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天作迷案

第8章、红色的雪(8)

天作迷案 乌龟小分队 2013 2021-06-20 20:25:46

  杨帆:“我觉得李想应该不是凶手。”

  “你相信他说的话?”魏军伟给自己接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烫嘴。

  杨帆:“先不管他说的真假,但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他对程苗苗的爱。”

  魏军伟:“这么厉害?那你帮我感受一下,你嫂子爱不爱我?”

  ......

  杨帆:“李想确实有杀程苗苗的动机,但却没有那个实力。记得我们抓他的时候吧~他竟然摔倒了...这样一个人是怎么做到雪地‘完美’谋杀的?”

  魏军伟:“很简单啊~他自知偷画行为必定会暴露,所以故意被我们抓到,并在我们面前上演一出笨贼先摔,以此混淆视听。”

  杨帆:“证据呢?画呢?仅凭一段电梯监控根本证明不了什么。我们必须找到更多的证据,并从李想嘴里挖出那幅画的下落。”

  魏军伟:“这点我比你懂,可那小子死活就是不说把画藏哪了,昨天我差一点就‘用刑’了,狗都牵过去了,那小子吓得半死,可就是不说。”

  “这么顽劣嘛?”

  “那可不!”

  杨帆想了想:“这里面肯定有事情,我觉得案件的突破口还是在他身上,即便他不是凶手,那他也一定和凶手有关系。”

  “先从他的人际关系和社会信息入手吧~”魏军伟又尝试喝了一口咖啡,还是烫嘴。

  这时,王雅欣拿着一份文件进来了,说:“死者车上发现的毛发和指纹鉴定结果出来了,均不属于李想。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不过刚刚我问过曲锐了,他说下午就能有结果。”

  魏军伟:“这小子最近工作效率有点低呀~怎么回事?”

  王雅欣:“恋爱了呗~前几天新交了个女朋友,最近到点就下班,绝不加班一分钟。昨天我还看见了呢~就在咱们局门口、那家伙,啧啧~腻歪着呢~”

  杨帆:“从你的言语中,我怎么察觉到了一丝丝醋意呢?人家腻歪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人家是在局门口、又不是在局里。”

  王雅欣白了他一眼:“你吃醋我都不会吃醋的好吗?本姑娘可不喜欢你们这些臭男人。”

  杨帆:“你可以说不喜欢男人,但你说我们是臭男人就过分了。”

  王雅欣:“臭男人!怎么了?”她一副傲慢的表情。

  杨帆:“你这是病,得治。”

  王雅欣:“臭男人,臭男人,臭男人!”她还不忘故意凑到杨帆跟前闻了一下,随即后退道:“真臭~”

  杨帆:“唉你......!魏队,她是不是过分了?人身攻击!这可够判的。”

  魏军伟笑着摇了摇头,起身道:“我还是去看看李想吧~经过了一夜的深思熟虑,说不定今天他改变主意了呢~你们俩吵完之后记得去查查他的信息,特别是人际关系和近期消费记录。”

  王雅欣:“收到!”

  杨帆:“保证完成任务!”

  ......

  ......

  下午,尸检报告出来了。

  死者程苗苗的死因很明确;因瞬间失去头颅而导致死亡。

  身体部分位置有淤青,特别是臀部和背部居多......其大腿内侧与外侧均有多处刀伤,但伤口并不深,因部分刀伤愈合已久,呈结痂状态,则判断;死者生前可能曾遭受过虐待、或患有精神类疾病,存在自残行为。

  考虑到尸体被发现时处于站立姿态,则判断;属于瞬逝现象(瞬间死亡)。

  死者体内/表并没有发现可疑DNA残留......

  无头......

  死者指纹及血液DNA信息已上传至档案数据库......

  杨帆:“自残行为无法解释她背部的淤青。”

  王雅欣:“怎么不能解释?比如流星锤、双截棍,这些东西都能自己打到后背的呀~”

  杨帆翻了个白眼:“你可以试想一下;一个女生,在家拿着流星锤或者双截棍打自己后背,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王雅欣:“别管画面怎么样,你就说是不是有可能吧~”

  杨帆点点头:“确实有可能,但你在她家看见这些玩应儿了吗?还流星锤~我看你长得像流星锤。”

  王雅欣:“你长得像双截棍。”

  杨帆:“那也比你流星锤强。”

  王雅欣:“强也强不了多少。”

  “二位大侠,歇会儿呗~都吵一天了还没吵够呐?累不累呀?”魏军伟拿起一张尸检照片,看了看、问:“让你俩调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杨帆:“李想所说的基本属实,社会关系和近期消费信息都没有异常,只是财务方面有点问题。”

  “哦?什么问题。”

  王雅欣:“我们经过调查发现,李想近期在银行新开户了一张银行卡,并且就在昨天,有50万元的汇入流水记录。”

  魏军伟:“漂亮!有没有查清楚这笔钱是谁给他汇的?”

  王雅欣:“不是个人汇款,这笔钱是以企业名义汇的,企业名称是:恒运重工。”

  魏军伟皱了皱眉头:“就是挖隧道那个?”

  “没错。”杨帆点点头。

  魏军伟:“有意思了~这家公司的高管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富商了。”

  杨帆:“那可不!这就呼应上了。”

  魏军伟:“看来咱们得去拜访一下这个神秘的富商了。”

  杨帆:“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吗?”

  “不。”魏军伟轻轻摇头:“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豁然出击不仅会打草惊蛇,还有可能得不偿失,让目标有所警惕。”

  王雅欣:“那怎样才能一击必杀?”

  魏军伟指了指桌子上的尸检报告和照片,说:“别急,待老衲先把这些照片拿给李想那小子看看,或许他会有很多话想对咱们说。”

  王雅欣:“道长,这样做对李想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太刺激了?”

  魏军伟:“这要分怎么看,从人道主义角度来看,确实有点刺激了。但从侦办角度来看,咱们还真得刺激他一下,不然他总觉得只要自己不说话、咱们就拿他没办法了。”

  三人互相看了看,杨帆和王雅欣同时冲魏军伟竖起大拇指......并露出了微笑。

  姜还是老的辣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