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十五章 你有仔细算过两年是多久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30 2021-07-22 00:00:00

  她这才笑了,柔柔道:“谢王妃,谢殿下。”

  婢女挪来了一张椅子,姜绾绾跟容卿薄本是对坐着的,她便坐在了他们中间。

  姜绾绾要帮她盛汤,一动手,就被容卿薄接了:“你吃着,我来。”

  她就收了手,瞧一眼素染低头抿唇轻笑的模样。

  听说她比容卿薄大了几岁,可瞧着却正是一个女人最风韵动人的时候,全身都散发着成熟诱人的气息,与她胆小易受惊的模样搭配着,最是叫人又心动又心疼。

  素染抬手接了容卿薄递过来的汤,轻轻道:“谢殿下。”

  容卿薄擦拭了一下手指:“趁热喝。”

  素染捏着汤勺搅着汤,笑盈盈的看着他:“素染还记得殿下小时候身子弱,又挑食娇贵,每次都要素染喂着才肯喝,这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不想还能等到殿下照顾素染的时候。”

  容卿薄表情便有些微妙,没说话,只看了姜绾绾一眼。

  姜绾绾却没看他,只好奇道:“他小时候身子很弱么?瞧着现在可是健朗的很。”

  素染喝了口汤,想了想:“殿下也是到了十多岁身子才渐渐康健起来的,小时候也是动辄便生病,他一病,长公主便急的不行,什么都依着他,别看殿下如今成熟稳重,小时候也是很调皮闹腾的,十二岁的时候有次把我的衣裳全藏起来了,害我早起后险些没衣服穿,求了好久他才还了几件,就是到现在也不知他把我衣服……”

  她说着说着,像是突然察觉自己的失言,忽然就噤了声。

  容卿薄拧着眉心,垂眸瞧着姜绾绾搁在桌子上的手。

  她的手保持着握筷的姿势,一直没动,就安静的听着,直到素染突然噤声,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其实也不是多了不得的事。

  她与容卿薄青梅竹马,这随口提起来的一件大约也只是千千万万嬉笑打闹中最不起眼的一件。

  姜绾绾没有童年,她有记忆以来就一直活在被追杀的阴影里,小时候哥哥还派人护在她身边,但那些人并不喜欢她,他们去三伏不是为了守一条拖油瓶的性命的,因此哪怕护着,也几乎从来不与她说话聊天,他们聊天时她就一个人在一边堆雪玩儿,他们烤红薯时她还在一边堆雪玩儿,他们连吃饭都不跟她一起,怕她饭菜里被人下了毒,连他们一起毒死了。

  她从来不是个惹人喜欢的,这世上除了哥哥,也没人喜欢她。

  病了不舒服了,也习惯自己照顾自己,哥哥很忙,偶尔碰一面,她希望自己是健康的,是不会叫他担心忧心的一个存在。

  但容卿薄不一样。

  他是皇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几个异母的弟弟都安分的很,乖乖的不去跟他争夺帝位。

  她的人生,简直就是容卿薄的对立面。

  姜绾绾就在这片沉默中,随意的笑了笑,道:“殿下很喜欢妹妹,他藏你衣服也是为了逗你呀,美人儿一笑一恼,总是叫人格外的欢喜。”

  素染懊恼咬唇,无措的视线在她跟容卿薄之间来回了几次,怯懦道:“素染说错话了,姐姐莫要挂心……”

  “怎么会?”

  她抬手,不轻不重的握住了她微微发抖的手:“哥哥总说我任性,不懂体贴别人,更是三天两头的惹殿下动怒,若不是有妹妹在,怕殿下将来连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谢谢你,愿意来殿下身边。”

  她的最后一句话,像是有极重的分量,一落地,叫容卿薄跟素染齐齐看向了自己。

  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面前的桌椅忽然被拉的很长很长,他们并肩坐着,忽然离她很远很远。

  素染有些惶恐,瑟缩着身子:“王妃这话说的……素染有些不明白……”

  姜绾绾收回手,在容卿薄的目光中轻轻叹息:“妹妹有所不知,我身子自幼便很弱,隔个五年便要闭关两年调整身体,三伏山上终年积雪,人迹罕至,最适宜我这至阴至寒的体质……”

  话未说完,骤然一声爆响,那瓷白的汤勺就在男人指间断裂开来。

  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冰封,连空气都稀薄的厉害,叫人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容卿薄看着她,那目光从未有过的冷,像是要穿透她的身子,将她生生钉在身后的墙壁上。

  不懂这女人的心是不是铜墙铁壁做的,他费心劳力的铺排了这么久,该给她的宠爱,该给她的名分都给了,她哪怕还未对他爱的死去活来,也该融一融了。

  两年。

  她若回去了,那他先前那些的心思怕是都要付诸东流,再从头来过之时,又会生出些什么变数,谁都不好说。

  他忽然觉得那千里之外的三伏里的人加加减减,怕是都没她一个人难缠,偏偏已经缠到一半了,半途而废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姜绾绾这话其实只吐露了一半的实情,她的确每隔五年便要闭关一次,但每次大约只需要十几天到一个月,并不需要两年。

  但她要拉长这个时间,长到容卿薄忘记她的模样,长到这东池宫里出现他容卿薄的孩子,长到他又看上很多很多很美丽的女子,长到她不需要回来,就可接到一纸休书。

  她得回去了,回到哥哥身边去。

  容卿薄忽然起身便向外走。

  素染咬着唇,无措的看着他的背影,想追上去,又被那一路散发的寒气吓到,只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姜绾绾摇摇头,起身追上去。

  容卿薄腿长,本就走的快,更遑论走的急了,她腰疼的厉害,小跑着过了两条长廊三个拱门才追上,气喘吁吁道:“你不要生气嘛,我这身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本来就不经折腾,以前在三伏几乎是不动手的,都是寒诗帮我挡了,来皇城这大半年,你数一数我动了多少次手?哪怕到现在,也是硬撑着,我早该闭关养身子了。”

  容卿薄面色冷的惊人。

  不许她碰自己,一直后退:“所以呢?你说走就要走两年?你知道两年是多久么?嗯?你有仔细算过两年是多久么?”

画鹊兆喜

谢谢夜阑空锁满池星宝儿送的一杯冰阔落,谢谢之潮汐宝儿送的一杯冰阔落,么么么哒,超级爱你们呀,知道宝儿们都等的很捉急,再三四天就加更哈,两万字打底,么么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