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第十二章 三世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浊酒独自醉 2459 2021-09-09 18:51:57

  沐云到了学府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顺带调息伤势,由于来的比较早的缘故,学堂内就三五个学习好的同窗。

  没过多久便听见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沐云眉头一皱,缓缓的睁开双眸,入眼的便是班长正趴在自己的桌上盯着自己看。

  能看得出来班长今天打扮的很精致,小巧嘴唇上印着诱人的淡红色,脸颊上的肌肤白嫩如雪,仿佛轻轻一吹就会弄破,秀发上的辫子扎在两侧,前面的刘海梳的整整齐齐,此刻一阵微风吹拂,班长的小马尾也随风飘动。

  “咳。”

  沐云轻咳了一声打断了看的入神的班长。

  班长回过神后脸蛋微红,娇嗔的瞪了一眼自己,仿佛刚才看的人不是自己。

  “这两天你跑哪去了?”班长不满的声音响起。

  沐云望着眼前这个精致可爱的美人,然后万年不变的语气道:“怎么?你找我有事?”

  班长拍了一下桌子:“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嗔怒的瞪着沐云。

  “哼!大木头。”

  随后转身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大木头,大木头,大木头,笨死了。‘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沐云正看着自己,脸蛋微红,眼神躲闪,马上又回过头。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后沐云也没有心思继续调息了。

  “还是太放松警惕了。”

  摇了摇头,微微叹息。

  没过一会儿任羽飞也来到了学堂,他走到沐云旁:“云哥,你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沐云有些不解的看着任羽飞。

  任羽飞压低声音,靠近沐云耳畔低声道:“听说李婶家隔壁死了人!早上官兵就在盘问她们家。”

  沐云疑惑的摇头:“是吗?没看到。”

  随后又略感兴趣问道:“死的是什么人?”

  “不知道,旁边那座房子早年住着个阿伯,去年就百年归寿了,官府也一直没有安置人住进去。”任羽飞想了想后继续道:“阿伯的两个儿子全战死了,最后发现阿伯尸体的是经常跟他喝酒的老战友!”

  沐云叹了一口气:“别多想了,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等下夫子就来了,你快回你座位上吧。”

  果然没过多久身材偏胖的夫子便缓缓的走入学堂,学堂内嘈杂的声音顿时一静!

  胖夫子清了清嗓子:“上回说到,秦二世煌励精图治,灭匈奴、平东胡、镇楼兰,可惜年事已高最后一次西征的时候在路上就殡天了,

  秦历79年,一代战神就此落幕,因遵循始皇生前定下的规矩,所以二世也没有谥号,更没有庙号。”

  顿了一会继续道:“同年秦三世即位后,稳固国本,减免赋税,因为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被灌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

  在位第10年发动第六次西征,公元89年率军二十万并且御驾亲征,可惜的是此次战役最终还是失败了,

  因为秦三世急功冒进,冲入楼兰腹地准备生擒楼兰王,可惜的是被罗马帝国支援的十万大军团团围住,最终战死沙场。

  秦三世被十万大军围住后对大将军托孤并立下遗诏,册封大将军为摄政王,辅佐太子巩固基业,

  同时命令太子,生前若是没有替自己报仇则不准其葬入皇陵!之后将代表皇权的天子剑交到大将军手中,随后替大将军断后。”

  这个时候下方有学子将手举了起来。

  夫子点点头表示学子可以提问。

  学子站起身来,对夫子行了一礼后道:“敢问夫子,为何秦三世要替大将军断后呢?”

  夫子笑着摸了摸胡须,手掌虚按,示意这位学子坐下,想了想后才道:“据《秦史》记载,三世皇帝的这位大将军从小身体孱弱,但是对排兵布阵,用人用将确是有着出奇的天赋,

  据《野史》记载,当时这位大将军还劝三世陛下徐徐图之,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

  正史内并没有记载为什么要提大将军断后。

  但是野史内有人猜测可能秦三世觉得自己是败军之皇,有何面目再见大秦百姓?所以才提大将军断后。”

  似乎是惋惜英雄短命,胖夫子竟也有些惋惜,随后继续道:“经过此次战役后秦国由盛转衰,其衰败的最根本原因是因为子嗣太小,秦四世即位时年仅12,

  幸运的是大秦的将领,中层力量跟顶层力量并没有缺失太多,而且秦三世在位期间布施天下,其仁义之名早已传遍大街小巷,反叛劫掠之事更是没有。

  不幸的是西征大军损失过半,秦三世遗体被罗马掠夺,楼兰帝国重创。”

  这个时候有下方学子询问道:“夫子,你之前说的天子剑难道是神兵榜上的那把天子剑?”

  夫子笑着看向说话的学子:“是,也不是。

  神兵榜第一天子剑,全名又叫武帝天子剑,其根基确实是由象征王权的天子剑所铸,但是它却是由修行开拓者的武帝所蕴养。

  至于武帝的事以后的课程会讲到,或者你们也可以去找传功夫子询问。”

  “好了,今天这节课就到这里了,下课。”

  学堂内的学子纷纷起身,异口同声道“恭送夫子!”随后纷纷鞠躬,双手手掌展开叠在一起,举到与头顶平齐。

  任羽飞走到沐云身前感慨道:“我本来以为秦三世是一个只知道逞匹夫之勇的莽夫,没想到也这么重情重义。”

  沐云看着桌上的书籍,书籍上记载着史书上的种种事迹,合上书本起身对任羽飞道:“我们看到的只是胜利者想让我们知道的,秦三世能随二世南征北战继承帝位就肯定不可能是个莽夫,兴许早就死了遗诏只是伪造出来的。”

  此话一出一语惊人,任羽飞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沐云,呢喃道:“不可能吧。”

  沐云拍了拍任羽飞的肩膀:“没什么不可能的,整件事疑点挺多的。”

  任羽飞不解的望向沐云询问道:“有什么疑点?我感觉挺正常的吧,可你这么一说,好像又有什么不对。”

  沐云见任羽飞十分困惑,不由的继续说道:“首先就论秦三世急功冒进,他为什么要争这个功?其次被包围后史记记载秦三世跟大将军都被包围了,也没说具体的兵力,那么假设就算是先锋军那也是至少一万铁骑,中军在哪?后军又在哪?大将军跟皇帝都被包围主力部队不可能在城池内吧?这是第一处疑点。”

  沐云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沉思刚才夫子的内容,然后继续道:“第二处疑点就是,为什么一个君王要为臣子断后,还要托孤给一个手握兵权的重臣?并且还神奇的留下了遗诏?难道自己照顾自己的儿子不好吗?就算犯了错大不了下罪己诏,也不至于死吧?有仁义之名的皇帝想必得到百姓的谅解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一件事。”

  任羽飞听到这番疑问也不禁沉思,为什么秦三世就非得断后,就算大将军孱弱也不至于给一个臣子断后吧?任羽飞有些不解,又望向好友。

  沐云看到他的目光,随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不合理之处罢了,其实没必要多想,毕竟这事早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史书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说完拍了拍任羽飞的肩膀,转身离开学堂,留下任羽飞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凳子上发呆。

浊酒独自醉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