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一定要仔细

一定要仔细

呵呵鲧 著

  • 奇幻

    类型
  • 2021-06-07上架
  • 71216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序章,“风起天域”

一定要仔细 呵呵鲧 3809 2021-06-06 21:37:32

  “人都到齐了吗?”

  中域天界临近东方天域的某处被无数山峰巨崖连天地域内,其中一座通天巨崖之上,一道幽冷冰寒的声音沉沉传来,语气充斥着淡漠的威压与恐怖的气势,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能回荡在这数千里天空地域,使之听到的人无不气势顿时弱了三分,无人敢与他对视。

  “回尊主,天蛇万花宫宫主语雅婷。鹿洲铁城城主昆驰。神药阁阁主龙庭。鬼谷鬼谷子鬼道子等人皆已带队赶到,皆在崖中等候,四大势力数百位帝境,加之我宗五十于位十境帝座长老尽出,这御家……呵呵。只等圣主一声令下,便能直入东天域,让那御家,鸡…犬…不…留……”听到前方端坐在一巨大金元天龙椅上的金发男子低沉的发问。后方一俩鬓如霜的中年男人眼神阴桀的冷血回到,尤其是最后的四个字更是难以隐藏他那恐怖的洪流杀意,让周围数万米的拥有灵智的鸟兽顿时惊慌失措,四散而逃。五大势力近四百位的十境天帝联合出手,男人心中底气十足,哪怕他御家能以一当十,他也有绝对的信心斩灭御家。要知道修神一共分为十大境界,每个境界又内分为十重,可谓是一重一天阙,一境一世界。而哪怕是修神中最低的境界(天门境)一境一重,一重也能拥有一万均,十重更是十万均力道。更不用说他们这些早已经跨入修神顶峰的十境天帝的巅峰一流了。想到此处男子话中的杀气根本毫不掩饰,定要让那御家血流成河。

  “做的不错,御家是到了该消失的时候了!”听到身后中年长老的话,端坐在悬空金元龙椅之上的邪魅男子眼中金光一闪,在他前方飞跃的无数鸟兽顿时化作了无数灰烬,仿佛是面前飞逃的鸟兽都已污碍了他的眼,所有挡在他面前的障碍,都会如眼前这般飞鸟一样,随着高空的风流不足一息之间便尸骨无存,了无痕迹。

  “东天域,御家……灭!”随着前方鸟兽化为灰烬,悬空金元龙椅之上的邪魅男人顿时起身,口中冷冽的声音远传万里!恐怖的十境天帝威压气势顿时铺天盖地,数万里地域内的飞禽走兽纷纷爆化成一片片血雾,像是在为他们的出征绽放着血红的烟火。如此视生命为草芥,哪怕是在无辜的鸟兽,在他们这高高在上的修神顶峰之人眼里,根本微不足道。这一切种种,无一不在象征着这片世界的恐怖与规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蝼蚁就该有蝼蚁的觉悟。

  “尊主令,覆灭御家,出发!!!”听到前方高大男子的话,俩鬓如霜的中年长老顿时向着谷内大喝而出。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崖中盆地之内顿时爆发出无数的身形,无数的巨大载人飞船,吞天巨兽叱咤裂天,恐怖人影踏空碎云,一道道的纷纷从崖内爆射而出,直冲东天域内!原本晴空万里的天际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被这百万大军所携带的气势压的乌云万里,看不到一丝光亮。

  看着前方的百万大军,邪魅男人驻足高空而立,他的身后是五大势力汇聚而来的近四百位修神顶峰的十境天帝。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他们每个人身上的气息哪怕只是若隐若现,都能让周遭的空间不堪重负,似乎随时都要崩坏裂开。“御天,哪怕这次你有通天的本事,也终究逃不掉这毁灭的命运。”

  十年前……

  极京星年历终,恒落星年历始,七界九域,百古年历一·十三年……

  铅灰色的天空中,乌云密布,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地飘落下来。此时正值冬至,七界九域之上一片雪白,看得见的剑巅绝地,青林魔海。看不见的暗界深渊,虚界冥府,似乎都在下着这无尽的白雪……放眼望去都是属于白雪铸造的白色世界,无尽的雪花在这诺大的白色世界中飞舞寻找着它的归宿。

  (中域天界,恒古剑域……)

