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七章 跟个风尘女子似的。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0 2021-07-14 00:00:00

  月骨立刻道:“王妃,这几位是那日一并纳入府内的妾室,本该日日向王妃请安的,只是她们自一开始便与侧妃交好……”

  姜绾绾恍然大悟的点头。

  哦,他不提,她都快忘了,这东池宫里还有四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等着容卿薄的宠幸。

  这么想着,她又觉得这几个姑娘属实愚蠢。

  若不是她这个眼中钉在这里,就庞明珠那心狠手辣的女人,岂能容下她们在这王府内有一落脚之处,怕是早不知横死在哪里了。

  庞明珠的狠辣,在整个京城都是出了名的,她看上的东西,自然是不允许别人觊觎哪怕一眼。

  但既然这四个美娇娘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入选东池宫,自然也是讨得了她欢心的,怕是她们的娘家与庞氏,眼下也已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了,牵一发动全身,至少在她姜绾绾还在的时候,她们的利益是一体的。

  一见她来,几个美娇娘立刻跪挪着上前:“王妃,妾们恳请王妃宽宏大量饶了侧王妃姐姐吧,她挨了打,丢了半条命,到如今人都还在庞府不得回家,可真叫妹妹们寝食难安呐……”

  姜绾绾在餐桌前落座,接过婢女递上的犀牛角筷,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鸡蛋卷咬了一口,味道不错,没有上次那么腥了。

  见她似乎不打算搭理自己,几个女子互相使了使眼色,最后为首的那个姑娘立起上身,做了个揖,重重的跪拜在地:“妾身恳请王妃顾念姐妹情深,莫要再叫殿下为难了,若王妃肯将侧妃姐姐接回东池宫,妾身愿当牛做马,任凭王妃差遣。”

  话一落,身后的三个美娇娘立刻齐刷刷的跪拜:“妾身等也甘愿给王妃姐姐差遣……”

  姜绾绾似是被她们打动,放下碗筷,一脸的感动:“妹妹们如此姐妹情深,可真叫我惭愧了,叫人打侧王妃,也并非我本意,只是规矩摆在那里,明珠妹妹她口出狂言,不打,不正风气,打了,我这心里也是痛心的很呐……”

  美娇娘们立刻接话道:“王妃仁德,妾身受教……”

  “如此,那早膳过后,我便速速赶往庞府,去把明珠妹妹接回来吧。”

  美娇娘们又是一阵虚伪的吹捧,这才拭着眼角,纷纷退了出去。

  姜绾绾这又专心致志的吃起了蛋卷,吃完一个又一个,挑眉问月骨:“这蛋卷味道似与之前不大一样了。”

  月骨恭敬道:“王妃前些日子吃剩了些蛋卷,殿下尝了一口,说味道欠佳,就叫人把厨子换了,专门挑了个做蛋卷好吃的。”

  她咬着蛋卷,忍不住摇头失笑。

  月骨迟疑片刻,又道:“王妃真要亲自去庞府么?那庞府龙潭虎穴,庞老太太又是个横行霸道的,王妃若真去了,哪怕他们碍于殿下不敢动手,口角上怕是也要羞辱王妃一番。”

  “庞氏撑不了多久的,女儿嫁出去后又接回去,待了那么久不见夫君来要人,脸上都没光了,他们着急,又碍于面子,私底下肯定是联系了这四个妾的娘家们,要她们联合起来逼一逼我,我若连她们一并收拾了,这妒妇悍妇的名声就坐实了,到时候长公主再出面以这个理由收拾我一顿,我都有口难辩。”

  “王妃莫怕,殿下在呢,他不会叫庞氏的人欺负着王妃的。”

  姜绾绾表情淡淡:“最近光是宫里的事就够叫他焦头烂额了,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就不麻烦他了,不就去趟庞府么?我去就是。”

  月骨迟疑着:“那属下陪王妃一起,免得……”

  “不用,寒诗现在身子好的差不多了,叫他陪我就行,你去叫人备上些赔罪礼,我收拾收拾就去。”

  月骨还想坚持,话没说几句又被她堵住了。

  ……

  车轮滚动,垂下的帘帐遮住了外面吵嚷的人群。

  姜绾绾怀里抱了份蜜饯,是半路上听到小贩叫嚷声,停下来叫小厮去买的。

  她以前在三伏,常年基本上就只吃萝卜,还是来了京城,渐渐的偿了许多山珍海味,在东池宫里尝过几颗蜜饯,觉得味道不错。

  她吃了几颗,瞧见身边的寒诗抱剑闭目养神的模样,凑过去:“你不尝尝吗?”

  寒诗看都不看她一眼:“你也不怕吃的一会儿被庞氏的人全打出来。”

  她浑然不在意:“这不有你呢吗?我不打架,我哪儿是会打架的人啊,有人要打我,你保护我不就好了。”

  “月骨不巴巴的上赶着要跟着么?他如今比我厉害,你偏把他丢下叫着我做什么?”

  “他再厉害,也是容卿薄的人,你再蠢笨,也是我的人,那能一样么?”

  寒诗被刺激到了,睁眼怒瞪她:“你说谁蠢笨?”

  她好脾气的点头:“好好好,是我是我,我蠢我笨。”

  他这才冷哼一声,不继续与她计较。

  她今日装扮有些奇怪,一点都不显摄政王妃的风范,头上的钗环步摇瞧着跟个风尘女子似的,低俗。

  不一会儿便到了庞府,显然这边已经早早得到了消息,大门紧闭,任凭小厮怎么敲门,里面愣是半点动静都没有。

  姜绾绾就在马车里继续吃蜜饯,吃的多了,嗓子腻的厉害,又倒了口茶喝。

  寒诗觉得她不大正常了,也不瞧瞧眼下自己什么处境,这么大张旗鼓的来,外面都是闹哄哄在看笑话的人,她也不觉得丢脸。

  又敲了好一会儿门,终于听到吱呀——一声响,开了。

  姜绾绾撩开帘帐,挑眉看过去,就见两个开门小厮之间,站着庞攀,搓着手,双眼放光的盯着她。

  她就在那明晃晃的阳光下,对他盈盈一笑。

  这一笑,险些将庞攀的魂儿都勾了去,不顾身后庞老太太的呵斥,仪态都不顾了,冲到马车前,刚要说什么,眼角余光扫到她身后冷着张脸一脸杀气的寒诗,立刻又噤声。

  寒诗先跳下马车,一抬手将姜绾绾扶了下来。

  她站定,微微行礼:“绾绾见过庞大人。”

  声音又娇又软,听得庞攀身子都酥了,直勾勾的盯着她半晌,才慌慌张张的道:“王、王妃有礼了。”

  寒诗嫌弃的低头瞥了姜绾绾一眼。

画鹊兆喜

寒诗:我虽然打不过你,但不妨碍我鄙视你(눈_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