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影后的网恋日常

Chapter2死亡的最后阶段

影后的网恋日常 云胡夫人 2123 2021-08-06 17:21:26

  夏京墨看着地板上混合着玻璃渣的一大滩红酒,庆幸的松了一口气。

  而后歉疚的看着服务生,“对不起,打翻了你的酒,不过你别怕,我按原价买一份送到你要送的地方去。”

  服务生闻言连忙摆手,神色有些慌张,“不不不,是是……您没事儿吧?我先送您去医院吧?哦对了,我可以呼叫经理……呼叫经理……”

  说着,他扶着夏京墨安稳的靠在墙壁上,就从后腰处拿出对讲机,转身准备叫来其他人。

  嘟——

  趁着这个空挡,夏京墨一边注意着服务生,一边动作不停的打开手心透明塑料袋。

  捻起袋子一角,白色的粉末顿时纷纷扬扬的落在暗红色的红酒上。

  看着粉末完全被红酒掩盖,夏京墨心里憋着的气才彻彻底底的散去。

  刚一放松,却发现整个后背都凉嗖嗖的。

  她自嘲一笑。

  原来自己也是一个胆小鬼。

  听着服务生的对讲机接通,夏京墨把袋子塞进小天使的白色外包装内。

  才继续靠着洗漱台装虚弱。

  服务生和经理说完,正要来扶夏京墨。

  就见她摆摆手,“我现在好多了,麻烦你了。”

  服务室还是不放心,“您真的没事儿吗?呃……您需要什么药?我可以帮您去买。”

  他可是见多了,一些富人明星什么的,瞧着光鲜亮丽,其实身体毛病一大堆。

  不是这痛就是那病的。

  夏京墨摇摇头,动了动拿着小天使的手,“真的没事,有也是女生的一点私事。”

  她的动作很明显,服务生见状不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夏京墨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搜查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而等经理一来,她买完酒,就没她事儿了。

  她还要回到包厢等待搜查。

  在前世,这事儿因为有她在,那些人想压都压不下去。

  以致网络上的热度整整一年才彻底消散。

  而当晚与她同行的导演编剧,以及演员们,事业上或多或少都受到了牵连。

  甚至与她交好的,戏都没得拍了。

  可见大众对那小小一包粉末有多痛恨。

  现在既然查不到她身上,按照她如今的地位,也难免会惹一身骚。

  最好的做法,就是被当成受害者置身事外。

  只是……

  把手机往一递,夏京墨语气轻轻的,细声说,“你帮我打个电话给我的助理,她就在大堂,让她去便利店帮我买包abc,我习惯了用那个牌子……”

  服务生愣愣的接过手机,白净的脸上因为夏京墨的话而泛起丝丝红晕。

  夏京墨即使于心不忍,也不得不撒这个谎。

  心里暗道:真是罪过。

  电话接通后,他习惯性的转身往一侧走了几步。

  在他和小助理焦急的解释时,夏京墨迅速蹲下身,拿起事先看好的一块酒瓶底部碎片。

  玻璃瓶底部一般都比较厚,不易碎。

  再加上倒下又有托盘垫着,掉在地上时,手指高的瓶内还有不少酒。

  避开易划伤的地方,夏京墨目光沉沉的看着像血一样缓缓流动的酒。

  抬起手,把瓶底悬在嘴巴上方,仰头一饮而尽。

  名贵的酒就是不一样,浓香醇厚,回味甘甜。

  动作轻轻的放下玻璃,夏京墨用手背擦了擦嘴巴。

  外面服务生的电话也刚好讲完。

  夏京墨收回他递来的手机。

  见她脸色好多了,服务生也没再说什么,转身站的笔直的守在洗手间外。

  虽然证据处理掉了,但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这“东风”一来,她基本就可以安然离开酒店了。

  几分钟后,她的助理云卿和酒店经理前后脚就到了卫生间。

  夏京墨简单说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儿,就拿着云卿递来的包包进了卫生间。

  经理则叫来了保洁清扫现场。

  夏京墨站在厕所里,听着外面的动静,攥着小天使的手心已是湿漉漉的。

  她扔掉那片,拿着手机看了眼时间。

  云卿买来的小天使她拆开包装,拿出一片打开到一半也扔进了垃圾桶里。

  夏京墨不确定酒精什么时候才会开始发挥作用,只能待在厕所里等着。

  直到几分钟后,露出半截的细嫩手臂开始泛红时,她才按下马桶的冲水键。

  外面的清理工作刚好结束。

  而时间也到了晚上20:25。

  症状来的气势汹汹,她刚打开门,就感觉呼吸急促了不少。

  守在门外的云卿见状连忙跑过来,一边把包包接过去,一边扶着她,打量了一番才担心的说,“墨墨你怎么了?手臂怎么这么红?脸也红了,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失血过多……”

  夏京墨小幅度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胸口闷得慌……”

  这次是真的,没想到过敏这么难受,脑袋晕乎乎的。

  “是不是厕所不通气?来,我扶你出去。”

  两人脚步踉跄着出来时,经理一照面就说,“怎么过敏了?快快快……快叫救护车。”

  说完动作慌乱的掏出手机,见服务生还是一副呆愣模样,扬手就劈了过去。

  “傻站着干嘛?帮着照看一下啊?”

  “哦哦哦……”

  服务生回神后站到了夏京墨另一边,双手虚虚绕着她,以防云卿一个体力不支把人给摔了。

  云卿闻言则惊呼一声,“过敏?”

  “是啊,夏小姐这样子很明是酒精过敏,你是她助理,你竟然不知道?”

  云卿一脸茫然的摇头。

  经理眉头一皱,“哎呀,你们真是……”

  这人要是在他酒店出事,他还不得被老板和夏京墨的粉丝们给劈了啊!

  经理拿着手机一脸烦躁的叫救护车去了。

  云卿听见经理埋怨的语气,都快急哭了,“怎么办怎么办……我都不知道墨墨酒精过敏,你怎么都不和我说呀?”

  她前一句话是对这服务生说的,后一句话则是对着夏京墨说的。

  只是两人听完眉头同时一皱。

  夏京墨低了低头,声音细小,“我自己也不知道啊,不然也不会喝酒了。”

  “可是……”

  还没等她“可是”完,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随后,三人就看见许多拿着枪支的武装警察走了过来。

  看见他们,夏京墨自重生醒来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

  死亡有六个阶段,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抑郁和接受,以及最后一个,复仇。

  前五个她都经历了,唯独最后一个,现在可以开始了。

  

云胡夫人

服务生:这娘们儿坑我,都不帮我解释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