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第七章 海棠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浊酒独自醉 2324 2021-09-04 13:54:07

  沐云细细品味着:“永梨,海棠。”

  随后又问向叶落:“此簪又有哪般曲折离奇之故事?”

  “公子说笑了,故事并非小女子瞎编,而是切实存在过的。”

  叶落起身抓起茶壶,另一只手轻按茶盖,给沐云斟上茶水,而后也给自己杯中续上。

  “请。”手掌示意沐云喝茶。

  叶落看向侍女,侍女会意,走向古筝开始弹奏起来,曲调轻快,犹如晨起的鸟儿。

  随后便自顾自的说道:“相传距离京城十分遥远之处,有一个村庄,村庄大概有百余户,其中有一户在当地十分富有,不过家中并无子嗣,只有一独女,名曰棠。家里的田地分别由三户农佣负责耕种,其中有一农户家中其子经常帮其父打理农活,村里人戏称他为‘小农夫’。”

  叶落停顿了一会,似是在回忆:“棠性情顽皮,时常跑到田间嬉戏,时不时就捉弄一下小农夫,小农夫也乐在其中。有一天黄昏她俩靠在一颗海棠树下,望着天边逐渐下坠的太阳,棠对小农夫说,你去考取功名好不好?小农夫不解为什么棠要自己去考取功名,但是望着她那略带哀求的眼神,便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小农夫也表现出了不俗的天赋,不仅过目不忘,还倒背如流,没过多久便前往了所在县城的科考,结果自是皆大欢喜,成绩优异,可以代表本县参与两年后的乡试。”

  叶落喝了口茶润润喉继续道:“回村后村长大肆宣传,自此小农夫也成了村内的‘贵人’,乡绅纷纷送来慰问,时光如梭,眨眼就过了两年,这两年里小农夫春风得意,但是丝毫不忘棠对他的好,与棠的感情也日渐升温,甚至在即将去往省城参加乡试之前,与棠有了婚约,那一日她们站在海棠树下,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两个人是手牵着手,他对她说,等我科考回来,我就娶你,到时候在这里种满海棠,邀请全村的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她靠在他的怀里,手指紧紧扣住他的手掌,低声说着,好!”

  沐云听的入神,见没了下文,情不自禁的问道:“之后呢?”

  叶落酝酿了一下情绪接着道:“之后小农夫便去往省城,也许是天赋异禀,也许是命中注定,竟真被他高中举人,待回到村镇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棠的府邸被查封,询问村长后得知,棠的大伯因密谋造反,被株连九族,现在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在县城菜市口了。小农夫得知后骑上马驹飞奔前往县城,当赶到的时候,菜市口已是一滩血泊,当他见到她的时候早已没了下半身,她手上还紧紧握着一个香囊,香囊内是他与她的头发。那一日,书生狂,将妻葬,白发生,屠恶官!”

  沐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细细品味着,一曲终落,随后睁开眼睛,想要说点什么却良久无言。

  叶落见沐云想要说点什么却没说笑道:“沐公子,因海棠的寓意为,思乡、离愁、温和、美丽、快乐,其中属离愁最是伤人,故此刻意雕琢一个梨,寓意着未来永不分离之期望,所以此簪名为‘永梨海棠’。”叶落话完刻意指了指花瓣下方的梨。

  随之继续说道:“她的售价是339999,寓意着长长久久之意。”

  沐云点点头:“这两个我都要了,你算一算多少钱,对了,小农夫叫什么名字?”

  叶落眼神示意了一下侍女然后开口道:“请稍等,至于小农夫叫什么,我想他现在应该挺有名的,紫灵阁天字号杀手,白发书生许文彬。”

  沐云听见后没什么情绪的说道:“那他还真是一个可怜之人。”

  没过多久侍女拿着一个算盘走了上来,放在叶落面前,叶落熟练的霹雳吧啦后:“沐公子,青鸾鸣凤簪跟永梨海棠簪一共是549998,之前说过只要沐公子来我们器玉轩消费一律七折,所以除去折扣一共是384998,这边小女子给沐公子抹个零头,您只需支付38万即可。”

  说完叶落将算盘递给沐云,沐云挥了挥手示意不需要:“能开在奢靡街的店铺,非富即贵,应该不至于故意算错账,毕竟钱可没有声誉重要。”

  叶落笑着应和道:“公子所言极是。”

  随后沐云将手伸进衣服领口,隔着布料将四个乳白色的元币从储物吊坠中拿出,放在桌上推给叶落。

  叶落感应了一番后将元币收入到手中三色宝石戒指中,随后又从储物戒里拿出两个绿色的灵币递给沐云:“公子,请收好。”

  沐云将灵币放入口袋中:“对了,还没询问姑娘贵姓。”

  “免贵姓叶,叫我叶落就好了”叶落如实的说着。

  沐云一边将盒子盖好,一边随意到:“我观叶姑娘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那见过?”

  叶落有些惊讶的看向沐云,仔细思考片刻:“应是从未见过,沐公子戴着如此独特的手镯,若是见过肯定有印象。”

  沐云故作有些‘不合理’的表情:“是吗?那敢问叶姑娘双亲可还健在,家有兄弟姐妹吗?”

  叶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沐云:“沐公子问这般多是何意思?”

  看见她有些防备的看向自己,旋即不再多言:“多有得罪,请勿见怪,告辞!”

  说着双手抱拳示意了一下。

  “哪里哪里,公子若真见过有些疑问也是正常,兰花,送客。”

  “是。”

  门口的侍女应声道

  兰花带着些许不满的语气,伸手示意楼梯处:“公子,请。”

  沐云朝楼梯口走去,在侍女目送着,逐渐远去。

  二楼,叶落看着沐云越走越远,耳畔传来兰花的抱怨,“小姐,你又何必自降身份,对那小子如此这般客气?”

  叶落头也没回的说道:“此子,不凡,他手上的玉镯怕是当世的雕刻大师,也雕琢不出如此巧夺天工的宝物。”

  兰花一听有些兴趣的问向自家小姐:“小姐,照你这么说,那玉镯价值几何?”

  叶落仔细回想了片刻,沉思道:“单从手法上来说就已价值百万,整体的纹路更是栩栩如生,千万级别的顶级玉镯,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兰花惊呼的捂住小嘴:“小姐可看出他是哪家的公子,竟随手带着千万级的镯子?”

  叶落摇了摇头,看向兰花道:“据我所知,京城没有沐姓的富贵人家。”

  “那他为什么要打听小姐你家室,是不是被我家小姐迷住了。”兰花转了转眼珠,狡黠的看向自家小姐

  “去去去,回头我就去找个乞丐让你嫁过去。”叶落被调侃后,不甘示弱的调侃回去。

  走出器玉轩的沐云感受到楼上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加速步伐,直到经过一处拐角,进入一个巷子左右环顾确认没人后,将两个盒子放入衣领,隔着布料将盒子放入储物空间内。

  若无其事的走出巷子,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浊酒独自醉

书生狂,将妻葬,白发生,屠恶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