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小狼狗他太香了

第23章 还装着呢

小狼狗他太香了 纯洁的坏坏 2243 2021-06-08 23:45:31

    刘茫面上一幅一点儿也听不懂的样子,桌子底下的右手,却在盲打信息。

  “小跟班,贺筹这渣滓说的是事实哦。你爹如果真的死了,你压不住公司的股东,甚至还会被他们联手给卖了。”

  李狂的手机再次震动,他当即拿起来查阅。

  看完短信之后,他脸一瞬万变:“我爸没那么容易被人算计死。”

  刘茫垂首看着他发来的信息,紧接着回了他一条:“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我,你爸有八成的可能,会被一辆货车给撞死。”

  剩下的两成生机,则在一直暗中观察的齐渊身上。

  李狂看到那条信息之后,摁灭了手机,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拉开了口罩嘴边的缝隙,仰头饮下。

  他从未想过,李成林那老头,有一天会死去。尽管他一直嫌弃他爹只知道忙事业,但在他的心里,李成林无所不能,能一直将李氏长久的撑下去。

  他神思恍惚,烈酒倾斜入喉咙的时候,精致姓感的喉结滚动,不小心洒落的酒,在他喉结旁打了个转。

  金尊玉贵富养长大的豪门大少,脖子欣长雪白,仰着的弧度,张弛出让人想采撷的念头。

  他身边的贺筹,手臂一伸,就想去勾住他的脖子。

  刘茫发觉贺筹的意图,单手弹出一根牙签,直接朝着他的手臂扎过去。

  星盟时代的女皇大人,上古玄力和精神力皆是顶尖,一根牙签过去,直接集中贺筹手臂的经脉,让他不觉得疼,却感觉手臂发麻,然后直接垂落。

  贺筹手臂垂落的时候,咸猪手刚好落到他面前的一碗菜汤里,汤得他嗷的一声尖叫。

  刘茫装作被他吓住的样子,将桌子上的餐巾纸统统扯出来,放到他的面前:“贺副董,您擦一下手。”

  贺筹这会儿酒全部醒了,拿起餐巾纸擦手的时候,觉得今天跟中了什么邪一样,哪儿都不对。

  他想,也许是刘茫身上的邪乎体质起了作用。

  他不想挨着刘茫坐了,于是他说:“小李,我们换个位置。”

  李狂幽黑水亮的眼睛,这会儿冷锐的看着他的手,像是要将他意图不轨的手,给一寸寸碾成骨渣。

  “好啊,换座位。”

  他站起来,跟贺筹换了位置。

  餐桌上,气氛有一瞬间诡异的寂静。

  原本一心想揩油的贺吠,现在也安分了下来。

  同一张桌子上的其他美女,则是因为不敢有什么举动。

  这样诡异的氛围,直到朱大祝从另外一扇门里走出来,才被打破。

  朱大祝的身上穿着深V吊带,外加一双渔网袜。

  吊带勒着他肩膀上的肥肉,腿上的汗毛从网袜衍生而出,没有任何美感,只有十足的滑稽。

  包厢里,绝大部分的人都在憋笑,几个投资商,则是直接大笑了起来。

  贺吠指着他,直接说:“小朱,你这个样子,可以直接登台演小丑了。哈哈哈……”

  朱大祝脸铁青,心里恨得不行,却还能堆着笑说:“能够让贺董笑一笑,也算是值得了。”

  讨好完贺吠之后,朱大祝狠狠的看了一眼刘茫。

  刘茫朝着他,装作无辜的看回去,然后说:“朱经纪人,你难得穿成这样子,要不要录个视频纪念一下啊。”

  贺吠接过她的话:“录,录,录。茫茫,快把你经纪人现在这个样子录下来,然后发一份给我。小朱这个样子,我以后压力大的时候看一看,一定解压。”

  刘茫将手机拿了出来,醉态十足的举起:“朱经纪人,我录了哦。”

  朱大祝咬着牙,回了个字:“录。”

  这下,刘茫光明正大的将朱大祝丢丑的样子录了下来。

  一如当初,原主灵魂还在时,这个恶臭的经纪人,趁着她不注意,录下她换衣服的视频。

  视频录制之后,刘茫提议在场的人建一个群,然后将朱经纪人的视频传进群里,免得一个个发。

  贺吠没有意见,在场的其余人,除了朱大祝,全部都赞同。

  朱大祝的女装视频,就这样落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手里。这其中,还包括几个十八线女明星。

  刘茫醉醺醺的目光,看向了一个留着中长卷发,穿着清凉的美女身上。

  她相信,那个美女,一定会帮她将这个视频,传得全网皆知。

  到那个时候,她替原主清算的第一步,就算达成了。

  想到这儿,她嘴角勾起,魅惑的眼睛,似猫一样,慵懒迷离。

  贺吠不经意看到了她这个眼神,一时间半点儿耐心都没有了:“我看今天大家都吃喝得差不多了,该散场休息了。”

  朱大祝也想早点散了酒场,好尽快将刘茫送到贺吠手里,然后在借由这件事情,威胁她。

  他的掌心里,现在捏着一根沾了某种东西的针。

  他将针尖对准刘茫的肩膀,然后拍了拍她:“小茫,你跟小李一起,送贺董和贺副董回酒店。”

  刘茫在感觉到有东西扎她的时候,就运起了精神力抵抗,根本没被那针扎到。

  “好……好呀。但我的脚好像不听使唤,站不起来了,小李,你扶一下我。”

  她的声音越发软乎,眼神刻意涣散,一副中招了的样子。

  李狂一时间分不清她是不是真的中招了,只能抬手将她扶起来。

  扶人的时候,他还低声在她耳边问了一句:“装的?还是真中招了?”

  如果是前者,他就准备直接亮明身份,把她带走,送去医院。如果是后者,那他对接下来的大戏,期待不已。

  刘茫的手指,在他的腰间写到:“装的。”

  李狂放心了,扶着她站好,然后捏着声音说:“贺董,贺副董,可以走了吗?”

  贺氏的两个油腻男人,同时说:“可以走了,可以走了。”

  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想上手,但都觉得,一会儿这两个漂亮的小东西,跟着他们上了车,也就逃不掉了,所以都忍了下来,没有碰他们。

  四个人一起走出了深渊豪庭的大厅,到了酒店的停车场。

  候在停车场的司机,打开了一辆超大房车的门,弯着腰说:“贺董,贺副董,请。”

  贺吠看着刘茫和李狂,笑眯眯的说:“茫茫,小李,我看你们也都醉了。放你们两个自己打车回去,我们也不放心。不如你们跟我们走吧,我让司机先送你们。”

  停车场这会儿没有外人,但角落里,却有贺吠的几个保镖。

  这两个漂亮的小东西,能够乖乖上车最好,不愿意,他会让保镖们将他们“请”上去。

  刘茫歪头,靠着李狂的手臂,在他的腰上画着:“答应他。”

  “好。那就麻烦你们了。”

  李狂答应了下来,扶着刘茫,走进了房车。

  刚进车里,李狂就闻到了车厢里有一股不正常的香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