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要野

026 咱俩晚上搓一顿

心要野 霏倾 1416 2021-07-04 16:08:06

  026

  单手压着秦骁扬的肩膀,侧坐上小白后座,沈冰卿首先从包里拿出三百五十块钱塞到他裤袋里:“喏,昨晚的花钱。赶紧先给你,不然我又忘了。”

  秦骁扬没推脱,启动电动车:“行吧,用这三百五十块钱,咱俩晚上搓一顿。”

  沈冰卿单手环上他的腰,睨了后视镜里的他一眼,视线又看回前路:“我在减肥,不吃宵夜。”

  她以为秦骁扬会说“你也不胖,吃点没事儿”,结果秦骁扬说:“那你喝点东西,看我吃就行。”

  沈冰卿无语,正想下了他的电动车就直接回家,又听他说:“我有事请教你,一起上附近的茶餐厅坐坐?”

  如果是单纯吃宵夜,她就不去了,但秦骁扬有事问她,她还是愿意去的,毕竟秦骁扬帮过她,前几天还每天晚上都到地铁口等她、接她回家。

  俩人在沈冰卿宿舍附近一家茶餐厅坐下。

  沈冰卿要了杯柠檬苏打水,趁菜还没上来的时候,问:“你要问我什么事情?”

  秦骁扬收起手机,眼睛盯着桌子,皱眉组织片刻:“你知道增加承销商是什么意思么?”

  沈冰卿后背往椅背靠去,双手抱胸:“知道啊,我就在券商工作。”

  秦骁扬吸了吸牙齿,又问:“那你说,一家年营业额在十个亿左右的公司,它要上市,需要很多家承销商么?”

  他一字一句说得特别清楚,看得出对这个问题很慎重。

  沈冰卿察觉到了,从包里摸出手机,找出一张图片,手机放到桌上,推到秦骁扬面前:“首先,需要多少家承销商联合承销,跟年营业额多少没有直接关系。你看这图——”

  她脑袋挨过去些,秦骁扬也低头一起看手机上的图片。

  “股票要卖出去,有两种模式——B2C和B2B。B2C就是我们常说的散户炒股,他们只需要在网上下单购买就好了,是B2C的直销模式,也是IPO销售的一部分;

  而除了B2C之外,就是B2B的销售了,也就是发行企业对各大基金、保险、投行等机构的销售。这一部分和散户销售有比较大的差别,因为机构们都是很谨慎的,不会随便看了一份招股书就下单买股票,一般都要和企业、承销商有所沟通,跟企业有了面对面的深入了解之后才会考虑认购——所以这就会产生沟通、解释、答辩这些环节,于是就需要承销商在其中发挥作用。承销商需要了解发行人的资质,了解投资机构的需求、选择倾向、最近的临时动向等等,最后才能比较好的匹配买卖双方。”

  秦骁扬点点头,试着总结:“也就是说——增加承销商,主要还是为了把股票批发卖给大机构,目的还是融资?”

  “可以这么理解。”

  “那你说,增加承销商,有没有什么弊端?”

  “弊端?大概就是减少了主承销商应获得的承销费收入,降低了主承销商的利润。对于上市企业来说,则不存在什么弊端,反而有多点好处。”

  秦骁扬听明白一半,正想再深入问问,就听沈冰卿说:“但我个人认为——企业上市这件事,主要还是得看企业决策人的良心。有些企业上市只是为了圈钱、获利走人,这种情况下,他们通常会选择多个承销商联合承销,以保证发行的成功,并实现超额认购、提高发行价。对这种企业来说,上市往往意味着终点。倒霉的是认购它股票的人,和那些将企业视为家的员工。总归就是‘有人获得、有人失去’吧。”

  她不是故意要影射扬星,只是说起上市获利就想到了扬星,不由自主说出来罢了。

  总归还是惋惜扬星的未来。

  然而秦骁扬却听进心里了,这番话似乎撕开了那晚边南提出增加承销商后他内心产生的迷雾。

  他在想,如果边南只是为了利用扬星的上市获利走人,那他该如何保全扬星?

  “如果出现像你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企业如何在上市后保持蓬勃的发展?”怕沈冰卿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换了个说法,“就是说,如果某个高层的初衷不是为了圈钱才上市,那么他该如何做才能保证上市后的企业依旧有良好的发展空间?”

霏倾

老秦妥妥理工男,一直在搞科研,对上市和经营企业不擅长,一直都是边南说啥就是啥,但他对边南每一次提出来的事情都很慎重去学习和思考。   好啦,明天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