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六十九章 都这德行了,你还要乱跑什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56 2021-07-16 00:00:00

  她柔顺的笑了:“大人请。”

  狼狐狸握着刑棍绕着她走了一圈,饶有兴趣道:“打哪儿?”

  “都行。”

  那个她手腕粗细的刑棍就在她头顶上方比划了下,摇摇头,随即又在她小腿处比划了下,依旧摇头。

  他忽然从她身后贴近,低下头来,薄唇几乎都要贴上她的耳垂,湿热的气息吹进去:“你说我这一棍落你腰上,会不会断你脊椎,叫你后半辈子都躺床上下不来?”

  那样阴邪而野性的声音,单单只是听一听,就叫人生出一股不寒而栗的错觉。

  姜绾绾站的笔直,却微微侧了侧头,红唇几乎就要与他贴上,那水光潋滟的眸只隔了一点点的距离,透亮的似是能看清里面的纹路:“大人可以试一试呀,断的了我脊椎,便是大人命大,断不了我脊椎,便是大人福薄啊。”

  狼狐狸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不等说话,这靠的太过近的距离已经惹的庞攀大为不满,一跃而起冲过去将他从姜绾绾身后拽了开来:“五弟你这是做什么?!要打便打,靠这么近,你就不怕那摄政王知道了扒了你的皮?”

  狼狐狸讥诮的扯起唇角,指尖滑过那刑棍,慢慢提高,落下时便犹如狂啸而至的虎,不偏不倚,正正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

  那惊天动地的一声闷响传来,扭头等在外面的寒诗都听到了,无命瞬间出鞘,直奔狼狐狸的眉心而来。

  又在半路被姜绾绾抬手止住。

  连庞老夫人都没料到他竟会下这么狠的手,打一下解解恨也便罢了,若让摄政王知道了,他们庞氏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她立刻起身,急急忙忙赶过去。

  姜绾绾阖眸轻轻呼出一口气,再睁眼,就见狼狐狸一手将刑棍撑在地上,邪气十足的对她笑着:“三伏内力倒是名不虚传,这一棍若换了别人,早就断了整根脊柱,只沾皮肉了。”

  姜绾绾也笑,那目光温柔如水,声音更是柔婉:“大人谬赞,绾绾便预祝大人长命百岁了。”

  这一棍,饶是她将全身内力都凝聚于此,仍旧叫她伤了腰椎,单单只是那么站着,就痛到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

  可她姜绾绾这十八年的光阴里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了忍。

  她笑着,甚至微微欠身:“如此,绾绾便先回东池宫,静待庞府的好消息了。”

  庞老夫人自然不敢再多家刁难,面色青白的看着她:“这一棍可是王妃自请来的,回头摄政王那边……”

  “庞老夫人放心便是,绾绾告退。”

  她接话,说着便转身,头顶上方的流苏玉钗微微晃动,衬的那张小脸白的惊人,柔弱惹人怜爱。

  庞攀心疼的直扣手心,几次三番想上前都被庞老太太的眼神制止了。

  ……

  马车刚刚调转方向,寒诗转个身落下帘帐的功夫,再一转身,就见她已经趴在了马车内,豆大的冷汗自额头滚落。

  他恨的咬牙切齿:“活该!”

  嘴里这么说着,到底还是上前将她扶起来:“要么当初就别使性子打人家,打了又磨不过人家,你那些棍顶多叫那女的十天半月坐不下来,那狗崽子这一棍,却能叫你废了下半身,半死不活的过一辈子。”

  他不懂,她怎么就听了那几个妾室几句话,就真的心软来这庞府任人羞辱。

  就算她不出面,再撑几天,左右不过庞府主动把人送过来,又或者是容卿薄去把人接回来。

  况且容卿薄也没在这件事情上为难过她。

  他不懂,但姜绾绾懂。

  庞氏要面子,哪怕想要庞明珠回去,也绝不会主动将人送来,私下联络那四个妾室只是个开始,若她这边行不通,早晚都是要在容卿薄身上做文章,逼他去接庞明珠。

  她有她要做的事,容卿薄也有容卿薄要图的大业,这件事她能解决,就不去给容卿薄添麻烦了。

  夫妻一场,她希望来日分道扬镳之时,他们是彼此毫不亏欠的,她不需要容卿薄为了她去权衡什么,妥协什么,她自己做得来。

  姜绾绾痛的说不出话来,连连深吸气后,这才道:“去看看,有没有人跟着我们。”

  寒诗冷哼,左右挑起帘帐一点缝隙来观察了会儿,道:“没有。”

  姜绾绾咬着牙从坐塌之下抽出个包裹来,叫他背过身去,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一套男装,将长发高高冠起,本该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的事情,因为不断的出冷汗,妆容上不住,反复折腾了许久。

  寒诗眼睁睁瞧着她的模样渐渐变得陌生,拧着眉心:“都这德行了,你还要乱跑什么?”

  姜绾绾呵了一口气,像是在笑,又好像单纯的只是疼的呼了一口气,片刻后才道:“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亏?我一棍我受了,便要叫他庞氏先偿给我一条命。”

  她捡起地上那只瞧起来有些轻浮的流苏玉钗在指尖把玩了片刻,又缓缓握紧:“马车从后门进去,月骨就算问起来,你就说我在庞府被训斥了几句,心情不好不想见人。”

  寒诗还想再说句什么,她已经一挑帘帐,轻盈一跃落了地。

  ……

  彼时,欢悦楼还静悄悄的。

  这种风月场所,总是到了夜里,人人都退去了白日里伪装的一层层谦逊有礼的皮囊,露出所有的贪欲跟肮脏时,才显得热闹。

  她慢条斯理的进去,一扬手,指间的金元宝便落入了老鸨手心:“悄悄的,我就想一亲芳泽,别叫我家中娘子的人发现了。”

  这人生的细皮嫩肉,一听这话就是入赘了哪户大户人家。

  老鸨记得他,上次本随口一说,想着他这种小白脸定不会有那么多银子,不料竟一出手就是金子。

  她吃惊的眼睛都放光了,用牙咬了那金子一口,这才挥动手中脂粉味道刺鼻的手绢,唉哟唉哟的挽着她的胳膊上了楼:“官爷您可要抓紧了,这位香薷姑娘晚上可是有爷要了的,您可不能给玩儿出什么痕迹来,叫人发现了可不得了。”

  她话虽这么说着,但瞧身边少年瘦瘦弱弱的白净模样,想必也玩儿不出什么粗俗的东西来。

画鹊兆喜

谢谢余悸宝儿的月票,谢谢送红豆的宝儿们,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鸭(⑉°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