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一把柴刀闯万界

10提亲

一把柴刀闯万界 饥困 2373 2021-06-04 20:00:00

  到了中午,游客渐渐稀疏,三人也开始休息,郭基便笑嘻嘻的来到三人面前。

  郭旭一看,吓的一哆嗦,忙上前来招呼:“爷爷!您老怎么来了?”

  郭基似乎没有看到郭旭,也没有听到他的招呼,只是盯着少女上下打量。

  郭旭局促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爷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卖艺的老人心中不安,忙上前拱手问道:“老爷,您老有啥事吗?”

  “啊!这个····请问老哥尊姓大名?来自何方?去向何处?”郭基有点措手不及,急忙答道。

  “回老爷,小老儿叫段宏!四海为家,四处卖艺。”段宏小心翼翼的答道。

  常年行走江湖的段宏,还是有几分察言观色、识人高低的本事。一看这郭基的模样,就知道不是寻常百姓。

  大宋国建国不过三十年,正是君明臣正、天下蒸蒸日上之时,但新的阶级已经形成,作为社会底层,段宏不敢得罪权贵。

  对于段宏的回答,郭基也不计较,他也是一刀一枪从底层摸打滚爬上来的,对小老百姓的心思非常清楚。

  郭基收敛气势,就如同街头巷尾闲聊天的老头子:“老哥四处流浪,风餐露宿,卖艺为生,太辛苦了!”

  “唉!谁说不是呢?没办法呀!其他手艺咱也不会,就会这一点的花把势,不去卖艺还能干什么?总得吃饱饭吧!”段宏小心的说道。

  “说的也是!但你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在外漂泊。”郭基转头看了看少女,感叹道:“你看这两个孩子多好呀!你做爷爷的也得考虑孩子们的前程。他爹妈也是,就不能让孩子好好的读书习武?将来考取个功名、光宗耀祖。”

  段宏黯然:“我也想呀!可他爹娘死的早,小老儿又上了年纪,这老的老、小的小能有什么办法?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有一个好的前程?”

  段宏一想起儿子儿媳,忍不住的伤心落泪,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世间的一大悲呀。

  “其实呀!你们也可以过上好日子的,就是看你怎么做了。”郭基慢慢的开始切入主题。

  “能有什么好办法?”

  “你看!”郭基指了指远处的临渊侯府,笑道:“那栋大宅院怎么样?”

  “临渊侯府,我知道的,在临渊城大名鼎鼎。老侯爷更是侠名远播、仁义无双、武功盖世的大英雄。”

  一提起临渊侯郭基,段宏竖起大拇指一个劲的夸,尤其是民间流传的话本故事,就有郭基的英雄事迹。

  郭基心中顿时舒坦的如同夏天喝了冰镇酸梅汤,上到皇帝下到贩夫走卒,没人不喜欢听好话,他也不例外。

  他的语气越发和蔼可亲:“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我就是临渊候郭基。”

  一听说这老头是侯爷,段宏顿时吓得一哆嗦,这膝盖一软就要下跪。

  郭基的威名不是一个卖艺的能承受得了的,那可是货真价实,宋太祖亲封、世袭罔替的侯爵。

  “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郭基迅速探出双手,扶住段宏的双臂,段宏这才没有跪下去。

  郭基对段宏的反应很是满意,也非常享受这种受人敬畏的感觉。

  “段老哥,今天我是来提亲的。”

  “提亲?”

  段宏的心咯噔一下,这老东西不会是看上了自己的孙女吧?

  “给我孙子提亲,他可是将来的临渊侯。这个……你看我都老糊涂了。”郭一把拉过郭旭,向段宏介绍道:“你看,这就是我孙子,才貌双全,在临渊城绝对是一等一的人才。”

  “我·····”

  “你放心!彩礼什么的,绝对丰厚。他们成亲之后,老哥就不用流浪江湖卖艺为生了,就在我侯府养老。

  你孙子我供他读书,将来让他做个大官。怎么样?”

  “我……”

  “如果老哥哥觉得住在候府受约束,也可在城外置办几百亩良田,让老哥哥衣食无忧。”

  “她····”

  “你放心!你孙女就更不用担心了,旭儿绝对是体贴的男人,肯定会把你孙女当宝贝一样对待。”

  郭旭听到这里连连点头,双眼充满了希翼。

  爷爷想的就是比自己全面,几句话便把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不!小人不是这个意思……”段宏惶恐的满头大汗,嘴皮子都有点不利索了,“涵儿已有婚约在身,小人摆摊卖艺就是为筹集盘缠,好送涵儿去大兴府完婚。”

  “婚约,你孙女已经许配人家了?”

  听到这话,郭基一下子就像是苍老了几十年,脸色也变得阴沉的可怕,那收敛的气势无法控制的释放出来。

  郭基猛地松双手,段宏双膝一软,不由自主的跪了在地上,脸色也变得苍白。

  那郭基是什么人,是靠军功封侯,那从尸山血海中培养的气势,一般人难以承受。

  而郭旭虽然习惯了郭基的气势压迫,但听到女孩已有婚约,顿时变得失魂落魄。

  郭基似乎听到了他心碎的声音,郭基心中一痛,虽然郭旭有诸般不好,但他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孙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这痛在郭旭身上,疼在自己心上。

  郭基已经呆呆坐了将近一个晚上,而泥人张和郭猛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却不敢惊动郭基,只在旁边焦躁的走来走去。

  “晃什么晃?我还没死呢!”郭基被晃得心中烦躁,忍不住怒声呵斥。

  “能不急吗?旭儿好不容易动了情,错过了此次,又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郭猛急的团团转,怎么要个孙子这么难呢?

  “旭儿呢?”

  “去庙会了!”

  “孽障呀!”郭基仰天长叹,“我郭基到底做了什么孽!居然养出了这么个玩意儿!”

  人家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这天天去纠缠,就不怕惹下闲话?

  这臭小子的闲话还少吗?都成了临渊城的一大娱乐项目了!

  “别着急,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泥人张皱着眉头,面露思考,“临渊侯府看似是闲散爵位,但在临渊府却是首屈一指的豪门,府台大人也不敢招惹。在大宋国,就算是皇帝陛下也得看侯爷三分薄面……”

  郭基摇摇头:“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是因为忌惮我们这些功臣,又不想留下骂名,如果本侯爷做了欺男霸女的事情,被太宗皇帝抓住了把柄……”

  “此言差矣,皇帝陛下忌惮的不是功臣,而是功臣拥有的声望和能力,如果侯爷自毁名声,或许还能消除皇帝对侯爷的猜忌。”

  泥人张沉吟片刻,又道:“如果侯爷不愿意落人口实,不如找个媒婆,媒婆的嘴骗人的鬼,舌卷莲花、黑白颠倒,只要能把段宏说服了,就算是男方来找又能怎样?

  大小也就几锭银子的事情!

  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那还叫事?朝堂衮衮诸公,能跟侯爷叫板的又有几个?”

  “也好!”郭基听到这里,算是同意了泥人张的建议,“不要在乎钱。”

  郭基从怀中掏出了厚厚的一沓银票,塞到泥人张手中,在郭基千叮咛万嘱咐中,泥人张离开了侯府。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