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十四章 没那么娇弱。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47 2021-07-21 00:00:00

  容卿卿被他看的心惊,知道这件事若再不主动给个交代是过不去了,咬咬牙道:“他一棍落在王妃腰上,伤了王妃,那便也叫月骨打他一棍,你看如何?”

  容卿薄仍旧只是笑,睫毛敛下,遮了眼睛,声音很轻很淡,足够容卿卿听到,又叫别人听不清:“他算什么东西?嗯?长姐你告诉我,他算什么东西?我是王,他是奴,便是这些年给了他们脸,他们也不该这般蹬鼻子上脸,她姜绾绾再不受教,眼下也是我的王妃,他庞氏打狗也得看主人,动了东池宫的王妃,便是没将本王放眼里了,本王脚边是需要狗,却不是这种会咬主子的狗。”

  容卿薄这番话说的顺口,却怎么都没料到,不久后,他无意中的一句‘打狗也得看主人’,被容卿卿记在了心里,成了压垮姜绾绾的最后一根稻草。

  容卿卿阖眸,不知怎的竟松了一口气。

  她原以为他这般计较,是被姜绾绾的美色迷昏了头脑,还急着要想什么办法赶紧扭转一下。

  不料竟是为了这个。

  他做的倒是不错,庞氏仗着势力强盛,近些年的确总是有意无意的挑一下他的底线,此时好好敲打一番叫他们乖顺了,也不是件坏事。

  这么想着,于是主动道:“月骨,断了他脊椎,拖去东池宫私狱关着,此生此世,便在东池宫苟且偷生着吧。”

  庞老太太尖叫一声,冲过去要说什么,被她转身拦住。

  “大嫂嫂,今夜若不废了川乌,咱们整个庞府都要被掀翻血洗一遍,眼下至少他还活着,庞氏嫡亲的一脉还有人在,不是吗?”

  庞老太太赤红着眼睛看她。

  容卿卿冷声道:“嫂嫂,我早就说过,那个女子不好惹,你言辞上羞辱羞辱便算了,在她身上落下伤,就该想到会被薄珩发现,他平日里对咱温和恭敬,可你别忘了,他是摄政王,他想敬你便敬着,他若想动你,也不过是一念间的事。”

  庞老太太失血的唇剧烈的抖动着,呆呆看着她,半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闭眼,两行浊泪便落了下来。

  片刻后,一声凄厉惨叫穿透云霄,惊的几只远处栖息在树上的鸟儿扑棱着翅膀飞远了。

  ……

  容卿薄的药丸苦是苦了些,镇痛安神效果倒是了得。

  姜绾绾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天已大亮,依稀听到婢女在院子外面打扫的声音。

  腰间有些沉,她抬手一摸,就摸到男人修长的手臂,肌肉匀称结实。

  “醒了?”他问,听声音很清醒,也不知醒了多久。

  姜绾绾一动才意识到自己枕着他另一只手臂,忙抬头:“你没去庞府么?”

  容卿薄收回手臂揉了揉,起身下床穿衣:“去过了,瞧了一会儿热闹便回来了,左右你办事漂亮,庞氏也查不到你头上来。”

  也不知是在夸她还是在讽刺。

  后腰还有些疼,不过比昨日轻了许多,她也跟着坐起来:“庞攀那样的人,用着也不会多顺手,我帮你做了他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庞氏那么大,嫡系挑不出听话的来,庶出的还挑不出来么?”

  容卿薄整理好衣袖,单膝撑上床贴着她:“起得来么?起得来便同我一起去用早膳,起不来我叫人把早膳送屋里来。”

  她笑着后仰:“没那么娇弱。”

  容卿薄便牵着她下床,帮她穿衣。

  他显然对女子的衣裳不是那么精通,绕着她转来转去,总是不得要领,不是这儿系错了,就是那里套反了。

  姜绾绾觉得他们这几个皇子都挺有趣的,别人家的公子十五六的大多就成亲了,他们这皇亲贵胄的,一个个的都熬到二十多才开始娶妻生子。

  婢女进来帮他们束发的功夫,月骨也进来了,低声禀报道:“殿下,长公主来了,带了好些东西,说是来看看王妃。”

  姜绾绾正在漱口,闻言,皱眉。

  她瞧着那长公主就头疼。

  容卿薄看了她一眼,这才道:“你叫人收了礼,就说王妃伤的重,还下不来床,不便见客,改日伤好了再登门拜谢。”

  “是。”

  月骨退出去,姜绾绾撩了一缕发在指间把玩,瞧着他:“你今日不去宫里了么?”

  “今日暂且不去了,明天再去,昨晚的那碗甜汤怎么样?喜欢的话我明日再带一份来。”

  “味道不错,不过带些其他的也好,我常年只吃胡萝卜,偶尔有兴致了去打只野兔什么的,也没吃过多少好吃的,对什么味道都很好奇。”

  “好。”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待收拾妥帖起身出门,就瞧见红着眼睛跪在地上的庞明珠。

  她一向爱打扮,平日里一日就要换三四套衣服,今日倒是罕见,还穿了昨天的衣裳,脱簪散发,连妆都没上,素着脸看着有些惨白陌生,尤其一双眼睛肿的核桃一般大小了。

  原来她的亲人死去时,她也是会伤心难过的。

  她还以为这种喜欢活活溺死烧死别人,将别人的心爱之人送给五个哥哥蹂躏折磨的人,是没有心的,是不会难过的。

  一见他们出来,庞明珠立刻跪着上前,刚要去抓容卿薄的衣摆便被男人一个侧身避开了。

  他像是嫌脏一般的低头瞧了自己衣摆一眼,明明没碰到,还是屈指扫了扫。

  “殿下……”

  庞明珠一下子瘫坐在哪里,委委屈屈的开始哭:“殿下明珠知错了,殿下不要因为庞氏迁怒于明珠,明珠真的知错了……呜呜呜……”

  姜绾绾听不得她的声音,道:“你们聊吧,我先去用膳了。”

  人不等走出去,容卿薄却比她走的还快:“我饿了一早上了。”

  “……”

  早膳偏清淡,倒是有助于她养伤。

  正喝着粥,就见素染一席素净的淡绿色长裙,眉眼低顺的过来:“素染给姐姐请安,给殿下请安。”

  她先前在马车里受伤,头部似是伤的不轻,卧床了许多日,这会儿瞧着气色倒是好了不少。

  姜绾绾笑笑:“妹妹早,坐下吧,一起用早膳。”

  素染站着没动,迟疑的看了眼容卿薄,有些害怕紧张。

画鹊兆喜

谢谢夜阑空锁满池星宝儿的一杯冰阔落,么么么哒,超级爱你鸭,谢谢一直支持鹊鹊子的宝儿,么么哒(⑉°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