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天作迷案

第5章、红色的雪(5)

天作迷案 乌龟小分队 2024 2021-06-17 00:12:59

  事发突然,杨帆和魏军伟二人猜到他可能会跑,但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

  但所幸他扔偏了,沉重的行李箱只砸中了杨帆一人。

  “站住!”

  魏军伟大喝一声,无暇顾及杨帆,健步追了上去。

  雪天路滑,嫌疑人还没跑出去多远,就重重地摔了个四仰八叉,待他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魏军伟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一个擒拿,轻松将嫌疑人控制。

  “救命啊!打人啦!警察打人啦!”那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魏军伟没有理会他的喊叫,直接给他戴上手铐。

  他挣扎着喊道:“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你凭什么抓我?我要上诉!我要告你们!”

  魏军伟:“老实点!偷盗、袭警,现在又多加一条拒捕!你说该不该抓你?”

  “不该!”他继续喋喋不休的喊叫,引得周围不少市民开窗寻望,甚至还有人穿着睡衣,身披棉袄特意下楼来围观。

  录视频那几个就过分了,尽管魏军伟口头警告他们放下手机,不然后果自负。但根本不管用,人家压根就像没听见一样......

  好在这个时候杨帆赶了过来,虽一瘸一拐,但看样子伤的应该并不重。

  行李箱砸中了他的左小腿,索性并无大碍。

  “你没事吧?”魏军伟问。

  杨帆摇摇头,冲着围观民众说道:“警察办案,请大家把手机放下,不要录了,谢谢配合~”

  二人废了好一番力气,才把嫌疑人带到保安室,在保安队长的帮助下终于驱散了围观民众。

  “姓名?”魏军伟站在嫌疑人面前。

  杨帆坐在旁边揉着腿,保安队长给他拿来了云南白药喷雾剂。

  嫌疑人:“李想。”

  魏军伟:“你和本小区11号楼6单元2502室的程苗苗,什么关系?”

  李想:“不认识。”

  “不认识为什么偷人家画?”

  “什么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还嘴硬?”魏军伟指着电梯监控画面,说:“这是不是你?”

  他看了看,不说话了。

  杨帆接道:“嘴硬是没用的,你也不想想,没证据我们会抓你吗?”

  他还是不说话。

  魏军伟:“电视剧看多了吧?以为不说话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很遗憾的告诉你,这招不管用。我们有的是方法让你说话,等着吧~看谁能耗过谁。”

  杨帆:“友情提示,越早坦白对你自己越有利,最好不要等我们把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到时候就是你想说也晚了,我们还不想听了呢~”

  他依旧低着头,不说话,没人知道此刻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也许是紧张......

  也许是淡然......

  也许心存侥幸,以为警察找不到证据......

  也许他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很显然,侥幸心理占据了上风,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沉默,直到开锁的陈师傅来了。

  这个陈师傅年龄大概四十岁左右,和监控视频里一样,穿着普通,挎着一个工具包。

  他看见警察,有点懵:“什么情况?我可是守法公民呐~开锁都是在公安局备了案的......”

  杨帆:“你不用紧张,叫你来是为了让你帮我们个忙。”

  陈师傅:“我只会开锁。”

  “不是开锁。”杨帆指了指李想,问:“认识他吗?”

  陈师傅:“他谁呀?”

  杨帆:“仔细看看...离近点。”

  李想下意识躲闪、不敢正视,但还是被陈师傅认出来了:“有点眼熟......哦!想起来了!你不是刚刚找我开锁那个人嘛!”

  杨帆:“开哪里的锁?”

  陈师傅想了想:“就是这个小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1号楼6单元2502室,是吧?”

  魏军伟笑看着李想,问:“现在有什么想和我们说的了吗?”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李想竟然哭了,而且是嚎啕大哭:“我错了,对不起......”

  魏军伟:“好了~不哭,咱们回警局说。”

  崩溃往往只在一瞬间,搞得大家措手不及。

  但杨帆却有几个疑惑;身旁这个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的人,是怎么做到杀人不留痕迹的?整个犯案过程如此缜密的布局,怎么偏偏就栽在了一幅画上?

  回警局的路上,杨帆给王雅欣打了个电话,让她去检查一下死者停在小区地下车库里的跑车。

  王雅欣:“大哥,我晚饭还没吃呢~”

  杨帆:“快点去吧~破案要紧,等破了案我请你吃大餐。”

  王雅欣:“切~上一个案子你也是这么说的。”

  杨帆:“这次绝对不骗你。”

  王雅欣:“说话算话?”

  杨帆:“一言为定。”

  ......

  不久后,拾荒者家里保留在家里的画被送到了警局。

  从画上的日期可以看出,这些画都是程苗苗很久之前画的,其中最早的一幅是7年前画的。

  既然已经保留这么久了,为什么突然扔了呢?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她的生活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改变,以至于让她开始讨厌/或者不愿正视以前的自己。

  很明显,她以前的画充满了阳光,大多都是一些风景和人物。

  那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大概是三年前,她的画风出现了明显的转变。

  画中不再有美丽的风景,整体色调也开始偏向了暗色。

  黑暗的背景上,一朵妖艳的红玫瑰显得格外扎眼。

  车水马龙的高桥下,一个女孩在水中挣扎,她快要淹死了。但却没有人向桥下看一眼。

  一架落满灰尘的钢琴。

  一个站在大雨中不知所措的孩子。

  一幢没有灯火的大楼,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

  这些画无一不透漏出一股强烈的无助与孤独感。

  最近的一幅画在半年前,那是一个满是骷髅的戈壁滩,几只秃鹫正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很显然,在画这幅画的时候,程苗苗已经怀有身孕了。

  那这副画想要表达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三年前,程苗苗的生活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改变,才能让一个人产生如此悲观的负面情绪?

  杨帆把这些画拿给了李想,也许除了死者程苗苗以外,只有他最了解这些画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