  地处七界之一天之界中,以万剑林山剑宗为主,自恒古的开天星年历之时便存在至今,是一个七界星系开天时就天然形成的无垠剑渊。剑渊中浮峰林山,迷雾笼罩,这里无数的山川树木,古石藤枝,花木草叶,都蕴含着凛冽恐怖的剑意,伴随着这飞舞的白雪,昏暗阴沉的天空,更显得摄人心魄,戮人心神。七界世人皆知之时它便以一个庞然大物的身份傲然屹立于天界之中,占地不知几许,辽阔无垠。一座座悬浮的巨大山峰上高楼宫宇,数之不尽……偶尔能见连接山峰宫宇的无数巨链中可怕的深深剑痕密布如林,目光所及,皆是剑气杀戮之意,夺生之机。是世人眼中的大恐怖之地,无垠剑山,剑渊绝地,从未有凡人能够踏足。

  恒古剑域几乎占据了七界中天之界南方的半块大陆,位置临近天界极北。

  “不知为何今年的冬至感觉格外的寒冷。”

  在一座恢宏似剑的入云山峰之巅,有位身着素衣道袍,眉须皆白,五官和蔼的白发老者看着这在七界九域飞舞的漫天白雪感慨着悠悠说道。老者看起来慈眉善目,虽然面容已经暮年,但听声音中气十足,他身形硬朗,鹤发童颜,苍老的白色发须,和蔼的容颜让人心生好感,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接近。

  听到白发老者的话,老者身后几人也纷纷点头示意,赞同白发老者的话,这年冬至确实冰寒刺骨,不同往年。几人站在满天飘雪的入云山巅,漫天的白雪却并未落到几人身上,冰雪如同有意识一般落到几人身前就纷纷绕道,仿佛是面前几人过于威严,让冰雪都起了敬畏之心。

  白发老者伸出那饱经岁月雕刻的手指在身前虚空频动,发出一阵阵天青色的光芒,在身前虚空中画出了一幅非常耀眼夺目的庞大星阵,其后轻扶胡须颇为惊讶道。“咦……这?”老者脸上写满了似是不敢相信的样子,迟疑一瞬,又双手愿之力涌动再次在星阵之上反复推演起来。

  身后一位身着深蓝色长服的中年男子看到白发老者的动作,上前一步轻声问道:“师叔,可是有探到何事?”

  深蓝色长服的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左右,额上镌刻着皱纹,两鬓夹杂着银丝,人虽中年却依然相貌英气,身形俊朗,眉眼炯炯有神,从他深邃微疑的目光看得出来他对白发老者所探之事也是格外在意。

  白发老者收起愿之力微微摇摇头,不易察觉的脸色微变但转瞬即逝。“很模糊,只怕是天机难窥……难窥。”

  “师叔,连你都推演不出是何事,难道这七界九域又要成生多许变故了吗?”又一位身着青色华裳的妙颜少妇,向前几步缓缓问道。她一举一动中透露着妍姿艳质,袅袅娜娜,此女子肤如凝脂,曲眉丰颊,说出来的话语婉转悠扬,清澈动听,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年龄反而为她曾添了一股成熟温雅的女性美。

  “我也未得其法,似是与恒古前消失的神明有关,看来不可深究……时机到了,自然知晓。”白发老者摇着头有点不确定的道,他虽然一直深谙此道,但若是与消逝神明有关,白发老者也是无迹可寻。

  “……神明!!!”

  身后几人异口同声道,对于这早就消逝在七大古界历史长河中的词汇,几人也是分外在意,惊叹。

  “神明?……师叔莫不是在打趣我等吧?自恒古神界那场未知之战之后,这些恒古神明们一个个都销声匿迹了,如今都过了大半个宇宙星的古年了,也未曾听说有人成神,连通往恒古神界的多条成神之路都无法通行……要说神明不神明我不知晓,但是师叔你肯定是‘神’……神棍。”美丽妇人美眸流转,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也未曾听说有关恒古神明的消息,她自觉以为可是师叔过于担忧了,看着身前不远的白发老者娇笑着道,听着语气熟悉的就知道平时没有少打趣他老人家。

  白发老者只是摇头笑笑,并未回声。

  他悠悠转身看向远方天空,苍老的目光深邃而悠远,似是藏着更多的智慧与心事,他凝望着那远空茫茫白雪,感慨自语道。

  “凛冬已至,这天风云变幻,七界九域,恐怕不会再平静了。”

