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十二章 毒药,吃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2 2021-07-19 00:00:00

  她这才松了口气,乖乖趴过去,手指了指旁边的药箱:“我不方便,就没上药,里面有从三伏带来的活血散瘀的药,你……”

  话没说完,就眼睁睁看着容卿薄一脚将她的药匣子踢飞了出去。

  “以后再不许提三伏,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三伏两个字。”

  他说着,扬声把月骨叫来,叫他去药房取药来,一边给她上药一边道:“我东池宫里什么都有,你三伏有的我有,你三伏没有的我也有,知道么?”

  姜绾绾不明白他好端端的为什么开始仇视三伏。

  药膏清凉,按在后腰处按摩几下之后又变得火热,驱散了那至骨的疼痛。

  她趴在那里,舒适的轻喟出声。

  那淤痕明显,呈现出一种恐怖的青紫痕迹,鼓出肌肤一大块,像一条蛇趴在她腰间,看着近乎狰狞恐怖。

  可见当时她承受的这一棍有多重多狠,若不是她体内有云上衣的内力护体,这节脊柱怕是早被生生打断。

  “谁下的手?”他问,声音阴沉的像是穿过了漫天大雨传来的一般。

  姜绾绾歪了歪头:“不认识,看着挺年轻,庞老婆子叫他五儿,估计是她五儿子。”

  “庞、川、乌。”

  川乌?

  姜绾绾嗤笑出声,倒是人如其名,狠毒的很,剧毒无比。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不一会儿庞明珠就在一群想拦不敢拦的婢女的簇拥下冲了进来,哭着扑过来:“姜绾绾,你杀了我大哥!!!”

  容卿薄及时扯过被子来遮住了床上的人儿,一个眼神扫过去,之前还不怎么敢阻拦的月骨立刻上前拦下了庞明珠:“侧王妃您冷静些,王妃她今日回来后便没出门,又怎会杀害庞大人。”

  容卿薄冷眼瞧着癫狂的庞明珠,道:“出什么事了?”

  月骨默默低头,生怕被庞明珠察觉到什么,谁也不去看:“回殿下,刚刚有人来报,说是庞攀庞大人惨死在了欢悦楼,被人割了舌头,身上戳了十几刀,还被喂了剧毒,死状恐怖……”

  欢悦楼。

  这是个很耳熟的名字。

  如果他记得没错,自己的好王妃这几日可是去了好几趟欢悦楼。

  这其中的原委,他虽没亲眼见着,但不需要多想,十之八九,庞攀的死跟她脱不了干系。

  杀了庞氏二子还不够,如今连庞攀都不放过。

  可今日动手的人不是庞川乌么?她要动杀心,难道不该杀庞川乌?

  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转瞬即逝,他甚至没去看姜绾绾一眼,只冷冷看着庞明珠:“王妃她今日在你庞府受了什么你是不清楚?要不要本王叫月骨也给你来一棍,看你还有没有那个力气跑欢悦楼杀个人?”

  他生性内敛,将骨子里的冷与狠都藏了,平日里待人处事算是隔着一层薄纱似的随和,只是偶尔眉眼冷淡起来,便是自成一派清贵疏冷,格外的叫人心神惧怕。

  庞明珠明显的有些怕了,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不敢再撒泼耍赖,只呼吸还紧着,狠狠道:“我不信!她今日刚跟我们庞氏结了仇,我哥哥随即就惨死,我不信跟她没关系!”

  姜绾绾歪了歪头,一脸隐忍道:“明珠妹妹,你不要忘了,今日在庞府,庞攀庞大人是唯一一个对我还算和善的人,我这一棍是承自庞五少,就算我眼下还能动得了,就算要杀,我也该杀庞五少才对,去杀庞攀大人做什么?”

  庞明珠窒了窒,似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反驳,怔在那里。

  “都出去。”容卿薄淡声赶人。

  月骨不敢多做停留,联合几个护卫一起将人赶了出去。

  庞明珠气哭了,被赶在门外怎么都不肯走。

  姜绾绾见容卿薄竟开始宽衣解带,诧异道:“你不去庞府看看吗?到底是你的姻亲,这种时候不过去怕是不好吧?”

  “你睡了我再去。”

  他说着,越过她去了床榻内侧,将她微凉的身子圈进怀里:“也难为你了,受了一棍还能跑去欢悦楼取人一命。”

  姜绾绾闭着眼睛道:“他发现了我落在韶合寺外的珠子,知道我跟他那两个弟弟的死有关系,他不死,三伏早晚会有麻烦。”

  容卿薄怔了怔,低头瞧着她:“他拿这个胁迫你了?”

  她像是笑了下:“也亏我有个好皮囊,他惦记着想尝一口,这才给了我下手的机会。”

  容卿薄忽然就沉默了下来,他没问她给没给庞攀碰,不想问,也不需要问。

  半晌,只轻轻亲了亲她发顶:“睡吧。”

  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他的体温是恰到好处的舒适,只是后腰疼的厉害,哪怕一动不动也疼的难以入睡。

  翻来覆去了几次,容卿薄忽然下床,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递给她:“给。”

  她瞧一眼:“什么药?”

  “毒药,吃么?”

  “……”

  她睨他一眼,张口吃下,药丸有些大,要嚼,一嚼,那苦涩的味道便在味蕾间弥漫开来。

  这药丸很苦,容卿薄吃过,但他不做声,就故意在那等着,看她会不会忍不住那苦来问他要一颗蜜饯吃。

  可直到她嚼完咽下去,都不见她出声,只皱了皱眉道:“有点苦。”

  容卿薄有些无奈:“觉得苦,你不会向我要点水或者蜜饯么?”

  “还好,也没苦到要向你撒娇的地步。”

  她说着,认真道:“我躺一会儿就自己睡了,你去庞府吧,给他们点线索,往寒词身上引。”

  容卿薄摸着她冰凉凉的小手:“你也不怕栽赃陷害了那人,会引来杀身之祸?”

  姜绾绾半真半假的道:“这不还有殿下么?”

  撒谎精。

  她若真事事都想依赖他,庞攀的事就不会想着一个人处理了。

  她这样乖巧懂事不给他添麻烦,与他而言其实并不是件坏事,只是庞氏对他而言一样极为重要,这些个嫡子一个个折在了她手里,眼下庞氏定然是乱成一锅粥,于他的大业,却不是件多妥帖的事。

  ……

  ……

  庞府。

  随风舞动的火把几乎要照亮大半个夜空,院子里放着七张担架,白布遮住了担架上的人,庞母趴在一个尸体旁边哭的近乎昏死过去。。

画鹊兆喜

又是被媳妇嫌弃的一天,哭唧唧(ಥ_ಥ)   谢谢夜阑空锁满池星宝儿送的一杯冰阔落跟2张月票,谢谢送红豆的宝儿们,鹊鹊子每个都有看哦,么么哒,啵唧亲一口(⑉°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