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第十一章 刺杀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浊酒独自醉 2560 2021-09-09 14:31:38

  沐云回到家中后一直在闭目调息,直到傍晚时分才起身活动活动了筋骨,然后走出大门朝着隔壁走去。

  沐云敲了敲门,任羽飞的声音从门后传来:“来了。”

  开门后便看见沐云站在门口,挠了挠头道:“云哥有事?”

  “吃了没?”

  “还没,准备弄。”任羽飞如实说道。

  “别忙活了,来我这,我弄了点黑熊肉。”

  “这,不好吧。”

  “你厨艺好,帮我处理一下,顺道一起聚聚。”

  “好吧。”

  任羽飞跟着沐云进入了他的小房子。

  进入房子后,任羽飞看到了屋内很空旷,除开几把椅子就没什么东西了,一直往里走,看到了香炉灵位,走到尽头进入小院,院子上放着一个木桌,桌子上则放着黑熊的左前臂。

  任羽飞惊奇的问向沐云:“云哥,这肉你哪搞来的?不会是你这两天去外面宰了个黑熊吧?!!”

  沐云矢口否认道:“你觉得我有那么厉害吗?早上的时候在菜市场买的!”

  “好吧!”

  任羽飞挠了挠头,从井里提了一桶水上来,将黑熊肉洗干净,然后切成丁状,将切好的熊肉丁丢进桶里再洗一遍,最后用干净签子串起来。

  沐云在任羽飞切肉期间从柴房里拿出一捆木炭,用石头堆砌出一个长方形的坑洞,然后把干草放进坑洞里,再抽出几根木炭折断丢到表面,最后用火折子引燃干草。

  放上几块铁条后任羽飞将肉拿了过来,一顿忙活后两个人吃上了滋滋冒油的烤熊肉。

  任羽飞似乎想到什么,一边吃一边开口道:“对了,云哥,昨天班长在找你。”

  “她找我做什么?”

  “不知道。”任羽飞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的场景,随后摇头。

  “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我就说你在学校的修炼室。”

  沐云拍了拍任羽飞的肩膀:“行,等会回去的时候你把那熊掌拿回去吧。”

  “这不太好吧?”任羽飞抬起头看向沐云。

  沐云不容置疑的道:“没什么不好的,回去好好补补,快点进阶。”

  任羽飞看着沐云那真诚不做作的语气,点了点头:“谢谢云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没过多久任羽飞便跟沐云一起收拾残局,收拾完后任羽飞就拿着熊掌回了家,而沐云也上了二楼开始盘膝打坐。

  修炼没多久便察觉到,一直有道视线在注视着这里。

  沐云睁开眼睛,隔着窗户向外望去,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皱了皱眉头,自顾自呢喃道:“是谁在窥视?”

  沐云走到后院,翻身跃起,跳到隔壁屋檐上,观察着之前被注视的方向。

  沐云随即运转云霞步,踩踏着屋檐向李大妈的房子奔去。

  传说这门步伐是一位二品境界的宗师所创,根据古籍记载,这位宗师是观察一种名为飞梭燕的妖兽有感而发,此步伐包含了宗师毕生所学,兼顾战斗、逃跑、赶路、耍帅!!

  练到大成甚至低品就可腾空!

  走到李婶家隔壁屋顶,掀开屋顶的瓦片,映入眼帘的是二楼地板缝内所透出来的光芒,然后周围是一大片蜘蛛网。

  沐云放开精神力开始感知,脑海内呈现出模糊的屋子全貌,不一会儿,就有一团东西在屋内走动。

  似乎是察觉到了异常的精神力,那个人打开房门走到院子内,注视着在屋顶上的沐云。

  男子看着沐云一言不发!

