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小狼狗他太香了

第22章 狗咬狗的场面,看着得劲儿吗

小狼狗他太香了 纯洁的坏坏 2064 2021-06-07 23:49:11

    李狂收敛起眼底的一片冷光,语气一瞬间放缓,顺从了刘茫的决定。

  “贺副董和茫茫姐都让我留下来,那我就不走了。正好,我还没见过深渊豪庭外层包间的菜单,现在可以涨涨见识。”

  深渊豪庭内外包厢的菜单不一样,以李狂的财力,让他根本不屑于来外层包间。现在借着一个小跟班的身份,刚好能够体验一下以前没有体验过的生活。

  他也不怕在贺筹手上吃亏,一来是因为相信刘茫的战力。二来是哪怕真的遇到危险了,他可以摘了口罩。

  贺氏财团的人,哪怕是向全世界借了勇气,也不敢随意动首富独子。

  “好了,大家都入座,我让侍应生多开几瓶好酒过来,一会儿都敞开了喝。”

  贺吠这声招呼,让所有站着的人,都在餐桌旁落了坐。

  刘茫所坐的位置,左手边是贺吠,右手边是贺筹。贺筹旁边则坐着李狂。

  他们刚入坐好不久,侍应生就送来了几瓶烈酒,以及一些山珍海味。

  烈酒打开,贺吠用眼神示意朱大祝,让他有什么计划,赶紧开始施行。

  他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刘茫身上也不知道喷了什么香,闻着十分要人命。

  她就坐在他身边,他都能够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软。

  他好几次,都想伸手揩一下油,但她像是能提前预知他的举动一样,每次都避开了。

  这样想摸,摸不着,想吃,吃不了的滋味,极为抓心挠肝,让他起了一身的火。

  朱大祝收到了他的眼神,立即开始做起拉皮条的勾当。

  他看着刘茫,特别亲善的说道:“小茫,你帮各位投资商倒一下酒,提前感谢一下他们为你获取资源费心。”

  刘茫看着两个人渣眼神往来,觉得可以开始收拾垃圾了,于是顺从的起身,拿起一个酒瓶,开始给在场的人倒酒。

  当她来到朱大祝的旁边,手就开始抖起来,瓶里,剩下的半瓶酒,直接从瓶子口到了他的头上,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朱经纪人,我手忽然抽筋了。”

  浇了烈酒之后,她开始不断的道歉,伪装的愧疚,让人挑不出一点儿问题。

  朱大祝浑身被浇湿,自然气不过,站起来就要训人。

  贺吠却在这个时候,将一整瓶红酒朝着刘茫递去:“小茫啊,虽然你不是故意的,但你让小朱这样狼狈,只说一声对不起,可不够。来,你把这红酒喝一半,表达歉意吧。”

  贺吠喜欢醉美人,想一开场,就将刘茫灌醉。

  刘茫接过红酒,双手捧着,一口闷了一大半。

  她酒量好得很,星盟最烈的万里星辰,她喝三大坛都不会醉。蓝星的红酒,对她来说,就跟清水一样。

  她虽然清醒,当却用精神力将醉态给装了出来。

  “朱经纪人,您别生气了。刚刚我不小心将你衣服淋湿了,我拿一件干净的给你换。”

  脸颊醉红的美人,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件超短深V连衣裙,以及一双渔网袜。

  “朱经纪人,你穿这个。这个的吊带虽然坏了一个,但是你应该穿得稳。”

  朱大祝看着她,怀疑她在装醉,故意要他难堪。

  “小茫,那是女人穿的裙子,我不能穿。”

  刘茫听罢,当即将头歪往贺吠那边一歪:“贺……贺董,朱经纪人不肯穿我给他找的新衣服,他是不是不肯原谅我啊?

  我人微言轻,不如您的面子大,您帮我说说情好不好?”

  她娇嗲的说着这些话,听得李狂险些从凳子上跌了下去。

  绿茶味好浓!偏偏这绿茶里混了甜度超标的娇嗲,让人根本扛不住。

  贺吠被她这样带着醉意的声音一撒娇,当即决定顺着她。

  毕竟,朱大祝这样的人,在他们的眼里,不过是一条走狗。

  “小朱啊,茫茫喝醉了,你看她这个样子,如果你不按照她的想法办,她应该不会罢休。你去换上她手上的裙子和网袜。下周我公司的综艺,让你手底下的赵密去当飞行嘉宾。”

  贺吠从刘茫手里拿过了裙子网袜,递给了朱大祝。

  朱大祝拿着裙子,迟迟不动。

  他看着刘茫,发现她的眼神这会儿除了醉意之外,没有任何恶意。又想着决不能得罪贺吠,所以他只能咬着牙说:“既然是贺董的意思,我就去换好了。”

  包厢里原本就有房间,朱大祝拿着裙子去了更换。

  刘茫装作醉醺醺的坐在椅子上,将双手放在桌子下,拿出手机盲打了一条飞信出去:“小跟班,狗咬狗的场面,看着得劲儿吗?”

  李狂听着手机响了,拿出来,埋头查看信息,而后给她回复了一条飞信:“狗咬狗看着得劲儿,茫茫老大装绿茶,撒娇娇看着更得劲儿。”

  回复完信息之后,李狂收起了手机。

  忽然,一只肥腻的手,朝着他的手背摸了一下。

  他旁边坐着的贺筹,用特别猥琐的声音说:“小李这手,看着不像是司机,嫩乎得像是豪门里养大的少爷。

  不仅手像,身段也像。说来,你看着和李成林的儿子很相似啊。

  那纨绔二代长得也不错,等过段时间,他那首富爹被人算计死,家里宣告破产后,我一定想办法把李狂弄到手。

  曾经的首富之子啊,想想就觉得鲜。”

  贺筹在刘茫他们来之前,已经喝了不少酒了,现在已经半醉。想着周围基本全是自己人,也就口无遮拦。

  他这番话一说完,就觉得周围仿佛冒起了一股冷气。

  李狂紧紧的拽着还没来得及收好的手机,一身的凶煞气,像是忽然变成了恶鬼。

  刘茫隔着一个贺筹,半眯着假醉的眼睛,将一根手指竖在唇边,示意李狂冷静噤声。

  她往贺筹空了的酒杯里添了酒,懵懵懂懂的询问:“谁在算计李成林呀?李氏财团现在如日中天,就算李成林真的死了,怎么也不可能破产呀?”

  贺筹虽然醉了,但是依然保持分寸,并未说出谁在算计李成林,只说:“李成林死了,李氏财团必然破产。李狂压不住集团的股东,也挡不住各大集团联手拆分李氏的利益蛋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