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要野

104 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心要野 霏倾 1029 2021-08-26 00:01:00

  104

  空气中飘荡着兴奋的荷尔蒙,秦骁扬和沈冰卿边接吻边脱衣服,跌跌撞撞进了房间,眼见即将倒到大床上去,沈冰卿突然喊停:“不行……没洗澡……”

  秦骁扬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直接抱着她往床边的地毯上一滚……

  ……

  “方阿姨好像不太喜欢上海人呢。”

  沈冰卿将花洒插回架子上,浴巾一抽,盖到秦骁扬后背上,然后才自己穿上浴袍,“傍晚那两个阿姨在她面前说上海女人矫情什么的,她都没吭声。倒是说起上次那个相亲对象不要你的事情,显得很悲伤呢。”

  最后一句,沈冰卿不小心泄露了情绪。

  即使知道秦骁扬和上次的相亲对象并没什么,但看到方秀枝如此满意对方,她还是吃味了。

  秦骁扬用浴巾压干身上的水珠,往腰间一围,率先离开淋浴房。他站在台盆前,边挤剃须泡边说:“她如果不喜欢上海人,怎么会邀请你到家里打麻将?她之前也说过,说你特别懂事、特别体面。”

  “是吗?”沈冰卿要去房间收拾一地狼藉,离开浴室前,在秦骁扬身后顿住脚步,看向镜子里的他,“就怕到时候知道你的对象是我,我就变得不懂事不体面了。”

  说完离开浴室,过了几分钟又回来,手上抱着俩人刚才脱在房里的衣物。

  她把外衣外裤和内衣裤仔仔细细区分开,分别丢进大洗衣机和内衣裤专用洗衣机:“说什么上海女人从不做家务,都是瞎说!你住这儿的时候,家务不都是我做的吗?”

  “那以后家务我们一人一半?”秦骁扬半张脸都是剃须泡,边推剃须刀边说,“不然还是我全……”话没说完,忽然连连吸气,手中的剃须刀“哐当”一声落到台盆里。

  沈冰卿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跑过来:“怎么了?割到了?”

  秦骁扬低头洗脸,再抬起头,一侧唇角在渗血。

  “哎呀,口子好大!我去拿碘伏和止血贴!”沈冰卿说完急急忙忙跑出去,很快就提着一个小药箱回来。

  她悉心地帮秦骁扬处理伤口,最后将印有卡通图案的止血贴贴到他唇角的伤口上。

  秦骁扬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歪嘴笑了下:“还好明天不上班。”

  沈冰卿将东西收进药箱:“不过我明天得去写字楼一趟,要跟天宇的负责人见面。”

  正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欣赏自己颜值的秦骁扬停下动作:“你还是想接天宇的项目?”

  “嗯。反正现在也没其他选择,就试试,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沈冰卿说完又提着药箱出去了。

  她把要洗的衣服处理好才回房间吹头发,秦骁扬关了外面的灯进来,也没再提天宇的事情,就半躺在床上看她吹头发。

  “明天我跟你一块过去行么?”他突然说,“看看这个项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沈冰卿考虑几秒,点头:“好,但要跟人说你是Joe Chin么?”

  秦骁扬就笑了,掀开鹅绒薄被盖到自己身上:“你一说我是谁,天宇的人准得跑。”

霏倾

还有一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