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我的异世界生活多多少少沾点问题

第十五章 真·猜测(庆祝高考结束加更)

  白笙犯病结束后,开始认真思考起来,这个异世界,无论哪里,其实都带着那么一丝诡异。

  这个世界的人或多或少的都和他穿越前所知道的东西有些关联。

  楚夕和楚千夜来源自他看过的漫画。

  姜然和林晚是以穿越前他粉的虚拟偶像为原型。

  零七长相酷似02,名字也相似,并且两人的角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召唤岩石鼠的候玉傲像他知道的一个叫otto的主播,也就是大家口中的电棍。

  《恶魔城》的施法语音能增强序能……

  还有许多东西,都与他原来的世界相似甚至重合。

  而系统的存在,则更像是为了使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更为完善而出现的。

  再结合白笙刚才做的梦,他甚至有理由相信,自己其实现在昏迷在病床上,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潜意识幻想出来的……

  但,事实真就如此吗?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衡州,一个气势恢宏的城堡内,一名穿着镶满宝石的华丽服装,约莫有七八岁的萝莉正通过一块黑色的镜子看着远在亚洲,正沉思着的白笙,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白笙结束了无意义的思考,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这是梦,是他自己的幻想世界,他对这个世界的喜爱也要远远超过原来的世界。

  原来世界的他孑然一身,特立独行的他,与同龄人格格不入,所以也没什么要好的朋友,更别提亲戚了。

  但这个世界,有他喜欢的角色,有和他相似的,所谓的“朋友”,也有他第一次的对象……

  要单纯按“羁绊”和“有趣”来看,这个世界其实远超白笙原来所在的世界。

  所以,白笙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对着窗户外的太阳说到:“是想象也好,是梦也罢,如果它真的是梦的话,那我,便永溺于这无边幻梦好了。”

  少年眼中迷茫尽扫,恢复了往日的清明,是啊,有些事情,未必需要弄清,只求一个心安理得便够了,不是吗?

  大通市,通市一中的操场上。

  白笙和苏黎雨一行人正站在在主席台上,接受着校长的表扬和学校准备的奖品。

  奖品只是一枚序能修炼丹罢了,但也让台下的同学们羡慕不已,毕竟富的人还是少数,多数的人还是舍不得花一万元买一枚序能修炼丹的,顶多是在濒临突破或者觉醒序能的时候买一枚增加下成功率。

  毕竟只是代表本市出战省内的比赛,如果要是取得代表本省出战得资格,想必省内必然会给予他们一定的修炼资源奖励。

  并且白笙昨天晚上吃饭时从苏黎雨那里了解到,如果代表本省出战,那么他们战队的五个人都可以直接拥有进入吉省大学的资格,并不需要参加高考,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福利了。

  虽然白笙因为吉省大学充满槽点的广告对这个大学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但这并不能改变它是吉省最好的大学的事实。

  省级高中生联赛的时间被定在了4月5日,而今天是3月28日,也就是说,他们有一周的时间去训练一些东西,排练一些战术。

  这七天里,苏黎雨的残酷训练依旧继续,好在众人都是序者,无论是体质还是恢复力,相比普通人来说都是要好一些的。

  而且还有白笙的治疗在,一些训练时不小心产生的损伤也能及时恢复。

  众人上午修炼序能,下午体能锻炼,日子过的也还算充实,而众人的关系在这七天的相处中也变得更为熟络了。

  顺带一提,白笙的序能突破到了25级,楚夕的序能也突破到了24级,而其他人倒是没什么突破。

  根据穿越前的一些构想,白笙提出了几个这个世界的人根本想不到的序能运用方法,还真有几个能使用出来,被他们当作了秘密武器。

  期间,白笙还和苏黎雨偷偷聊了些什么,本章暂且不表,咱后文自会揭晓。(白笙:希望你到时候别忘了填坑。)

  到了4月4日,众人坐上了去往恒春市的客车,在此期间,作为队长的苏黎雨向众人介绍起了这次的对手。

  “本次联赛加上我们一共有八个队伍,其他七个队伍分别是恒春市代表队,四方市代表队,辽永市代表队,白峦市代表队,松城市代表队,雪城市代表队和大吉市代表队。”

  苏黎雨一口气说完这些队伍的名称后,换了口气继续说到:“其中需要注意的是大吉市的队长顾永,序能31级,其能力为钢铁操控。”

  “还有恒春市的队长周子轩,序能33级,他的能力是冰剑,辽永市的队长名叫刘秀一,序能32级,能力是制造炸弹。”

  “而其他队伍的实力较弱,暂时没有超过30级完成序能一次进化的人员。”

  白笙有气无力的插了一句:“队长,我们队也没有序能超

  过30级完成序能一次进化的人。”

  苏黎雨白了他一眼说到:“但是你们有我这个队长,只要对方等级不超过30级,一对一我有信心完胜他们。”

  白笙立刻装作认真的接了声“队长威武霸气,此番出征,我们必能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笑点低的姜然忍不住笑了,笑着说了句:“哈哈哈哈,笑死~”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在车厢里扩散,冲散了车厢内本来有些紧张的气氛。

  这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是一场关于荣誉,关于前途的战斗,但这对于白笙来说,可是决定着生死的战斗。

  白笙心中想到:“这种被迫去取胜感觉还真是不爽啊。”

  白笙是一个不习惯被约束的人,换句话说,他向往自由,但他做事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也有一个自己的底线。

  如果系统是拿他自己的性命作为比赛的惩罚,他不会有一点怨言,但系统是拿一个和他有关联的人作为比赛的筹码,如果不幸输了比赛,从而导致零七死亡,白笙会有一种自己亲手杀了零七的感觉。

  这种事情就和两人结仇波及对方家人朋友一样让白笙不爽。

  似乎是看出了白笙的异常,苏黎雨什么也没说,只是走过去拍了拍白笙的肩膀,但和苏黎雨熟了的白笙能明白她的意思,这是她在表示“有我在”的意思。

  白笙转过头去,和苏黎雨四目相对,然后他轻笑一声,向苏黎雨点了点头。

  苏黎雨也回了他一个微笑,摆了摆手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白笙坐在座位上,目光望向窗外的风景,对着窗子喃喃自语:“不得不取得胜利的理由,似乎又多了一个啊。”

  

Miers

高考完了,解放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