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八章 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102 2021-07-15 00:00:00

  这女人今天疯了,骄里娇气的对个老色棍抛媚眼,她是缺男人缺疯了吗?

  姜绾绾瞧着面前巍峨庄严的庞府,微微叹息:“绾绾前些日子做了些错事,伤了妹妹,今日怕是要给庞老太太跪下,才能求得庞老太太的原谅了。”

  庞攀立刻道:“怎么会?!我娘都快急疯了,怕明珠那个不争气的丫头再给东池宫弃了,还好你来了……”

  姜绾绾低头轻笑,柔声道:“那绾绾今日可就全仰仗庞大人庇佑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庞攀说着,大庭广众之下恨不得就扑上去啃她两口解解馋。

  寒诗被他猴急的色鬼投胎模样恶心到,不管不顾的把身子挤到两人中间,寒声道:“还不快走?!你不嫌晒,我嫌晒。”

  姜绾绾这才又柔柔一笑,跟着他进去。

  庞攀立刻跟过去。

  庞氏果真是名满京城的豪绅,财大气粗到处处可见镶金的家具,连婢女都可衣着蚕丝,头戴金饰。

  庞明珠显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她被小厮引至大厅时,至少她是站在庞老太太身边的,只是脸色红的有些不正常,连带着眼睛都是红的,不像是被滋润的,倒像是被气的。

  庞老太太坐在主位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漫不经心的喝着茶:“怎么?摄政王殿下已经忙到连我庞氏的门儿都没时间踏一踏了么?”

  旁边还坐着两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容貌看着倒跟庞攀不怎么像,一个吊儿郎当心不在焉的抠着耳孔,一个却是坐的板板正正,把玩着指间的茶杯,容貌并不算多出挑的长相,一双眼睛却是足以叫人一眼便记住,似狼一般阴冷,又似狐狸一般狡诈。

  姜绾绾曾见过一双类似的眼睛,只是时日久远了些,有些淡忘了。

  他就直勾勾的盯着她,不似庞攀那般赤果的邪欲,更像是一种剥皮敲骨般的探究,像是不过眨眼间,就将她自内至外的看穿了一遍。

  她像是浑然不觉,乖巧巧的作揖:“殿下几日来一直挂心妹妹,几次三番叫绾绾来请人,便是连训斥都也有六七次了,每每都叫绾绾倍感愧疚,悔不当初……”

  她说着,殷切的看向庞明珠:“妹妹,姐姐那日的确是莽撞了,还请妹妹看在咱们姐妹一场,就原谅姐姐这一次吧。”

  庞明珠站在庞老太太身后,怨恨的瞪着她:“姜绾绾,你别以为我不知你在做戏!打从你第一次出现在迎宾殿,我就知道你是直奔摄政王妃这个位子来的!你抢了我的正妃之位,又嫉妒我母家势力,一而再再而三刁难,我告诉你,今日你不把我当日所受屈辱一一受个遍,休想我肯回东池宫!”

  感觉到身后的寒诗要上前,姜绾绾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踢了他一脚。

  她低下头,泫然欲泣道:“绾绾此次来,正有此意,便是殿下抬爱,将王妃之位给绾绾,绾绾也不该如此辜负,平白伤了殿下的心头好……今日,绾绾但凭老太太处置,是打是骂是杀,绾绾都绝无怨言。”

  庞攀呐呐插嘴:“娘……”

  庞老太太怒斥:“你闭嘴!”

  庞攀一个激灵,立刻闭了嘴。

  庞老太太慢悠悠转回视线,将她上下打量了遍:“你是摄政王妃,我们庞氏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官宦之家,自然是不敢将你怎样的,可那日你险些将我这唯一的女儿打死,这口气我庞氏也不能说咽下就咽下,既然王妃今日有心道歉,那不如就给我这糟老婆子跪下磕个头吧,我长你四十多岁,受得起这一跪。”

  旁边吊儿郎当的男子这才像是终于提起了兴趣,勉为其难的看了这边一眼。

  另一个狼狐狸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讥讽的扯了扯唇角,并不做声。

  庞攀就是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可见这庞老太太在庞氏地位有多尊贵,她说话,旁人便没有随便乱插嘴的份儿。

  姜绾绾笑:“若绾绾孤身一人,莫说磕一个头,便是一百个,绾绾也定无二话,可如今身在东池宫,名在摄政王之下,所言所行,还需先顾及夫君颜面,不如这样,绾绾今日就在这庞府承下一棍,算给妹妹赔罪了,承诺自请一棍,事后绝不与殿下诉苦,不追究庞府责任,老太太看这样如何?”

  庞老太太就没说话。

  明珠她今日是铁定要让她回东池宫的,再继续留她在母家,就难看了。

  也是有心要刁难姜绾绾,给她个下马威,看她还敢不敢再胡乱放肆了。

  寒诗气的直拽她衣角。

  姜绾绾就站在原地,微笑着看她。

  庞明珠恨恨咬牙,俯下身去跟庞老太太耳语,似是要亲自动手出一口恶气。

  庞老太太没理会她,她一个女儿家,平日里又总是偷懒不愿动弹,一棍打下去能有多疼?

  她的视线在左右两侧扫过,问:“你们谁想来?”

  庞攀把头一扭。

  他对面的男子扣了扣指甲,刚要起身,身边的狼狐狸已经抢先一步站起来了:“我来吧,娘。”

  庞老太太似是很满意,往后靠了靠,装模作样道:“好,还是娘的五儿好,你且要把握分寸,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妃,别给打出个好歹来。”

  狼狐狸哼了一声,像是笑了,又像是没笑,从小厮手里拿过涂红漆的棍杖来试了试。

  那棍杖是专门用来责打家奴的,足有一人高,手掌稍稍小一点都握不紧,实心的木头,光是在地上碰一碰,那沉闷的声响便叫人心惊。

  寒诗手中的无命都握的咯吱作响,咬牙切齿道:“想废了你这只手的话,就尽管来。”

  “哎——”

  姜绾绾抬手制止他,轻声道:“寒诗,别闹,也是我有错在先,打了妹妹那么多棍,承人家一棍不算多,你后退一些。”

  寒诗气的脸都白了:“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他摄政王都懒得管,你跑来瞎凑什么热闹。”

  说完,竟真的不去管她了,扭头走开。

  狼狐狸已经走到眼前。

  他比她要高出一些,靠的近了,再看她时眼睛便半敛了下来,那狼一样又野又狠的光里,折射出兴奋的血光。

  姜绾绾想,这一棍无论是不是他打下来,等送庞攀魂归天际了,她下一个要宰的,就是这头狼狐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