  ……

  中域天界,琉璃圣域……

  位于中域天界南方大陆,临近天界东方,与万剑林山剑宗同处南边大陆,两大恒古宗门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同,信仰理念不合。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两大势力自恒古以来遥遥相对,摩擦不断。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宗一直以来都处于那微妙的关系中,无论是谁只要露出一丝破绽必定会被另外一宗完全吞噬……琉璃圣域以琉璃圣门占地数千亿兆的悬空巨城“璃火圣城”为中心向方圆蔓延不知几许万亿京而命名。琉璃圣门是自主宰古年历始就流传下来的强大宗门,历史如恒古悠久,传承强大,门内各大古族愿灵天师,愿之力十境强者,苍穹,破虚,大能者络绎不绝,无人敢挑衅其圣门威严。整块中域天界南方大陆基本就被俩大恒古宗门完全笼罩,无人能撼动俩大恒古宗门的须弥。两大恒古宗门领地范围大小相差不多,边缘交接之处,俩大恒古宗门弟子常年纠纷争斗,死伤不断,但彼此都没有给对方落下把柄,已经不知过了多少万亿个古年,偶尔的摩擦也被俩宗高层定为对自己宗门弟子的磨炼。但星星之火,亦可燎原,自恒古以来,数万亿个古年累积的火苗终有一天亦会爆发。

  “琉璃圣城”

  四个紫金之色大字高挂在足有千丈多高的城墙之上。城中高楼天宫林立,数百丈许宽窄的无数街道,能同时够列数十辆车马穿行,纯金打造的主干道,直通内城,城中处处可见强大的各族愿灵天师,各域散修,妖族,魔异,古兽坐骑,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繁华盛景。整座悬空巨城主以紫金之色装饰,就像是漂浮在高空的遮天神邸,给世人一种高不可攀的神圣,贵气,威严,一切的一切都在象征着这里主人的尊贵不凡。一队队身穿紫金宝甲的巡逻卫队,巡视着城内治安,愿之力第八境的人皇高手带头的队长,一众愿之力第七境的天君境队员,分外强大,无人敢在城内寻衅滋事,挑衅执法者威势,十分气派。城中还有一内城,内城更为气派威严,时时刻刻都在向外透露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凡人观而心颤。但更是外城中的万族愿灵师们一个个千方百计,挤破头皮都想去的圣地。站在外城主道,高楼,食府,天宫中皆可跳望其内城的紫金之色的庞大通天高楼,无数天空宫殿,浮空神邸。内城乃琉璃圣门核心所在,除琉璃圣主之外,住的都是琉璃圣门长老,核心弟子,等重要人物。

  而此时内城巨大通天的紫金高塔宫殿之中,正有多人正在议事。千层顶楼,紫金奢华的庞大宫殿中,只见其主坐上一金发的中年男子,身穿紫金之色龙袍,龙袍上龙纹栩栩如生,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金色冰眸,妖冶邪魅,身上气势神勇威武,不怒自威,寻常人怕是近身都不可到,就被其威势压垮,正可谓是一代枭雄。

  下边两侧分坐着近百名琉璃圣门长老,有男有女,个个衣着不凡,各有千秋,气势内敛,一看就不是易与之辈,非同寻常。

  “此事诸位长老如何看待。”

  主坐上的金发中年男子眸光如剑,看着殿内一众长老,气语深沉的问道,本是安静的殿中瞬间充斥着男子力量的声音。

  “回圣主,我看此事可信度极高,这火愿古神遗境,早年间就有传闻,只是无人寻得其踪迹。此次乃本门附属宗门天楼阁偶然发现,只是其宗门无一能勘破这恒古遗境阵法,这才上报我宗,望我宗门能分他一羹,谅他们也不敢欺骗我等。”一位俩鬓斑白的中年男子起身对着主坐上金发男子恭敬的说道。男人体魄健硕,身高俩米有余,宽肩挺拔,面容严厉,狭长的双眼中有对那小宗门的轻视,更有身为琉璃圣门中人的傲气。

  “嗯!”主坐上的金发男子微微侧目,示意这男子坐下。男人手指轻敲龙椅,无人能看透他在想些什么。

  “大长老,你可有何看法。”主坐上的金发男人沉默许久,后看着紫金圣殿中一紫发老者问道。

  “回圣主,三长老说的不无道理,而且日前我已派我大弟子皇凌前去打探,相信这会已经快回到圣城了,此事假真,到时自见分晓。”一位手扶着紫色的奇异骷髅法杖,其上骷髅嘴里咬着一颗深紫色的奇异宝珠,紫眸,紫眉,满目阴沉,留着满头深紫发色的老者听到主坐上的金发圣主问到自己,就把日前的安排坦然的说了出来。

