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小狼狗他太香了

第13章 她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小狼狗他太香了 纯洁的坏坏 2244 2021-05-29 23:26:19

    刘茫抬了妖绝蛊惑的眼眸,直视齐渊的异色双瞳,敲打桌面的手指,缓慢的移到半空,再落在他捧着的调酒杯上。

  两人视线对上,暗送的不是秋波,而是势均力敌的交锋试探。

  她恍若温了香的手指,捏着杯身,声音缱绻而起:“齐先生如果生气,我借你的场地钓学员的时候,就会被你打出去。

  你不赶我走,还故意给出大奖,让我的计划更好的实施下去。这证明,我的游戏计划,正好戳中了您的愉悦点。

  我取悦了你,当然敢大着胆子问你讨杯酒喝。”

  她的指腹,在酒杯上滑了滑,神态语气,像是女妖精相中了准备吸血的男人,整个人妖气全开。

  她凝脂温玉般的手,在酒杯上饶了一圈,然后装作不经意,触及到齐渊的手腕。

  只那么碰一下,她就感觉到了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意,以及他如同游丝一样的枯竭脉络。

  怎么会这样?

  刘茫心中疑窦丛生。

  她在看见齐渊本人的第一眼,就从他身上嗅到星盟将死之人,身上才会有的腐朽之气,所以她才想办法触碰他手腕的脉络,然后用精神力,查看他的情况。

  探查出来的结果,和她嗅到的一样,他的身上充满了死气。

  按理来说,一个死气这样浓郁的人,他早就应该行将朽木,缠绵病榻,可他除了身上的温度低一些,身体竟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的身上裹满了谜团,让刘茫对他,升起了一探究竟的浓厚兴趣。

  还有,他手上的肌肤,冰冷而细滑,手感致命的好……以至于她竟有些舍不得从他的手腕上挪开。

  齐渊常年冰冷的手,此刻感到一丝暖热,清淡冷白的唇却勾起了一抹戾笑。

  “刘女士若是再不肯把爪子从我手上移开,一会儿你的手,可能会被非人生物啃成白骨。”

  他冷戾的话,其实并没吓到刘茫,可她却讪讪的收回了自个儿的手。

  放荡了,查探完他的身体状况后,却一直不肯收回自己的手,这种行为太过放荡了。

  “抱歉,我原本没想摸这么久。”

  刘茫这话一出,齐渊身上的冷意加深,却没任何发作。

  他将还未送入口中的酒,朝着她的方向递了过去:“刘女士刚刚的话也没错,你想出的游戏,的确让我觉得有意思。也算是愉悦到了我。

  这杯酒,归你了。”

  齐渊把调制好的酒,放在了刘茫的面前。

  刘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谢谢齐先生。”

  讨酒喝本来就是借口,但他既然答应了,她就得爽快的喝一杯。

  水晶酒杯里,黑褐的酒液被她喝得干干净净,她潇洒利落的放下空杯,直接从吧台离开,前去完成由她发起的射击游戏。

  灯光昧暧的吧台边上,齐渊将她刚刚喝过的酒杯,拿在手上掂了掂,侧头看着吧台附近的助理:“刘茫刚刚的举动,是在撩拨我吗?”

  特助全程围观了面具美女和齐爷的互动,恭敬的回了一句:“我觉得她应该是在撩拨您。”

  特助也没谈过恋爱,但他认为,刚刚面具美女分明像是个幽夜妖媚,想将齐爷神魂勾走,好一口一口吃掉。

  齐渊看着她消失的方向,卡白冷寒的手,从桌子上的盆景里,挑了几颗黝黑的石子,冷幽幽说到:“她既有心撩拨我,怎么走得那么快?”

  这场射击比赛,刘茫绝不可能输,她哪怕是再和他相处一个小时,最后的赢家,也只有可能是她。

  有的是时间,却在和他搭上话了之后,撇下他又走了。

  她的行为,可真是的古怪得很。

  特助在脑海里搜索了所有和情爱相关的知识,最终迟疑的回答到:“她有可能是想若即若离,好引起你更多的注意。”

  她心机深,她不是个好人。

  她想钓您,齐爷您一定不要上当。

  特助内心的咆哮,齐渊并没听见。就算听见了,也不在意。

  他将黝黑的石子儿,随意的往台面上一扔:“她撩拨试探我的神态很好,眼睛会勾人。离开我的时机选得不错,的确引起了我更多的注意力。

  在引起男人注意这一方面,她比我那不成器的养女强多了。

  特助,等齐飞雪回国之后,就把她送去刘茫的培训中心。让那不成器的好好学学,面对想勾搭的男人,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齐渊看着桌面上石子形成的图案,脸上浮现起恶趣味的笑容。

  特助努了努嘴,而后恭敬的说道:“是,齐爷。此事我一定替您办好。”

  齐爷将齐飞雪送面具美女的培训中心,怕不是恶趣味的想那跋扈的大小姐,掀了培训中心。

  面具美女真的是撩了不该撩的人啊。

  喧闹的人群中,刘茫鼻子忽然有些发痒,她抬手,蹭了蹭鼻子,然后慢慢朝着李狂所在的方向移动。

  她的傻学员,此刻和她的系统一起在鬼嚎。

  李狂:“靠,蓝崽儿,你疯了,你居然让你人撕爷爷的衣服,你不怕李氏财团以后再也不跟你合作了?

  擦,别扯,别扯,再扯你爷爷我就要走光了。”

  柴柴在刘茫的魂识里急得跳脚:“宿主,你的学员李狂被几十个人围了,他身上的衣服都快被撕成一条一条的了。你现在快点去帮他呀。你帮他了,他肯定会感激你。”

  “帮他做什么,这是多好的一课啊。这一课,会让他明白,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别人不会因为他爸是李成林,就不敢动他。也让他受点挫折,并为他的张狂和夸下的海口,付出点代价。”

  “刺啦,撕拉……”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李狂保管的红翎羽,终于被蓝罔的人找到。

  蓝罔看见红翎羽飘出来之后,直接击中。

  场上有好事者,拿着话筒立刻播报:“蓝罔拿下李狂保管的红翎羽,追平面具美女。”

  李狂失了翎羽,原本就觉得丢人,现在被播报出来,更觉得脸皮都快丢没了。

  他穿着撕得破碎的衣服,指着蓝罔的鼻子骂:“龟孙,你特么的胜之不武。”

  蓝罔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朝着他的方向甩了过去:“只要不触犯法律,求胜不论手段。李狂,我胜了,就是胜了。

  我的西装借给你,遮一遮你那白斩鸡一样的身材。”

  李狂抓住他的西装,往地上一丢:“呸!谁稀罕你的衣服?你别得意得太早。我虽然没保管好翎羽,但我们这一组还没输。”

  蓝罔看了眼地上的西装,然后又看了一眼正朝李狂方向来的刘茫:“现在没输,一会儿也是输。”

  说完,他带着弯弓,以及几十个人,朝着西装面具男保管者的方向转移。

  他刚走没几分钟,刘茫就来到了李狂的身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