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要野

002 这不合适吧?

心要野 霏倾 1942 2021-06-15 10:35:50

  002

  对方闻声抬起头,像小鹿一样明亮无辜的大眼睛往大门上方看去。

  沈冰卿看清楚对方的脸,眼前飘过几个字——奶帅奶帅的。

  “不是说你这边下水口堵住了么?”帅哥开口了,连声音都那么清澈干净好听。

  沈冰卿依旧保持理智,膝盖还抵着门,再次问:“谁让你来的?”

  “你的房东方秀枝女士。”

  真是来通下水道的工人。

  这年头,干体力活的也长这么标致?沈冰卿在心里感叹了句:这社会可真卷啊。

  她松开顶着门板的膝盖,把门全打开:“进来……”

  话没说完,看到对方下身穿一条长度到膝盖的运动短裤和一双黑色一字拖,皱了下眉,心想:穿短裤拖鞋出门?真是白瞎了那颜。

  她俯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拖鞋放到门边:“麻烦换下。”

  拖鞋是粉色的,上头还有两朵波点蝴蝶结。

  对方看一眼,笑了下:“这不合适吧?”

  “那也没办法,家里确实没有男士拖鞋。”沈冰卿边说边转身,“拖鞋是新的,没人穿过,你将就穿穿。”

  进了浴室,她指着淋浴间里退去积水、还残留泡沫干透后干巴的地板,说:“出水不到十分钟就堵住了,那水全部淹到外面来了,差点把我的地毯给泡坏了。我那个地毯是找代购国外买的,很贵的,不能泡水,一泡就……”

  “了解了。”对方打断她的抱怨,“家里有铁丝和不锈钢筷子么?”

  沈冰卿立刻就要去找工具,出去前,看到对方脚上的粉色拖鞋。

  拖鞋带了五公分左右的坡跟,男人四十几码的大脚只能勉强塞进去半截,后脚跟几乎悬空,那必然就要踮着脚尖走路。

  沈冰卿忍住笑,钻进厨房找工具。出来时,看到猫蜷缩在沙发上,浑身的神经一紧,把工具拿给对方,赶紧又回客厅,把猫抱起来。

  “喵喵啊,姐姐这个沙发套意大利买的,很贵的,万一沾上你的小毛毛就不好了,所以你就暂时让姐姐抱着吧。”

  “喵呜喵呜……”猫好像很烦躁,并不喜欢让她抱着,小爪子扒拉着她的衣服要挣扎下地。

  沈冰卿担心猫又蹿到沙发上,紧了紧手臂,把猫软软的身子控制在怀里。去浴室之前,随手从茶几上拿了块松露巧克力。

  刚走几步,手臂就一阵针扎似的刺痛,她低头一看,小臂被猫挠出了一道。

  “哎呀你这臭喵喵,怎么可以挠人呢?!”沈冰卿抱着猫走进浴室,对蹲在淋浴间的男人说,“你这猫怎么挠人呀?脾气真差!”

  对方正往下水口里掏着什么,没抬头,淡淡说了句:“它跟你又不熟,你非要抱它,它挠你一下也是正常的。”

  “不抱它,它把我东西抓坏了怎么办呀?”沈冰卿边说边改成单手抱猫,右手摊开,手心的巧克力举到猫面前,“来,姐姐给你一颗松露巧克力,你别再挠姐姐了行吗?”

  “喵呜……”猫凑过来,张开嘴,伸出粉嫩嫩的舌头,可还没舔到巧克力,突然一只手挥过来,把沈冰卿的手拨开。

  力道有点重,沈冰卿被挥得身子趔趄了下。

  她诧异地看着对方:“你干嘛呀?你推我干嘛呀?”

  对方动作强硬地把她怀里的猫接过去:“给猫喂巧克力?你是有什么毛病?”

  毛病?

  沈冰卿脑子一炸,声音因为被冤枉而尖锐高亢:“你才有毛病!我怕你的猫等你等得无聊,好心给它一颗巧克力解馋,你说我有毛病?你这人怎么这样呀?!”

  “你不知道猫吃了巧克力会有生命危险?”

  沈冰卿脑子里“哐”了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满脸通红地站在那儿。

  秦骁扬收回冷冷的目光,低头去看猫,手轻轻把它的嘴唇掰开了些。

  牙齿洁白、嘴唇和舌头都是干净的。

  确定猫没吃到该死的巧克力,他懒得和沈冰卿计较,转身指了下淋浴间地板上两团黑乎乎的头发丝:“掉的头发能把下水口堵住,你这算严重脱发了吧?我认识一治脱发挺有名的大夫,介绍给你认识?”

  沈冰卿心头刚起了愧疚,正在想,要怎么跟他道歉,瞬间又被他后面这几句话搞得火冒三丈。

  她想解释自己其实也才搬进来不到一周,那些头发有可能是前任租户的,但此刻的愤怒值在最高点,根本没法解释,也不想解释,气呼呼地指着对方的脑袋:“管好你自己!小心变秃顶!变地中海!变油腻大叔!!!”

  一口气骂完,还觉得不解气,改成单手掐腰,冷笑着说:“花钱请你来通下水道,我就是你的客户,客户是上帝你懂吗?有你这样跟上帝说话的吗?!什么?讽刺上帝爸爸脱发?你不想干了啊?”

  结果对方什么都没说,抱着猫,一脸冷淡地转身就走。

  沈冰卿一拳打在棉花上,气闷不已地跟出去,但人已经出了大门。

  她上前一把将大门锁上,对方穿过的粉色拖鞋也丢进垃圾桶里。

  ///

  翌日是周六,沈冰卿和往常一样早起,先空腹练了半小时瑜伽,然后简单吃了点早餐,出发去菜市场买材料。

  她今天要做蟹壳黄当下午茶。

  这是上海糕点,她从小喜欢,后来跟家里的厨师阿姨学了做法,想吃的时候,就给自己做上一点。

  她这人没什么大追求,唯一的心愿,就是把生活过健康、过精致了。

  “叮——”烤箱响。

  沈冰卿刚戴上隔热手套,手机又响了。

  是房东方秀枝打来的,她一边把烤好的蟹壳黄拿出来,一边接听电话。

  电话那头,方秀枝急吼吼地问:“小沈啊,三缺一咯,你来不来咯?”

  考虑几秒,沈冰卿应了声“好”。

  好些日子没摸麻将,怪手痒的,而且得跟房东投诉昨晚那个小工。

霏倾

今天发五千字,一共三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