  “哦……皇凌?”主坐上的金发男子微微有些意外,他这才出关不久,可没少听说这琉璃圣门中的几位年轻一辈,而这皇凌就是其中之一。

  “圣主,相信无极大长老的弟子一定能带回好消息,我也是很看好我这位皇凌侄儿的呢。”一身着半露,妖媚绿衣的女子起身说道。女子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一头墨绿色的秀发披肩而下,容貌甚是妖娆,身材丰满,纤纤玉腰。绿色的瞳孔中透着难解的意味,衣襟半露,胖的恰到好处,瘦的魅力妖娆,尽管身材纤弱娇小,说话柔声细气,然而却很有力量。“圣主你闭关百年有余,奴家多是思念呢!……可不知晓这皇凌现今乃我圣门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技压同被群英,当得是我琉璃圣门年轻一辈最强之人之一。”

  “嗯!……皇凌!本帝刚出关就没少听说这小子,看来时间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果然是最好的考验。”主坐上的金发男人听着妖娆女子的话,对于这新生一辈的小子也是有些好奇。

  “大长老居然派出了皇凌,看得出来无极长老对此事也是上了心的。”闭关数百年,刚出关就没少听说这皇凌!琉璃圣门内万年不遇的天才,主坐上的金发男人自然也是略知一二,那几个人的名字,他皆有所闻。看着俩人金发圣主金色眸光流转款款语道。“本帝闭关数百年,看来你们把圣门事务都处理的很好,本帝甚是欣慰。”

  “圣主,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听到琉璃圣主的话,一众长老纷纷恭敬的回道,可见这琉璃圣主在众长老中的分量,无人敢不尊不敬。

  “圣主,此事不论真假都要一探究竟,又不能走漏风声,如果是真的那自然最好,皇凌此去一来可探真假,确保消息不会走漏。二来要是那小小的宗门胆敢欺骗我等,就让皇凌顺手肃清,也省的到处宣扬,扰我圣门清宁。”紫无极大长老阴沉的紫目中满是自信,似乎对他这位弟子极其看好。

  “无极大长老还是如此雷厉风行呢,不过我喜欢,咯咯咯…”绿衣女子捂嘴轻笑,花枝轻颤,身前汹涌欲破衣而出。

  正在此时紫无极大长老身上一块传音玉有了反应。“圣主,凌儿已回到圣城,是否立即召见。”

  “嗯,那快宣进来吧,看看这皇凌带能给本帝带来什么惊喜。”主坐上的金发圣主点头示意,不紧不慢说道。

  千层顶楼的紫金圣殿外,长廊幽长安静,看不到头的宽大走廊上一双异兽奇纹的紫色履靴,从洁净如境的地面上看到倒影,正缓缓沿着悠长的殿廊走来。

  踏…踏…踏…

  安静的走廊中只有这独特的脚步声,俩侧的紫金禁甲侍卫看到此人都不约而同恭敬的低下了昂挺的头颅。男子步间仿佛有一股气势涌动,往上看只见其金衣飘飘,玉质金相,一双金眸看起来能轻易贯穿人心,刺透人心底最柔弱的角落,千千金丝随微风轻荡,其眉眼间散发着缕缕杀气,为本该帅气的脸庞,曾添了一丝阴桀。

  紫金圣殿中

  “圣主万安”皇凌向主坐金发男子恭敬的施礼参拜道。

  看着进殿的年轻男子,金发圣主细细打量了一番,甚有好感,轻轻说道。

  “免礼”金发圣主抬手示意:“皇凌,此去可是有带回那未知遗境确切消息?”

  “回圣主,弟子此去确实探到了一些消息,依弟子看八成以上应是火愿古神遗境,就算不是也定是恒古留下的大能遗境,弟子全力出手也未动得那阵法分毫,且其方圆万里炎热不堪,凡人根本无法靠近。”皇凌语气不卑不亢,对主坐上男子恭敬中不失自己的个性,谈吐间透露着不俗,不愧是恒古传承大势力中的天之骄子。

