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一把柴刀闯万界

2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死亡

一把柴刀闯万界 饥困 2255 2021-05-31 09:10:25

  对段剑锋的不满,在郎中确认活不过十八后,便开始越来越多。

  疗伤需要候耗费大量钱财,而候府人员众多,利益关系错综复杂。

  侯府总的收入就那么多,有人多耗费了资源,自然会降低他人的资源配额。

  这让很多人难以接受。

  侯府老人虽然做的不那么明显,但段剑锋能够看到他们眼中的疏离和冷漠。

  同龄人就没有这么多的心思,有什么想法就赤裸裸的表现出来。

  他不想姐姐为难,所以很多委屈他都默默承受,以至于他变得沉默寡言。

  吼……哈……

  段剑锋倾听那边传来的声音,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双眼不时地瞥向隔壁演武场,似乎能够看穿高墙一样。

  他猛地一挥手中柴刀,一块大腿粗细的木柴应声一分为二,再一挥刀二分为四。

  他孱弱的身体,劈起柴来倒也得心应手。

  他抬头望了望已经日上三竿的太阳,把柴刀别在腰间,从柴房内搬出一个梯子搭在高墙上,顺着梯子趴到墙头上。

  墙的那头便是演武场。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手中拿着一根铁尺,站在一边,但凡有招式不到位之人,便是一铁尺就抽过去。

  这壮汉段剑锋认识,叫武青云,是侯府武师,专门教授武艺基础。

  铁尺抽在身上,让那些姿势不标准的少年少女痛的龇牙咧嘴。

  这些少年都是当年追随郭侯爷征战沙场的阵亡将士的遗孤后人,后来便成为侯府成员。

  郭侯爷便对他们传文授武,期望他们学有所成。

  这些人……

  段剑锋摇摇头,武青云只是授业武师中的一人,武功一般,教授武艺的能力更一般。

  但放在临渊城,这些武师已经算是比较好的武师了,最起码为这些少男少女打基础足够了。

  演武场中几十个少年,有十多位武师教导,按照他们武艺进度,分为几个区域。

  郭飞。

  郭基养子郭洪波的小儿子,一抬头就看到了段剑锋,他脸色微沉。

  “要不是大哥是他姐夫,这种废物,早被驱赶出候府,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郭府中白吃白喝。”

  想起段剑锋耗费的钱财,他的心中便极不平衡,隐隐作痛。

  如果那些资源花在自己身上,自己定能从明劲突破到暗劲层次。

  明劲,就是提高肌肉记忆的阶段,也就是常说的招式练习。

  暗劲,练习招式时,以意行气,气随招走,意气连绵。使外力一接,立有反应。

  化劲,为变化随心之意,此阶段,不需要再练外形上的规矩,纯以意练,无招胜有招。

  穷文富武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练武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而候府资源有限。

  段剑锋只是郭旭的小舅子,并不是郭家人,还文不成武不就。

  消耗大量钱财,只是为了让一个废物多活几年。

  自然引起了某些人的嫉恨,冷嘲热讽不在话下,尤其是郭飞。

  郭洪波是郭基的养子,他的父亲在战场上为了救郭基的性命而亡,郭基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便把郭洪波收为义子。

  所以,郭飞理所当然的认为郭家便是他的家,那些资源是自己的资源。

  “呔……”

  郭飞一声爆喝,手中的绳枪猛地对准墙头上露出的脑袋,那锋利的枪头发出尖锐的声音直射段剑锋的额头。

  武青云脸色大变,这郭飞看似把绳枪耍的花团锦簇,但对力道地掌控极为粗糙。

  这一枪射向段剑锋,极有可能钉在段剑锋的额头之上。

  到时段剑锋死路一条!

  武青云也只是脸色大变,却没有出手阻止。

  因为,他对段剑锋同样非常厌恶,就算他每天劈柴、打扫院落,但孱弱的身体犹不及年老体衰、身有残疾的那些老兵。

  但耗费的钱财却是无数!

  或许,被郭飞一枪头钉死才是最好的结局。

  说的迟那是快,枪头的寒光只一闪便来到了段剑锋额头。

  段剑锋的大脑顿时一片混沌,他虽然喜欢武术,但孱弱的身体,让他从未与人发生过战斗,对这种危险情况,根本不知如何应对。

  他只能眼睁睁的望着一道寒光直射脑门,如同流星赶月。

  他身体僵硬,像被一只手攥紧了一样,恐惧笼罩心头。

  他似乎再次看到了废掉自己的拳头,他心中戾气突生……

  突然……

  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直冲脑门,身体甚至传开一阵密集的啪啪声响,如同捏手指的声音。

  向他极速射来的枪头,在他的眼中突然变得缓慢,如同慢动作,又如同时间突然放慢,更像是他的前面有一层粘稠的物质延缓了枪头的速度。

  下意识他就挥出了柴刀,四年劈柴的感觉,让他如同条件反射一般,非常自然的一刀劈向绳枪。

  其速度疾如闪电,其势犹如奔雷……

  时间就像突然加快,动作也像是快放一般。

  当……

  一声响亮清脆的撞击声,落在段剑锋耳中犹如天籁之音。

  柴刀的刀锋直接劈在枪尖之上,犹如针尖对麦芒,那枪头受到重击,循劲掉头疾射而去。

  “不好……”

  武青云大吃一惊,身体一闪一挥手中铁尺,砸向倒飞的枪头。

  他手中铁尺叫戒尺,平时他拿来教授武艺,也能拿来当做武器。

  铁尺一闪,划过枪头尾部,那联接枪头的绳子顿时被他的戒尺划断。

  枪头只是微微转变了一下方向,丝毫没有影响它的速度。

  武青云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枪头直接刺进郭飞胸口。

  噗……

  啊……

  郭飞惨叫一声,跌倒在地,昏迷不醒。

  武青云一个箭步便窜到郭飞身边,探出右手在郭飞身上连点数下,护住郭飞心脉。

  他后怕不已,虽然,那一戒尺没有击飞枪头,但依然改变了枪头方向,没有射中郭飞的要害。

  枪头刺入郭飞的左胸,紧贴着他的心脏,要是稍微偏上毫厘,郭飞就死定了。

  即便如此,没有三个月时间的修养,这郭飞也不可能恢复如初。

  演武场经常出现受伤事件,但如此重伤还是第一个出现,等众人手忙脚乱的把重伤的郭飞放置道担架之上,这才注意到墙头上陷入呆滞的段剑锋。

  “看好他,别让跑了!此事报告给侯爷,我看谁敢庇护他!”武青云恶狠狠的指着段剑锋大吼一声,然后护送郭飞迅速离去。

  “段剑锋……”

  有人怒吼一声,纵身一跃,身体如同大鹏展翅,瞬间便跃到墙头之上,飞脚踢向段剑锋的脑袋。

  其脚快如闪电,但落在段剑锋眼中却犹如蜗牛。

  他的大脑虽然一片混沌,但也清楚挥出柴刀的后果。

  他脑袋微微一偏,探出左手一把抓住那人的脚踝,顺势向后一带。

  那人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扯到段剑锋身后,身体腾空却无处着力,一个狗吃屎从墙头跌在地上。

  又有几个轻功欠佳之人,早已绕过高墙,来到梯子之下,三两刀便把梯子砍的稀烂。

  段剑锋探手抓住墙头,一翻身便站到墙头,双眼懵圈的望着下面怒气冲冲的众人。

  到了现在他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全身燥热,身体内似乎有一条蛇来回乱窜,痛的冷汗之流。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疼痛,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

  他身体孱弱,却发挥出了超常能力,不但惊呆了众人,也惊呆了自己。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