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第十九章 测验

人在武国风起云涌 浊酒独自醉 2395 2021-09-17 15:15:04

  翌日清晨。

  今天沐云并没有早起,因为今明两天胖夫子都不会去学堂,典型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有星期五那天才会来。

  就在沐云思绪云游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沐云回过神来起身从窗户往下望去,看见任羽飞正穿着着学子服在楼下敲门。

  沐云打开窗,不禁疑惑的隔着窗户喊道:“大清早的不睡觉,跑我这敲什么?”

  任羽飞退了几步,抬起头看见睡眼惺忪的沐云,忍不住有些头大:“云哥儿,你昨天怎么上完课就跑了?班长昨天说,过几天就要武考了,今天组织一下去武考殿模拟考。”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话落关上窗户,下了楼去往水井,打了桶水上来开始洗漱,半刻钟后穿上学子服,关上大门去往学府。

  去往学府的路上看见许许多多的商贩背着或用小车拖着吃食,在学府外的街道上吆喝。

  沐云并不打算吃早食,而是径直地走向学府,今天的天空阴云密布,仿佛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大雨纷纷。

  当沐云来到武考殿外的时候已经有许多学子在外等待,不远处的班长一眼就看到了沐云,美眸远远的蹬了沐云一眼,任羽飞也看到了沐云,快速跟旁边的同窗终结话题朝着沐云走了过来。

  “云哥儿。”

  沐云对走过来的任羽飞点了点头,看到周围还汇聚了很多学子,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任羽飞左右看了一眼后:“甲班好像也今天过来测试,其中好像还有学府十大风云人物之一的古芸芸跟刘玉泽。”

  沐云点点头表示回应,同时脑海里浮现刘玉泽的资料。

  刘玉泽,武国六大民间商会之一──刘氏,刘氏是依靠押镖起家的,虽然现在什么都做一点,但是最核心的还是押镖。

  值得一提的是李氏产业的核心是保护人,只要钱到位,要多少人他们都可以出,但是其核心与刘氏隐隐互相冲突,所以两家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当然,这也是帝国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李氏的所作所为只要不越线,帝国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个时候不远处喧哗声愈演愈烈,沐云回过神来,眺目望去发现前些时候对贾月忠大打出手的女子正如众星捧月般围在人群中,仿佛她也注视到沐云的目光,回眸看向沐云,对其微微一笑。

  沐云不为所动,这个时候旁边的任羽飞用手肘撞了撞沐云:“云哥,云哥,古芸芸在对我笑,你看到没?”

  沐云扶了扶额,拍拍任羽飞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那你要小心了,听说她的崇拜者很多,不知道你这小身板扛不扛得住。”

  “呃,呵呵那应该看的不是我吧。”任羽飞讪笑的挠了挠头。

  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任羽飞也就随口开了个玩笑。

  就在任羽飞挠头的时候,更远处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缓步迈入人群,站在黑袍男子周围的人纷纷让出了一条路出来,就连围在古芸芸周围的喧哗声都小了许多。

  任羽飞看见沐云一直望着刘玉泽,以为他不知道,便开口解释道:“那位就是如今刘氏家主的二公子,听说资质与悟性都是双上,将来有可能成就上品宗师之境。”

  冷傲的刘玉泽并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因为只有弱者才会成群结队,强者永远都是孤独的!顺着周围人让开的道路,径直走进武考殿。

  距离沐云不远处的黎晓光同样也看见这一幕,清秀的眉头微皱,站在旁边的吕盛看到这一幕,嘲讽道:“小小商会之子竟如此跋扈,简直没把我等放在眼里!”

  旁边的黎晓光闻言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自从入学府后,以权压人,以钱压人的事屡见不鲜。

  为什么为帝国培养人才的天下第一学府竟也如同外面一样腐朽?与其这样还不如继续留在先锋营里磨砺自身。

  许良才看见自己竹马之交的好友深深的皱着眉头,不由询问道:“怎么了,晓光?”

  见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友问自己,便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的吕盛嗤之以笑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帝国就是这般弱肉强食!你还是太仁慈了。”

  说完就走到另一堆人群里发泄对刘玉泽的跋扈。

  许良才同样也听见了吕盛的话,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并不在意,沉思了一会儿才道:“晓光,我不知道能不能为你解惑,但是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有些人他黑里掺杂着白,白里又透着黑,所以,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要看待对与错的,你不去融入就会被排挤,坚守初心,方能始终。”

  这个时候班长万秋珊的声音传来:“丁班的,等会排好队跟我入场。”

  听到班长的声音,丁班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站在班长的身后,等着她带队入场。

  随着前进的步伐缓缓走入了武考殿,到了之后整个屋子格外的空旷与庞大,前面的班长正在跟一个工作人员交谈,之后工作人员领着丁班20几号人进入了一个房间。

  房间内有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进入之后发现里面的布置竟然跟学堂内的布置差不多,有桌子有凳子,老叟开口示意学子们落座。

  当学子们落座后老叟笑吟吟的开口道:“我是本学府的副府长,我姓秦,你们可以叫我秦老。”

  下方学子有些面露思索之色。

  “相信你们绝大多数人对甲乙丙丁感到疑惑,甲乙丙是一类,丁则是单独一类。”秦老补充道。

  这个时候下方有学子问道:“秦夫子,此话怎讲呢?为什么我们被单独带到这间学堂里?”

  秦老手指虚按,面露笑容和蔼道:“因为你们都是被保送进来的!不管是地方军还是大武精锐军,亦或是帝国的三府六部都是有保送名额的,

  至于甲乙丙则是被各地州郡县举荐过来的,经过刑部的审查,确认身份,身世清白即可进入学府,参与学府内的小秋闱,

  每年天下第一学府只招收150人,剩下的都给第二学府第三学府去了。”说完看向了其中某一位学子,那位学子立马躲开视线不敢与其对视。

  其实凡是家中的长辈有到达三品及三品以上的官员,都告诫过要敬重天下第一学府的这位副府长,原因无他,教导过皇帝,称其帝师也无可厚非。

  秦老停顿了一会儿,等学子们把内容消化后继续道:“至于把你们带到这里来,那就跟我之前说的小秋闱有关了,

  小秋闱有文试自然也就有武试,外面的甲乙丙学子都知道武试要考什么,你们知道吗?”

  “武试武试,离不开一个武字,大武以武立国,自武帝以来,我们大武的子民才再一次从这片陆地上站稳脚跟,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想要不被淘汰,只能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爬,记住,你只要不去争,那么自然有人踩着你往上爬!”

  秦老的语气越来越严厉,到了最后甚至是吼出来的,你无法想象一个年迈的老叟面朝红润的样子──不是长命百岁就是回光返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