  “皇凌侄儿可是不久前刚突破愿之力七境天君,加上诸多手段,实力该直达七境天君六,七重天,如此还不能动那秘境分毫?”绿衣女子微叹疑惑着道。

  “绿萝师叔,阵法一道我也研习多年,各种典籍也看过不少,从未见过如此法阵,必是恒古阵法无疑,非常强大。寻常人根本无法靠近,我随手抓了俩个那宗门弟子前去试阵。那俩弟子还未靠近阵法千里就被焚化殆尽,里面绝对藏有火系至宝,说不定还会有愿神古卷这种神物,而且我看该阵法秘境近期波动较大,看起来不日就要出世。”听到女子的话,皇凌便把事一经过全都说了出来,其中也有着他自己的考量猜测。

  “愿神古卷”

  听到这个字眼,紫金圣殿中的各个长老们都有些坐不住了,议论纷纷。面对这七界中传说的宝物无人能够淡定,哪怕是他们这些不知修炼多少年的老古董们也无法平心静气。

  “愿神古卷!”

  “我觉得也有可能,如此强大的遗境,出现愿神古卷不足为奇。”

  “是啊,这么诡异的遗境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出现了,我觉得其中出现什么都是极有可能的……”

  “愿神古卷?出世?那岂不是无法隐瞒下去了。”听到皇凌的话,头发两鬓斑白的三长老云毅再次起身惊道。

  “出世也好,如果真是火愿古神遗迹,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想瞒也瞒不住,反而会引得诸多势力对我们不满。”紫无极大长老听着自己徒儿的汇报,和一众长老的议论,冷静的沉声道。“如真像凌儿所说,我觉得就算是出现愿神古卷也不无可能。”

  紧了紧手中的法杖,紫无极心里也并不平静,愿神古卷,这四个字的影响力七界九域中无人不为之动容。

  “大长老说的很对,这事确实不可能瞒住其他势力,反而会适得其反,不过这遗境我们势在必得,不论何种手段,这里面至宝只能归本门所有……诸位长老,你们看此事该派何人前去。”话音一转,金发圣主语气中充满自信,仿佛一切都将在自己掌控之中。愿神古卷,还是其他,不论其中是何宝物,既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地盘上,那这就是天意,无人能从虎口里夺食。

  “圣主,我愿前往。”

  “圣主,我一定能把遗境的东西都带回来。”

  “圣主……”

  “圣主……”

  主坐上的金发圣主话落,紫金圣殿的一个个长老们都纷纷晋言,希望自己能参与此次遗境之行。

  主坐上的金发圣主一个手势打断了他们的话,这些长老去,他显然是不放心的。

  “禀圣主,弟子皇凌愿往。”双手抱拳,对着主坐上的男人恭敬的回应道,皇凌可不想错过这万年不遇的绝佳机会。

  “圣主,此事是在我管辖区域发生的,我理应前往。”三长老云毅起身认真道。

  “咯咯咯,这么热闹的事怎么能少得了奴家呢,圣主,此事绿萝也想去凑凑热闹。”四长老绿萝娇笑起身,风情万种。

  看着说话的几人,主坐上的金发圣主金眸神光流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圣主,我看此事就由云毅,绿萝长老,和凌儿前去吧!凌儿刚突破愿之力七境天君,也正需要历练,由俩位长老带队去此次恒古遗境再好不过,也该让各大势力看看本门后起之秀的实力了。”紫无极大长老对着主坐上的男子恭敬的自信说道,他相信两位长老,更相信自己亲手教导出来的徒弟。

  “无极长老所言与本帝所想不谋而合,皇凌确实该去历练历练,让世人知道我本门的年轻一辈,不弱若于各门各派……既然如此,此事就这么定了,云毅,绿萝,皇凌,你们再挑选些长老,此次恒古遗境之行不容有失。”主坐上金发男人手指轻敲龙椅,对于此事甚是上心,一观皇凌境界,再加上绿萝,云毅,此事大有可为。

  “谢圣主,皇凌必不负圣主,师傅等诸位长老期望,必定将其余门派同辈中人踩在脚下,扬本门圣威。”皇凌信心十足,语气坚定的回道。

  “哈哈哈,好,好,好,如此本帝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看着气势非凡的皇凌,听着他那傲人的话语,金发男子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忍不住的畅快大笑道。

  “尊圣主令……”

  云毅,绿萝,皇凌等一众长老纷纷认真回应道,对于这恒古的遗迹,他们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月于之后疑似火愿古神遗境出世的消息传遍中域天界。

  七界九域天界之中......

  恒古世家,万千异族,无数恒古宗门收到消息纷纷派出其下各得力长老,弟子陆续前往南方秘境之处。此番风起云涌,群雄聚集,必定尸山血海,一将功成万骨枯,谁又能在万千枯骨中傲立于这七界之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