  沐云站在屋顶,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只见他穿着普通,但是双眼有神,宛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

  中年汉子从袖里掏出一柄飞刀射向沐云。

  感受着飞刀传来的寒意,沐云偏头躲过这一击杀招,眸子微眯,脚跟在屋檐上接力一跃,向着中年汉子袭杀而去。

  沐云将气血汇聚到掌心,蕴含特殊劲力的一掌向中年汉子的面门打去。

  中年男人也不甘示弱,同样汇聚一掌迎接上去。

  两掌相对,同样雄厚的气血开始相拼,一息之后两人闷哼一声,各自退了几步,不相上下!

  沐云卸去冲击后,运转云霞步的战法篇向着中年汉子冲去。

  中年汉子看见沐云冲来,一拳轰向前方,沐云以一个诡魅的身法转身躲开拳风。

  见男子处处杀招,沐云也不在留手!

  转身躲开拳风后,一个箭步冲到中年男子身后,掌心汇聚着淡蓝色的气劲,一掌打向中年男人的后背!!

  中年男人猝不及防下一个踉跄向前栽倒,在快要倒地的时候一个翻滚卸力,回身后又是两柄飞刀向沐云袭去。

  沐云一个闪身向侧方跳开,同时与中年汉子拉开距离,防止临死反扑,操纵着刚才附着在掌心的精神力,引爆打入中年男人体内的气劲。

  劲力在男子体内肆意席卷经脉,随后穿破经脉在内脏出轰然爆开,一声沉闷的声音在男子体内响起!!

  中年男子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不可思议的看向沐云。

  男子喷出粗重的鼻息,胸膛极速起伏,宛如快要破碎的风箱,正在压榨着自己最后的一丝潜力。

  眼神里带着不甘还有决绝,就像是一只快要垂死的猎豹,死死的锁定着猎人,只要猎人发动进攻,就会毫不犹豫的发起最后一击。

  “说出幕后之人,留你体面。”沐云冰冷刺骨的声音在空旷的院子内响起。

  中年男人喘着粗气没有说话,反而咧嘴一笑,鲜血顺着嘴角溢出,看起来异常瘆人,同时伸出小拇指,对沐云比了一个手势。

  沐云闭上眼睛,彻底引爆渗入到中年男人全身经脉的劲力,男人闷哼一声,然后栽倒在地,之后全身开始溢血,没过多久便彻底变成了血人。

  沐云走进男人身旁,开始搜寻能证明他身份的物品,搜寻一番后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之后便开始清理战斗痕迹。

  没过多久便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沐云走进屋子内点燃油灯后,展开一幅白纸,开始描绘中年男人的画像。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后中年男人惟妙惟肖的画像出现在桌上,沐云将镇纸压在画像边角,而后上到二楼继续盘坐冥想。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沐云便将墨迹早已干透的画像收入储物空间中。

  洗漱完毕走入街道,这个时候李婶家门口已经围上来好几个穿着黑色官服的官兵,官兵似乎在盘问着什么,沐云没有多看便走出街道汇入主路的人流。

  走到包子铺,如往常一样点了那几样后,摸了摸口袋:“老板,钱袋落在家里了,这次先记账上,下午日落前我一定把钱送到。”

  老板依旧是那副憨厚的面容,见是沐云这位常客,点了点头后没说什么,对旁边喊道:“下一位。”

  沐云行走在去往学府的路上,脑海里想的却是昨晚发生的事情,究竟是谁派出刺客来杀我?最近得罪的人有哪些?

  近期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大小不一的事在沐云脑海中飞快浮现,随后沐云锁定了三个方向。

  第一,那就是贾月忠的家族不甘心贾月忠就这么白白丢了性命,想要复仇,但是王爷那边却又不敢出手,最后迁怒于我。

  第二,那天中午的两个混混背后其实很有实力,查出了我的住址派出刺客将我暗杀。

  第三,要么就是从器宇轩出来被人看到我斥有巨资,见财起意,要么就是老板黑吃黑,而且还一直想看我手上的镯子。

  抬起手看了一眼手上的镯子,眼里深处的杀意一闪而过,随后如往常那般静静的走向学府,在这茫茫人群中毫不起眼。

  本章完。

  晚上还有一更,等不了的朋友可以明天再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