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小狼狗他太香了

第9章 超出预估,也无妨

小狼狗他太香了 纯洁的坏坏 2059 2021-05-25 23:24:27

  “快,参与到面具美女所说的游戏中去,赢了就可以参加齐氏的年会。齐氏年会从不对外,这可能是唯一参加年会,见到齐氏财团高层的机会了。”

  “如果能见齐爷一面,我别的都不要,就让他送我几个字,那就是赚了。齐爷的赠言,那可是能扭转命运,求都求不来的。”

  “要参加游戏,但不能加入蓝罔那组,蓝罔赢了,没办法从他手中将贵宾通行卡买走。得跟面具女人一组,她赢了,还有买卡的可能。”

  其余楼层下来的大佬们讨论得热火朝天,原本就在第一层的客人们,自然也不淡定。

  不过,原本第一层的人大多是玩咖,他们更在意玩乐这一方面。

  “我对齐爷的兴趣不大,那样人类天花板般的人物,我把他当天上神仰望仰望就得了。但是,我对获胜方能够得到的免单感兴趣。”

  “可不是,虽说我们都很有钱,但梦幻游艇的消费还是太高了,拿着自己的钱,每天来玩儿还是有点扛不住。如果能够免单一年,那我就可以天天来。”

  “贵宾通行卡才是永远得神,据说全球拥有七层通行卡的只有六位。我今天能够见证第七位拥有贵宾通行卡的人诞生,也算是见证历史了。”

  “我听说第七层有很多超乎常人认知的东西,我特别想去看看。等会儿无论是哪一方最终获胜,我都要去和对方做朋友。然后蹭贵宾通行卡。”

  “今天的两位主玩家,无论赢家是谁,都入了齐爷的眼,好羡慕啊。”

  毫无疑问,齐爷给出的奖励,太过诱人,以至于今天到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想参与到游戏中。

  就连一直冷冷淡淡的薛墨,也放下水杯,朝着游戏中心看了一眼。

  齐渊跑出来横插一脚,一开始并不在刘茫的预估之中。

  不过……超出预估,也无妨,玩大了,也无碍,反而更让人觉得有滋有味。

  刘茫决定,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好玩儿一点儿。

  她在喧闹的人声,以及鼓噪的音乐声下,一步一步走到了蓝罔的面前,并且扬了扬手中的黑巾:“蓝先生,劳烦你低一下头,我替你将黑巾蒙上,我好开始挑选红翎羽保管人。”

  “美女,蒙眼睛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是,怎么能让美女动手?”

  蓝罔长而白皙的手指,牵住了黑巾的一头,打算将黑巾扯过来,自己动手蒙。

  刘茫魅惑一笑,手上一个用力,直接将黑巾的一角,从他的手中抽出。

  “还是我亲自动手,才能确信将你的眼睛蒙得严严实实,让你绝对没有偷看的可能。”

  齐渊的奖励一出,这场比拼,就已经不是单纯的撩妹搭讪了,面子也都成了小事儿。

  赢下之后的奖励太丰厚,这些在名利场搅风弄雨的人,一定会在合法范围内,动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

  当然,巨利当前,脸面也可能会暂时抛下。

  蓝罔也的确有自己蒙眼睛,好将黑巾蒙松一些的想法。然而,面具美女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只有歇了那一点儿小心思。

  他微微低下了头,薄情却好看的唇勾了勾:“那就有劳大美女辛苦一下了。”

  “不辛苦。”

  刘茫的手,环过了他的头,将黑巾死死的绑好,确保他不会有一点儿偷看的可能,然后跳下了射击台,在拥挤的人群中,挑选自己的翎羽保管人。

  跳下射击场后,刘茫会随意的挑选一些人搭话,甚至做一些肢体动作,用以扰乱围观者的视线。但是她手中的红翎羽,却迟迟没有交出去。

  有头发花白的金融大鳄,凑到她旁边,低声自荐:“女士,我是兴旺集团董事长,将你手中翎羽给我一支,无论输赢,游戏结束后,我将给你一张一百万支票。如果你赢了,我会在一百万的支票基础上,再赠送你一栋别墅。”

  金融大鳄想见齐渊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门路。

  现在,上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他哪儿有不争取的道理?

  刘茫没有应下他的话,继续在人群中走。

  金融大鳄孙兴想追上去,却被李狂挡住了去路。

  李狂凑到到刘茫的身边,低声说道:“美女,让我跟你一组,我保证蓝罔那狗比不能从我手里薅走翎羽。”

  刘茫手里捻着一枚翎羽,拖着迤逦的声线,给她家第一个傻学员挖坑织蛛网。

  “如果你让他薅走翎羽,拖累了我,我损失就大了。毕竟……我听人说,你除了家境比他好,其余都不如他。我将翎羽给你,我很容易输啊。”

  李狂一下被她的话激起了逆反心理,还有求胜欲:“我不会让你输,就算我让你输了,我也不会让你吃亏。

  我如果让他薅走了翎羽,我给你当一个月的人形提款机,外加一个月的跟班。快把你手上的红翎羽拿来。”

  “傻小子,说话真冲动,不过我喜欢。”

  刘茫抓起了李狂的手,将红翎羽放进了他的掌心。

  “守好它。藏起来,别让蓝罔看见在哪儿。不然,不管你是不是自愿抛出红翎,只要红翎从你身上离开,蓝罔就可以射下它。”

  李狂的手腕被捏住,感受着面具美女指尖的温度,却一点儿荡漾的心思都没有。

  他凶巴巴的说:“要你废话!你手上还有最后一支红翎羽了,找一个靠谱的人给。别一会儿劳资收好了翎羽,你还是输了。”

  刘茫收回手,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修长笔直的美腿,绕着射击场转了一圈,来到了此刻略显清冷的暗角落。

  她艳丽的明眸,自带三分笑意,仿佛浸在鲜血里的唇,冲着薛墨的方向弯起:“薛先生,能帮我保管这支红翎羽吗?”

  薛墨冷冽的眼,此刻如同浸在黑夜星河,幽深又璀璨。

  他清清冷冷的声音,像冰水一样淌过幽暗角落。

  “女士,我和蓝罔是一个大院长大的朋友,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收你的红翎羽,而不是帮蓝罔保管靶子?”

  他心里有打盹的恶兽,平时眯着眼睛,对周遭外物,不管不顾。

  现在,那恶兽睁开了闭着的眼睛,看着面前蹦跶的食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