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六章 这世上有你姜绾绾不敢的事情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78 2021-07-13 00:00:00

  姜绾绾觉得他这会儿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摇摇头,起身要走,又被他拽回去。

  “走去哪儿?给本王暖床去。”

  姜绾绾忍耐着:“殿下,你适可而止。”

  “不去是不是?”

  容卿薄扬眉,立刻就扬声叫月骨:“月骨,派人去三伏请本王那大舅哥云上衣来一趟,叫他瞧瞧自己这好妹妹,嫁为人妇了不守妇道,连暖个床都不会。”

  姜绾绾咬牙切齿的起身往床榻走去:“容卿薄,你得亏刚刚得了我的保证,否则今晚非得打的你再咳两口血。”

  容卿薄重重一哼,冷眼瞧着她脱了外衫爬进了被窝里。

  说什么暖床,她身子冷的跟冰一样,这一进去还不如不进去时暖和些。

  但他还是像模像样的等了一会儿,问她:“床暖好了吗?”

  姜绾绾裹着自己,只露出个脑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暖没暖好,殿下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他果真就过去,手探进被子里,皱眉:“会不会暖床?这么凉,你是要谋害我么?”

  姜绾绾直勾勾的盯着他:“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可能真的会谋害亲夫了。”

  也不知这句话中的哪个字说进了男人心坎儿里,竟意外的叫他高兴了一下,脱下衣衫来进了被子,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行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算你暖好了,睡吧。”

  姜绾绾不去理会他,翻了个身,不等调整好睡姿,又被他扳过肩头,强行将脑袋按进了他怀里:“就这么睡。”

  她挣扎了下:“这么睡我不舒服。”

  “我舒服。”

  “……”

  月骨在外面听得胆战心惊,直到里面终于消停了,他这才不动声色的呼出一口气。

  总算没折腾他去一趟三伏。

  ……

  翌日一早,容卿薄醒来的时候,一低头就瞧见怀中睡得正沉的小女人,一手还攥着金子。

  长指轻轻将那缕覆在她唇间的乌发撩拨开,他低头,薄唇轻轻落了下去。

  蜻蜓点水的一吻,只能感觉到那柔软,没解渴,倒惊醒了她,睁着一双迷蒙睡眼茫然的看着他。

  他心中一动,不管不顾的就重重亲了下去。

  她下意识的挣扎了下,很快又安静下来,难得乖顺的由着他占便宜。

  月骨上楼来,看着时辰不早了,以往这会儿殿下早起了,今天等到现在也不见起床,就只好硬着头皮上来了。

  不等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

  他面色一红,立刻屏退了左右,连自己也退到了楼下。

  姜绾绾忍耐着,一直没吭声。

  知道自己一吭声,免不了又是一阵吵。

  她实在不大理解这个男人,心心念念了多年的白月光都娶回家了,就那么宝贝似的供在月华楼,舍不得碰是怎么回事?

  “专心。”男人沙哑的声音自她耳垂间响起。

  她只得拉回飘远的思绪,继续配合。

  或许是楼下时不时传来人走动的声响让他觉得刺激,竟生生折腾到了日上三竿。

  姜绾绾刚刚休息好,又给他折腾去了半条命,瘫在床上一动也不肯动了。

  容卿薄没闹够,还想再来,他觉得乖顺顺的她十分难得,以后再想有这么配合的时候不大好找了,就想多闹一会儿。

  姜绾绾却不肯再动,躲着他,埋怨:“你要折腾死我吗?你看我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都不觉得我可怜吗?”

  他低笑:“卖力的是我,你出什么力了?”

  “我不得使劲儿忍着你的折腾么?我不得使劲儿忍着别叫自己昏过去么?我不得使劲儿忍着不打你吗?这些都不算出力了?”

  “……”

  容卿薄被她逗得直笑,低头亲了亲她汗湿的额头:“好,绾绾辛苦了,三哥哥不折腾你了,这就起床,嗯?”

  亲了一下,起床时又亲一下:“你要累了多睡一会儿,我叫人晚些时候送些吃的上来,晚上回来我们继续。”

  姜绾绾一个激灵,裹紧了被子往床榻深处滚去:“你别!我晚上要出去趟,得很晚才回来。”

  容卿薄穿着衣裳,闻言,淡淡道:“去欢悦楼么?”

  她一怔,一句‘你怎么知道’都到了舌尖,又咽了回去。

  还能怎么知道的,这京城就这么大,她外出时虽有心甩开跟踪的护卫,但入了人烟嘈杂的酒色之地,被碰到的机会自然大许多。

  她未答话,容卿薄便自顾自的继续道:“这欢悦楼在庞攀名下,怎么?庞氏又有人惹你了?要挖人家什么料?”

  姜绾绾蜷缩了身子,声音卷倦懒懒的:“哪儿啊,庞氏如今可是你的姻亲,还是你的左膀右臂,我哪儿敢动它啊。”

  容卿薄像是听了个笑话,低头意味深长的瞧她一眼:“这世上有你姜绾绾不敢的事情么?”

  姜绾绾由着他嘲讽,也不回呛。

  容卿薄瞧着她沉默的模样,片刻后,才道:“你如今虽在我名下,庞氏不敢招惹,但行事还是要知分寸些,惹急了,他们也会狗急跳墙,眼下宫中波谲诡异,后宫那些个妃子不安分,私下里联络朝臣给我找麻烦,庞氏若也搅和了进来,我会很头疼。”

  姜绾绾依旧不言语。

  眼下不是她要招惹庞氏,是庞攀逼到她眼前了,她若不动作再快点,落他手里便是个半死不活。

  容卿薄也知道她从来就不是个听话的,一番话说完也就说完了,她听不听的也就随她去了。

  姜绾绾趴榻上休息了一会儿,缓了些精神便起床了。

  一开门,就见月骨立在门外,恭敬道:“殿下命属下今天留在宫里,珍馐殿里准备了早膳,王妃可先用膳。”

  她整理着衣袖,笑着下楼:“怎么?他要你晚上跟着我是不是?”

  月骨避重就轻:“殿下担心王妃,王妃身体孱弱,寒诗又为属下所伤,在外若有需动手的时候,属下能替王妃做了的,就不劳烦王妃了。”

  “也罢,只是到时你且在外面守着就是,欢悦楼都是庞攀的人,怕没有几个不认识你的,你出现了,会打草惊蛇。”

  “属下但凭王妃吩咐。”

  到了珍馐殿外,远远的就瞧见几个衣着华丽,金钗玉珠挂满头的女子匍匐跪地,期期艾艾哭的伤心。

  姜绾绾瞧了身后的月骨一眼。

画鹊兆喜

谢谢宝儿们的红豆呀,么么么哒(⑉°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