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十七章 他还在等她。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80 2021-07-24 00:00:00

  他笑着笑着忽然停了下来,眼底不知何时已现湿润:“可你也说过,说我很聪明,说我学什么都快,你教我三伏剑术,我给你烤野兔熬萝卜汤,你说我很好!!你骗我说你觉得我很好!!可转头就嫌弃我,逼迫我!!将我踢下望雪峰!!我摔断了腿,我不肯走!我躺山下被冻得手脚都僵了!!我险些被野狼生吃活吞!!我没有等到你!我没有等到你来找我!!姜绾绾,你没心!!你没心肝!!!”

  他蓦地扑到铁栏上,一手穿过空隙拽住她的衣领,撕心裂肺道:“我不止要断你脊柱,我还要将你剖膛破腹,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心,看你的心是不是冷的!!!”

  姜绾绾就任由他将自己衣衫拽裂,自始至终都冷漠到看不见半丝波动:“可你没这个机会了,我也不会再给你爬起来杀我的机会。”

  她的手顺着他拽着自己衣领的手臂滑过去,然后重重掐住他的喉骨,一点点收紧。

  庞川乌没有挣扎,他就睁着眼睛看着她,看着她巴掌大小的脸,眼眸亮若星辰,比那天上的星星还好看。

  三伏山的星星很漂亮,很干净,那里常年冰雪覆盖,也常年星河漫天。

  他会跟着那几个男子去杀她,其实不是为了几两碎银,而是被他们逼着去的,他甚至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就在柳州种树的路上被劫了。

  后来他才知道,三伏那地方终年有雪狼出没,他们为了防止碰到雪狼难以脱身,就在路上随手带了个‘粮食’,随时准备将他丢出去。

  可他们运气很好,路上没碰到雪狼,也一路悄无声息的摸入了望雪峰。

  他亲眼看着前一瞬还在雪地里洗萝卜的少女,下一瞬就拿染血的剑尖挑高了他的下巴,细细打量着他。

  身后,那将他掳来的四个杀手甚至来不及出一声,就倒在了雪地里,殷红的血将雪地染透,也染红了她刚刚洗好的萝卜。

  她一袭轻薄白衫,立在雪地里,烟姿玉骨,乌发垂腰,像妖,又不染丝毫妖气,更像一团雪,很软很干净,又冷冽不可亲近。

  “会做萝卜汤么?”她问。

  他呆呆看着她,半晌,点头。

  她这才嫌弃似的丢了剑,就着他的衣服擦净了指尖的血迹:“挖个坑把他们埋了,给我熬一锅萝卜汤,敢做手脚,我再亲自动手埋你,听明白了吗?”

  他又点头。

  她其实对他一点都不好,从未对他笑过,也从未亲手给他端过一碗萝卜汤。

  望雪峰很冷,冷到他这个常年待在沙漠边缘的人夜里都要被冻醒几次,手脚都生了冻疮,剑都拿不稳。

  她也只是丢了一瓶药给他,连上都不帮忙上一下。

  可饶是这样,他总能苦中找甜,觉得她其实是很在乎他的,不然为什么要把三伏剑教给一个外人,不然为什么她杀了那么多人,独独留下他。

  她夸他聪明,他便越发奋进,日夜不停的练剑,叫她觉得他更聪明。

  可他学的越快,她对他反而越冷淡,才短短不到两个月,就要赶他走。

  他不明白,她一个人在望雪峰,她应该是很孤单的,他留下陪着她不好吗?他做的萝卜汤,他烤的野兔不香吗?为什么要赶他走?

  他不走,就是赖着不走。

  于是有天夜里,她叫他出来看星星,难得的亲手递了一碗萝卜汤给他,她亲自熬的,很香很香,可他只来得及闻了一下,甚至一口都没尝到,就被她一脚踢了下去。

  那悬崖不算很陡,却很长很长,他滚了许久才停下,身子上到处都是被突出的石壁磕碰出的伤口,他断了一条腿。

  他觉得她可能不是故意的,她可能只是坐累了舒展一下腿不小心踢到了他,她不是故意的。

  他等她,冻到手脚动弹不得,他还在等她。

  可他等了足足两天,足够她上上下下的来回一百趟了,他始终没能等到她。

  却等来了一群饥肠辘辘的饿狼。

  庞川乌的眼睛渐渐暗淡下去,脑袋就在她指间一点点垂了下去。

  她收回手,慢慢站起来,轻声道:“寒诗,把尸体丢出去,别脏了这东池宫。”

  身体压过枯草发出轻微的一声响。

  她寻着声音看过去,牢狱另一端的云中堂立刻一脸惊恐的别开了脑袋,仿佛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因为杀红了眼连他一并杀了一般。

  姜绾绾也只是看了他一眼,似乎并没有心情再去掠夺一条性命,转身便走了。

  寒诗叫牢头开了门,拿凉席一卷,将尸体扛了出去。

  寒诗回来后,姜绾绾就坐在梳妆镜前,沉默的梳着长发,许久,才忽然道:“你去查查,庞氏的第五子这几年出过什么大事,他不是真正的庞川乌。”

  寒诗撇撇嘴:“查了,庞氏的这个第五个儿子听说一年前跟几个狐朋狗友外出狩猎,结果遇袭,那几个朋友都死了,就活了他一个人,醒来后就因受惊过度性情大变,本来人就不是什么好人,醒来后更是无恶不作,心狠手辣,他上面那四个哥哥都怕他。”

  姜绾绾就沉默了下来。

  他曾说他有个朋友身陷囵囫,他要救对方,她这才从哥哥那里随便要来了一本剑谱丢给他,本想他能学个三脚猫的功夫,不料他天赋惊人,不过短短几个月,厚厚的一本剑谱便使的行云流水了。

  朋友……身陷囵囫……

  他当初是怎么去三伏的?是从柳州。

  柳州……

  ——不过我倒是听说,这庞氏宗亲里出了个心术颇正的男子,看不惯庞氏的所作所为,几次三番加以阻挠,就被庞老太太送去了柳州……

  他竟就是那个她叫袭戎送香薷去柳州找的庞氏庶出的儿子!

  那个心术颇正的男子。

  那个初在望雪峰出现时,一脸茫然,眼神干净的男子。

  可不过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他却成了这京城中以少言寡语,心狠手辣著称的纨绔子弟。

  寒诗瞧着她骤然色变的小脸,冷嗤一声:“你就作吧,容卿薄那样的人,心思比针都细,回头叫他察觉了,弄不死你。”

  姜绾绾没心情打他,吐出一个字来:“滚。”

  寒诗巴不得不去看她,毫不留恋的一扭头走了。

画鹊兆喜

加更倒计时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