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三章 你要挨打。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107 2021-07-10 00:00:00

  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是不是生气了,她甚至都不在意自己那个假的不能再假的借口他会不会相信。

  她只是把这东池宫当做了牢笼,一个进可保安全,出可得自由的地方。

  容卿薄胸口里忽然就冒出一股邪火,他甚至不清楚这股怒火为何而起,只觉得连神志都给烧昏了。

  就在楼下将她捉住,手指用了十成十的力道,隔着薄薄的衣料,几乎要深深陷入她手臂里去。

  “殿下?”

  外头光线很暗,她因为疼痛而略显不耐的表情落入眼底,便犹如火上浇油一般叫他想要口不择言的去伤害她。

  “怎么?在外面叫人喂饱了,回来便想睡觉了?”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是再冷的夜风都吹不散的刻薄:“可你别忘了,本王才是该日夜上你的主子!本王要抬爱,你便是高高在上的王妃,本王若想踩你进泥土里,你便只是个侍候榻前的工具,要跪着!”

  那样怒的火,蔓延到她眼底,就像是遇到了冰,刺——的一声,便灭了。

  姜绾绾任由他手指越收越紧,平静道:“你要挨打。”

  四个字,轻的像喝出去的一口气,无声无息的就散了。

  容卿薄胸口震动,一声冷笑尚在舌尖,下一瞬就受了她重重一掌,快到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

  他身体被重重打出去,连退数步才勉强站稳,唇角漫出几丝血迹。

  很快便有十数名护卫飞身而下,齐齐落在他身前,利刃出鞘,对准了她,只待一声令下。

  姜绾绾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衣袖,刚要上前,就听容卿薄低低的一声呵斥:“都滚回去!”

  一行人吭都没敢吭一声,眨眼间又消失在屋顶。

  容卿薄挨了一顿打,像是冷静了些,抬手拭去唇角的血迹,冷冷睨她一眼,一句话都没再说便回了月华楼。

  门一关,月骨跟在身后,一句‘殿下’尚未出口,就见容卿薄浓眉皱紧,忽然就咳出了一口鲜血。

  两个太医一阵惊慌,顾不得床榻之上的素染,又赶紧过来医治摄政王。

  月骨跟在身后,心疼的不得了。

  所以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去刺激王妃,他明知道王妃动了怒就要见血,上次险些血洗了东池宫还不够么?

  皇宫内事务繁杂,帝王力不从心,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摄政王。

  这种情况下,容卿薄一日不出现在皇宫里,都是件值得别人深思推敲的事情。

  白日里劳累,宫里人多眼杂,连药都不能喝,以至于七八天过去了,胸口还是隐隐阵痛,时不时的咳几声。

  两人也已经七八日没见了,容卿薄问起来的时候,月骨不敢隐瞒,乖乖禀报,王妃外出三次,每次约莫都在两个时辰左右,他曾派人跟过几次,都很快被甩开了。

  容卿薄见他欲言又止,只道:“有什么说就是。”

  月骨这才道:“不过前天倒是在欢悦楼外见到个跟王妃差不多身姿的,只是穿了男子的衣服,且容貌瞧着不大像,也不知是不是。”

  他这么说,十有八九是有了。

  月骨认人,透过皮囊看骨相,他若觉得哪里不对劲,那必然是有不对劲的。

  容卿薄只觉得刚刚好转一些的胸口又在隐隐作痛了。

  堂堂摄政王妃,打了夫君不说,连个小伏低都不会做也不说,竟偷偷跑去烟柳之地整日流连忘返。

  他忽然就开始反思。

  细细算一算,自从动了利用她驯服三伏的念头后,不但三伏那边半点动静都没有,反倒他这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日一日的见血见伤。

  头疼,真头疼。

  ……

  寒诗身子好一些了,虽还不能打架,至少走动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他这两日就叼着根青菜叶子,整日皱着眉头思考怎么报复带人围剿他的月骨。

  姜绾绾比他还愁。

  一连找了七家风月之地,终于在欢悦楼打探到那女子的一点消息,可听说那女子身子不好,除了庞氏的那几个男子以外,其他人鲜少能见到,老鸨倒是会看眼色,搓着手悄声说要真想见,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有超过500两的数,便能见到。

  这欢悦楼本就是庞氏名下的,庞氏最不缺的就是钱,养的一群娼妓中,挑了几个最出色的自己留着,担心伺候多了客人再染上了烟柳病传染给自己。

  她本想趁夜摸进去的,不料那欢悦楼对各个姑娘把控的十分严,屋里随时随地都有人,她若是打草惊蛇,怕是会惹庞攀狗急跳墙。

  正愁眉不展着,瞧寒诗靠着外面的木柱拿无命戳着地板,咬咬牙靠过去:“寒诗大大想什么呢?”

  寒诗被她叫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退两步离她远远的:“你管我!”

  姜绾绾不屈不挠的上前:“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瞧瞧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一不小心丢了命,前半辈子攒的那些金银珠宝就都埋没啦——”

  说着说着,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这一提起来,我倒是挺好奇,你以前做杀手,赚的钱一定不少吧?这加加减减的,怎么着也得有500两了吧……”

  寒诗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没有!我赚的钱都花光了!你少打我主意。”

  “哎呀,你放轻松放轻松,我也没说要抢你的钱啊,是借,借,带利的那种借好不好?你先借我500两,回头我攒一攒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她越靠越近,寒诗被逼急了,直接飞上了墙头:“没钱!”

  留下两个字后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姜绾绾僵在原地。

  什么人啊,亏她不惜跟容卿薄翻脸也要把他救活,他居然一点感恩戴德的心都没有。

  心情糟糕透顶的转身,却听到院子里啪嗒一声响,像是什么落地的声音。

  她转身,很快在一片青红的鹅卵石中发现了银光闪闪的一锭碎银子。

  忙过去捡起来,摇头失笑。

  表面上装什么冷酷,还不是软下心肠来给她银子。

  门外又是清脆的一声响。

  她过去开门,一低头,果不其然,又一锭完完整整的银元宝出现在眼前。

  不远处又是一声响。

  她微微皱眉,不大喜欢他这种‘借钱’的方式,像是溜小狗似的,一点一点的给。

  但转念一下,他肯借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还不兴人家找个能让自己开心的方式借吗?

画鹊兆喜

两口血吐的委委屈屈哒(ಥ_ಥ),谢谢十一AI宝儿的月票,么么么哒,超级爱你鸭,抱一个(๑>؂<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