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十章 知道这是什么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57 2021-07-17 00:00:00

  姜绾绾手中一把折扇,慢慢的扇着,颔首。

  老鸨将她带至三楼最里面的一间,敲了敲门,尖声细气道:“香薷,接客了。”

  说完不一会儿,屋子里便出来了两个彪形大汉,冒光的视线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走了出来。

  老鸨不忘挥一挥手绢:“官爷可快一些,一会儿奴可要来催人了。”

  姜绾绾没说话,抬脚踏入,顺手将门关了上来。

  香屋不大,只容纳了一张桃红色床榻,一张圆桌跟两个凳子,靠窗处留了一个梳妆台,凌乱的散落着几盒胭脂。

  香薷显然刚刚是被那两个大汉碰了,就动也不动的趴在床榻之上,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上,只露出半截雪白的身子,只是却是四处都是疤痕,新旧不一。

  她收了折扇,过去,一手轻轻握住被褥的边缘往上拉了拉。

  这一动,像是惊醒了她,一下子就瑟缩到了床榻内侧,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她。

  她生的很美,看起来也不过跟她差不多大的年纪,却已在这风月之地饱受摧残,任人践踏许久许久。

  姜绾绾俯身,捡起地上被丢弃的一支流苏玉钗,拢了拢她的发,簪了进去。

  她没见过她,但在楼下听别的姑娘提起过,她大约知道她平日里爱穿什么衣裳,也知道她大约戴什么首饰。

  她今日去庞府戴的首饰,跟她的不大一样,又处处都有差不多的影子。

  庞攀那样的好色之徒,大约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庞府见了她一面后,会突然想起香薷来,想来她这里暂时解一解渴。

  楼下老鸨捧着金子玩了一会儿,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给身边的大汉使了个眼色叫他过去听一听。

  大汉过去,不等靠近就听到里面传来床榻吱呀的声响。

  她这才放心,笑嘻嘻的去了自己屋里藏金子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门才被打开,那白净少年似是十分害羞,低着头也不与人说话,便匆匆离开了。

  老鸨跟几个壮汉瞧的一阵偷笑,指着她的背影道:“一瞧就知道是头一次偷腥,你瞧瞧他那怂样儿,哈哈哈哈…………”

  说着上楼,一开门就瞧见香薷香汗淋漓的趴在床榻之上。

  她立刻催促:“你看看你那个死样儿!还不赶快把自己洗干净了,一会儿庞大人来了伺候不好,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快去!”

  香薷有气无力的应了声,这才慢慢的往上爬。

  庞攀比预定的来的还要早,天还没黑就来了,一来也不似往常那般先在楼下跟一众姑娘们吃喝玩乐一会儿,而是直奔三楼香薷的屋子。

  不久天色渐深,外面来了些卖烟花的,也不知哪个有钱的公子哥买来讨姑娘欢心的,一排排的摆好点了,不一会儿便在天上炸开了团团烟火,五彩斑斓煞是好看,惹的整个欢悦楼的姑娘壮汉们纷纷挤过去瞧。

  这震天响的氛围中,自然就没人发现那夜色中悄然落入三楼的一道黑色身影。

  屋里门窗没关,一开门,便是扑面而来的淫靡之气,庞攀肥硕的身子紧紧压着香薷,嘴里却不干不净的叫着姜绾绾的名字。

  门窗落下,那黑色身影走过去,就立在他头顶上方,柔声道:“庞大人是在叫绾绾么?”

  庞攀一惊,整个身子都抖了抖,手忙脚乱的从香薷身上爬起来,一眼看到她,眼睛都直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不是来找我……”

  惊喜的话还未说完,就陡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劲,视线一落,落在了她的紧身夜行衣上。

  香薷挣扎着爬起来,哭着道:“他没喝那酒……他冲进来就把我拉床榻上了。”

  “无妨。”

  她说着,一抬脚将庞攀要跑出去叫人的身子绊倒在地,一脚不轻不重的踩了上去,手起刀落,一截鲜红的舌头便从他嘴里落了下来。

  庞攀挣扎着,嘶吼着,却只能发出痛苦而模糊的呜呜声,在外面震耳欲聋的烟火声中,显得那么微弱渺小。

  她一脚将他踢翻过来,染血的匕首直接将他腹部穿透,钉进了身下的木板中,温柔道:“疼不疼啊?瞧着庞老太太这么心疼庞大人,也不知没了你,她还能不能撑的下去。”

  香薷胡乱的套上了一件外衫,紧张激动之下,整个人都从床上扑跪了过来,将紧紧攥在手中的一个珠子给她:“我摸到了,他把珠子缝在香囊里面了。”

  姜绾绾将珠子拿过来,轻轻用力,那珠子便在指间碎成了一滩粉末,她一手掰开他的嘴,将那粉末撒在了他鲜血横流的嘴里,温和道:“知道这是什么么?是入口的剧毒,我常年带着,想着哪日若落了敌人手里活不了了,便悄悄吞了它,也省下遭人践踏。”

  庞攀目眦欲裂,扭动脖子想要把那粉末吐出来,可血流的太多,他被呛到,那粉末就混合着血呛入了喉间。

  他怒急,呜呜的挣扎着,可肚子被穿透,每动一下都是绞痛,叫他疯狂。

  香薷抖着手去握那匕首,她眼泪滚滚落下来,多年的忍辱偷生在这一刻爆发,她猛地拔出来,又猛地落下,在他身上一连捅了十几下,才终究因为没有力气,一下瘫坐在了血泊里。

  她哭着,哽咽着看着庞攀睁着眼睛早已咽气的模样:“我的梦终于成真了,我终于亲眼看着他死了……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每次都能把我打个半死吗?你再打啊……你再打啊!!!”

  她说着,扑过去就去抓挠他的脸,恨不得将他脸上的血肉都撕扯下来,看看里面是不是藏着一张禽兽的脸。

  姜绾绾看着她身上遍布的痕迹,每个都不一样,有的像是利器所伤,有的像是被啃咬过,有的像是烫伤。

  烟火的声音渐渐不再聚集,零零落落,显示着这场盛大烟火秀快到了尽头。

  姜绾绾从怀中掏出一把干枯的稻草来,放进庞攀手中,把他手指一根根放紧,要他攥着。

  这是寒词欠她的,上次他一刀险些要了她的命,如今要他替自己背一锅,想必他也不会那么计较。

画鹊兆喜

谢谢糕糕糕糕宝儿的月票,谢谢宝儿们的红豆,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