去,养在花楼里日夜折磨取乐,才是真正叫他生不如死的事情。”

  姜绾绾听得认真,听到柳州时,眸色微微黯然了下去。

  可很快又若无其事的问:“哪个花楼?”

  云雪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些事也是道听途说的,并未亲眼所见,其真实性还有待推敲。”

  姜绾绾就不再追问。

  有个大约方向就好,剩下的,她自己抽时间调查一下就是。

  云雪裹紧自己要走,又顿住:“眼下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吗?我瞧着师尊近日来实在憔悴……”

  姜绾绾想了想,也跟着起身:“你先回去着,我去问问小十二。”

  云雪皱眉:“他去了能顶什么用?”

  她不喜容卿麟,打一开始就不喜欢他,相对的,容卿麟也一向不喜欢她。

  云雪性子冷淡了些,不懂得女儿家的柔情似水,只会默默守着云上衣,但容卿麟却是个会撒娇会闹腾的,直接就瓜分了云雪本就不多的陪伴云上衣的时光。

  姜绾绾笑笑:“我知道你们一向不对付,但也都是为了哥哥着想,他以往是个被皇室抛弃的皇子,在三伏不起眼,但眼下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皇子,有自己的宫殿,再回三伏,自然是要被小心伺候着的,他在哥哥旁边站着,多少也能唬那些人一阵子,你待我处理好庞攀的事情,就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别叫容卿薄的人见着了,他不喜我与三伏的人再交往过密。”

  云雪这才勉为其难的应了。

  容卿麟正在府里百无聊赖的玩扇子,一听她的话,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手脚麻利的收拾了包袱就往三伏跑。

  姜绾绾再回东池宫的时候,已接近子时。

  夜深人静,路上人少的很,东池宫内却是灯火通明,月骨亲自站在门外,一见她过来,眼睛一亮,立刻小跑着迎上前:“王妃,您回来了。”

  她听他略显紧绷的语气就知道容卿薄那边肯定是动了怒了,于是主动道:“我不放心袭夕,又回了万礼宫一趟,叫你们着急了。”

  月骨表情就很古怪,犹豫片刻道:“王妃这话就不要与殿下说了。”

  姜绾绾一听就明白了,他们一定是派人去了趟万礼宫,没见到她的人。

  她头疼的按按眉心,边向里面走边问:“袭戎怎么样?你们护住他了吧?”

  当时容卿薄追着素染而去,她没着急去护一护袭戎,也是因为知道月骨他们还在,不出意外是会护住他的。

  月骨点头:“王妃放心,人好好的没伤着一根头发,倒是素染姑娘,在马车里受了惊吓,又磕伤了脑袋,殿下宣了太医来给诊治着。”

  姜绾绾点头。

  她奔波了一整晚,这会儿累的只想瘫到床上去大睡一觉,可妾室受伤,她这个做正妃的不去看一眼,于情于理怕是都不合适。

  于是就跟月骨一起去了月华楼。

  刚到楼下就见着几个婢女端着用过的金水盆走下来,见到她也只是匆匆忙忙行礼后便赶忙去换水了。

  姜绾绾见着那水是红的,估摸着素染是受伤了。

  抬步上楼,门敞开着,只是垂着厚厚的帘帐,她挑帘而入,就见着两个御医正跪在榻前忙着,素染似是昏迷了,喃喃的念着什么。

  屋里炉火烧的有些旺,她进去就觉得身上开始出汗,视线对上檀香木椅内喝茶的俊美男子,柔和道:“绾绾来晚了。”

  容卿薄的视线将她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番,慢慢将茶杯放下,不冷不热的笑了下:“外面好玩么?本王倒是好奇什么人这么值得王妃大费周章的去见一面,别那么小气,下次带本王一起见一见?”

  姜绾绾也笑:“绾绾在这京城无亲无故,唯一认识的也就袭夕一人了,的确是常年不外出,总是不分东南西北,迷了路,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回来的。”

  容卿薄就不说话了,看着她的视线薄而冷。

  她像是没察觉到他的不悦一般,听到素染说了声什么,便匆匆靠过去,瞧见素染额头磕破了,嘴角也有鲜血,本就是柔弱惹人怜的模样,如今小脸煞白煞白的更是叫人心疼的不行。

  “殿下,妹妹在叫你呢。”

  她后退几步,殷勤道:“想是妹妹有什么要紧的话跟殿下说,绾绾在此多有不便,就不打扰了,明日再来看妹妹。”

  说完,欠身行礼,便往外退去。

画鹊兆喜

谢谢宝儿们的红豆,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