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十三章 他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8 2021-07-20 00:00:00

  她二儿三儿至今下落不明,如今大儿子又惨遭横祸,饶是往日里再铁血的心肠,如今都受不住。

  庞明珠跪在旁边垂泪,一边安抚着母亲一边看向尸检的仵作:“可有什么发现?”

  仵作将刀具放至一边,道:“回侧王妃,这伤口尺寸,深度都是一模一样,像是请的专业杀手,且自庞大人手中发现了一小把稻草,小人曾听闻杀手界有个极厉害的,鲜少露面,便是露面也是常年一身蓑衣斗笠的装扮……”

  正说着,只听门外齐齐一片跪地之声,他立刻随其他人一起转身跪拜,匍伏于地:“小人见过摄政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夜里尚凉,容卿薄肩头披了件黑色绣金凰的披风,泼墨般的黑发垂落肩头,整个人都融在红色的火光中,肤色却呈现出一种肃杀的冷白,居高临下的扫过跪了一地的人。

  容卿卿也来了,见到他松了口气,道:“薄珩,你快劝一劝大嫂嫂,这人死不能复生,可万不能伤了身子。”

  容卿薄慢条斯理的摘了黑色的暖手抄,露出骨节修长的手,视线却是落在跪在最旁边的庞川乌身上:“川乌,本王接到线报,说是今夜你也去过欢悦楼,可确有此事?”

  出口便点名庞川乌,匍伏一地的人心中齐齐咯噔了一下,隐约都猜到了摄政王的来意。

  他哪里是来安慰岳母的,分明是来给庞氏找麻烦来了。

  容卿卿显然也听说了今天的事情,一听便皱了眉,轻声道:“薄珩,眼下庞攀遇难,大嫂嫂正伤心难过着,有什么事我们还是……”

  容卿薄微微抬了抬下巴。

  月骨立刻命人抬了张椅子过来,他慢条斯理的落座,再看向庞川乌时,他已经立起了上半身,就那么讥诮而挑衅的瞧着他:“殿下可是要为王妃抱不平来了?川乌今夜可是哪里都不曾去过,这庞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可为川乌作证。”

  容卿薄忽地笑了起来,微微前倾身子,那薄薄的瑞凤眼底缭绕着叫人惊惧的墨色漩涡:“这好端端的,怎的提起了王妃?只是本王与庞大人一向交好,他忽然横死,本王自然不能放过这幕后凶手。”

  他说着,微微抬了抬下巴:“月骨,你亲自动手,问一句,答一句,答错一句,剁一根手指。”

  庞川乌脸色一变,厉声道:“摄政王,我好歹也是皇上亲命的御前带刀总管,皇上亲赐特赦金牌,便是犯了死罪都可免除,你岂敢随意动我?!”

  庞老太太此刻已顾不得庞攀,她今夜要连小儿子都保不住,就真要活不下去了。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殿下,此事是我们庞府做过了,只是我这糟老婆子实在气不过明珠被打去半条命,才忍不住刁难于王妃,殿下若真要怪,就怪在我这糟老婆子身上吧,我们庞氏一门这么多年来尽心尽力辅佐东池宫,还请殿下莫要为了这等小事,伤了彼此的和气。”

  容卿薄却只是温和的笑:“岳母大人何出此言呢?绾绾她任性犯错,岳母大人便是真叫人打了她,本王也不会说什么的,只是庞大人之事,本王定要查个究竟,还他公道的。”

  话落,淡淡扫月骨一眼。

  庞川乌被压在地上,右手五指张开,他盯着容卿薄,眼睛里尽是阴狠的冷光:“摄政王,你今日有胆量便杀了我。”

  容卿薄单手抵额,不理会他的挑衅,漫不经心道:“本王且问你,今夜你可曾去过欢悦楼?”

  庞川乌咬着牙一声不吭,只凶狠的盯着他。

  庞老夫人急了,她这五个儿子中,就属这个小儿子脾气最为古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眼下大难临头他却连服软都不知道。

  再顾不得一家主母的风范,跪在容卿薄脚下求情:“殿下,我老婆子这辈子没跪过几个人,我求求你了,不要断我儿……”

  话未说完,只听身后一声闷哼,她脸色一白,转头便看到庞川乌右手小拇指少了一截,顿时鲜血横流。

  “川乌!川乌!!”

  她哭着爬过去,又很快被东池宫的护卫拦住,她哭的悲痛,转身怒道:“容卿薄!!你不要以为我们庞氏只能侍奉你一个主子!你若再动手,休怪我们庞氏翻脸不认人。”

  容卿薄眼观鼻鼻观心,云淡风轻道:“本王今夜便是血洗了你这庞府,也不过是少了条趴在脚边的狗,岳母大人,您多少高抬自己了。”

  庞老太太浑身一僵。

  她这才恍惚记起来,眼前这个看似温文儒雅,和风霁月一般的男子,两年前还血洗离城叛军十万人,他不似七皇子容卿礼那般嗜血好杀,却比容卿礼更叫人胆寒畏惧,因为这淡漠温和的面具之下,没人知晓,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杀心,动了怎样的杀心。

  庞明珠慌了,扯着容卿卿的衣袖哀求:“长姐,长姐你帮忙说句话呀……你不是真的要看着殿下他血洗我们庞府吧?你要亲眼看着殿下他杀了我们的亲人吗?”

  容卿卿脸色比庞老太太好不到哪里去。

  倒不是对庞氏的人有多少感情,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竟也会做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蠢事来!

  她知道容卿薄多少是真对三伏的那个女人动了心思,她也由着他娶了,却不料他竟这般不懂分寸,为了一个女人,要斩断整个庞氏这个臂膀吗?

  容卿礼,容卿法,甚至容卿麟,现在看似都对皇位没什么兴趣,可谁又知晓他们真正在盘算些什么?

  “薄珩。”

  她轻声叫他,生怕一不小心再火上浇油惹怒了他:“此事的确是川乌他做过了,你想怎样便怎样,姐姐都依你,只是莫要再与嫂嫂置气了,嫂嫂刚刚那话也是气话,毕竟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

  她说着,转头看向庞老夫人:“嫂嫂你说是不是?”

  眼见容卿薄已起了杀心,庞老太太哪里还敢再强硬,含糊着点头说是。

  容卿薄却只温和的笑,火把燃起的火焰映入他眼底,却照不亮那片深潭般的黑:“长姐你说该怎么办?”

  他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画鹊兆喜

谢谢夜阑空锁满池星宝儿送的一杯冰阔落,谢谢之潮汐宝儿送的一杯冰阔落,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呀(⑉°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